筆趣庫 > 云頂之王 > 正文 第九章 相逢而過
    盡管鋪了厚厚的絨毯,但每天清晨醒來,睡在地上的亞德斯依然會覺得渾身酸痛。

    如果是原本的沈杰自然不會有這些煩惱,但這具身體的記憶卻是亞德斯·尼波斯的。

    看了一眼依然躺在床上熟睡的塞薇利婭,亞德斯有些后悔,當初自己為什么拒絕了塞薇利婭睡一張床的提議。

    你TM想什么呢?

    塞薇利婭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發現眼前的男子似乎又莫名其妙的往他自己臉上打了一巴掌。

    難道是壓力太大?塞薇利婭有些困惑的想著。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干柴烈火的,想要保障消防安全,壓力能不大嗎?

    亞德斯與塞薇利婭已經在阿斯坦城潛伏了兩周,原本空落落的地下室,已經擺上了不少家具。去過家私城的人應該都知道,床和沙發遠比其他家具貴的多。在買下一張床以后,塞薇利婭在地下室翻出來的錢款就已經捉襟見肘了。

    雖然官方并沒有大張旗鼓的來抓捕他們兩人,畢竟很難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而又不讓潛伏在全城各處的帝國密探注意到,但這兩周里,除了購買了一些家具和日常用品,保險起見,兩人基本上都呆在地下室。當然,偶爾的外出放風肯定是在所難免的,畢竟人有三急。

    他們在等,等的就是今天,每個月月末的最后一天。

    這一天總是天氣晴朗,每個月末那一天的午后,城中央的河谷廣場都會舉辦盛大勝利祭典。城守會代表阿斯坦大公,表彰在這一個月內,為阿斯坦城做出突出貢獻的人。當然,很多時候,官方也會借這個機會宣布很多重要或不那么重要的事情。

    亞德斯和塞薇利婭好好收拾了一下行裝,便出發前往河谷廣場,一路上都是形色匆忙的行腳商販,現在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但他們必須盡早蹲守好位置,不然就會錯過這一個月一次的金克恩大派送。

    越近夏日,氣溫升高的便越快,為了不引人注意,兩人沒有再穿連帽罩袍。亞德斯上著輕便短裝,下面則是一條普通的亞麻長褲,帶著一頂帽檐寬闊的圓形遮陽帽,街上到處都是這樣打扮的男子。塞薇利婭則只能穿著明顯大了一碼的寬大長裙,讓身材顯得臃腫一點,清麗的臉龐也只能用頭巾裹住,然后配上一頂和亞德斯一樣寬大的遮陽帽,乍一看就像一個中年婦人。

    往下拉了拉遮住臉龐的頭巾,塞薇利婭湊到亞德斯耳邊低聲問道:“你真的打算在河谷廣場宣布自己是尼波斯的后裔,被刺皇帝朱利烏斯遺留在王國的子嗣?”

    “或者你打算用你強大的‘龍族之身’來引爆畏光草?”

    塞薇利婭聞言輕輕踹了亞德斯一腳,旋即疑惑地道:“關于我是龍族的事情,你就沒什么想問的嗎?”

    問?回想起那好似籠罩著層層帷幕下的星空巨龍,這姑娘應該有很多事情可以在自己面前吹噓,他自然不會讓她得逞。

    等等,叫她姑娘合適嗎?這家伙會不會活得比整個人類文明都久遠?

    塞薇利婭看著又開始默默嘀咕的亞德斯,撇了撇嘴,然后抬手一指,有些興奮地道:“快看,我們到了。”

    一旦亞德斯當眾宣布自己的真實身份,事情肯定會朝著失控的方向發展。

    想想就讓人覺得有些緊張。

    而她,作為萬界龍族、惡魔、虛空生物的皇帝,就像剛見到身邊這個家伙時的莫名心動,她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奇妙的感覺了。

    。。。。。。

    廣場正對面,是一條足夠四駕馬車并肩馳騁的寬闊大道,大道上整整齊齊的鋪滿了大塊大塊墨綠石磚,這些石磚極為堅韌,貫通整個阿斯坦城的榮耀大道,一年也壞不了一塊。這是用墨赫山崖壁下獨有的避光石,由河谷大公家私窯的貴族工匠燒制的。每一塊,雖然說不上什么價值連城,但都遠遠超出了一般平民的消費能力。

    亞德斯和塞薇利婭此時正坐在一家餐館內的靠窗位置,隔著榮耀大道,望著河谷廣場內同樣用避光石磚搭建而成的高臺。高臺兩側聳立著兩座高大巍峨,足有十幾米高的雕像,一座是象征王室的正義天神,一座是象征阿斯坦家族的曙光天使。

    河谷廣場附近的消費水平著實不低,這餐午飯徹底掏空了兩人的口袋,花了他們整整六個王國金克恩,這基本上是一個阿斯坦城市民一周的收入。

    即使如此,這家叫做史蒂夫花園的餐館也已經座無虛席,如果不是兩人早來了一步,哪里能坐上這么好的位置。

    六個金克恩只換來了一瓶餐廳自制的果酒和四道菜,所幸分量都算不錯。

    兩份來自大陸最西邊的高原牛排,一條足有半米長,每年春末夏至會從阿里馬河游入大海的青鱘魚,還有這家店的老板,大廚史蒂夫的拿手好菜,圣水牛丸。

    貴有貴的道理,兩人在那里吃得兩眼放光,幾乎忘懷了擔心在大廳廣眾之下被發現行蹤的那份緊張。

    忽然,塞薇利婭抬起了正大快朵頤的腦袋,朝亞德斯身后不遠處望去。

    亞德斯看了塞薇利婭一眼,轉過腦袋,循著塞薇利婭的視線看向窗外,來來往往都是行人。

    “你在看什么?”亞德斯咽下含在嘴里的牛肉,好奇的問道,“有危險?”

    塞薇利婭搖了搖頭,臉上帶著淡淡的疑惑道:“看見那邊的那對男女沒?感覺有些熟悉。”

    “你頭頂長眼睛了不成,”亞德斯說著再次望向窗外,然而根本不需要搜索,他便發現了塞薇利婭所說的那對男女。

    那是兩個在大熱天都穿著黑色罩袍的家伙,引得街上不少行人側目,但即使看不清兩人的臉龐,那種莫名的熟悉感卻依然撲面而來。

    難道自己的感觀也受到了這具身體的影響?這是碰到了原本這個亞德斯的熟人?

    不對!原本的亞德斯和原本的塞薇利婭不可能有共同的熟人。

    亞德斯正打算仔細觀察一下,那兩人便已經消失在過往的人流之中。

    塞薇利婭拉了拉頭巾,皺著眉頭問道:“你也有這種感覺?”

    塞薇利婭見亞德斯剛想轉過頭回答,卻忽然保持住看著窗外的姿勢,然后壓低嗓音對自己道:“注意你的視線,先吃東西。”

    然后,她便發現了一點異樣,人群中的好幾個行裝各異的男子忽然加快了步伐,朝一個方向靠攏。

    “剛才那兩個人有問題?”

    亞德斯緩緩轉過看著窗外的腦袋,然后輕輕點點頭。

    “我們要不要跟上?”

    “我可舍不得這頓大餐。”亞德斯說著再次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窗外。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