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二世祖又追來啦 > 正文 第27章 你好,小同桌!(27)
    有點兒想念青天鏡的大床了。

    雖然這里的床也很舒服,可是她喜歡自己的羽毛床。

    特別大,可以滾好幾圈都掉不下來。

    “宿主,你現在的床不軟么?”小胖一臉疑惑。

    宿主現在那個床,軟的就像棉花一樣,就宿主這個體格,九十斤的人一下子睡到上面,中間都凹陷下去了。

    還不軟?

    “軟啊,可和我的羽毛床沒法兒比的。”

    那可是用好幾只禍斗的骨架做的床骨,還有青鳥和鴻鵠的羽毛做的床墊,那一睡下去,跟漂在云端上似的。

    還冬暖夏涼呢。

    哪兒是這種床可以比的。

    連她的小鸞鳥都會嫌棄這種床的。

    鐵欄外,男人的黑衣幾乎要與夜色融為一體。

    無盡黑暗之中,那雙深邃的眼眸好含著些許笑意,嗓音淺淡:“你只有兩個選擇,要么答應我,要么,死在這兒。”

    坐在地上的今詞動了動,笑道:“三王子這是準備利用我來推動政變?”

    如今大王已死,宮內已是杜王后執掌大權。

    先王的六個兒子,便只剩下三個。

    杜王后膝下唯有一子,乃是那年紀最小的七王子,如今不過才九歲。

    剩下兩位一個癡傻了的四王子和眼前的三王子墨封,其余的都被杜王后斬草除根。

    再過五日,便是新帝登基。

    她原是大王身邊的女官,被陷害入獄,墨封想將她帶出去,打的什么主意,她心里宛若明鏡一般。

    穿著黑袍的男人勾起唇角,笑容肆意:“至少,你不會死在這兒,不是么?”

    今詞臉色沉了沉。

    她雖不想被這廝利用,但不可否認的是,他說的的確沒錯。

    長公主和杜王后這對母女將二公主的死推到自己的身上,三天之內,若查不出什么,她就得死。

    而今天,已是第二天了。

    整個御林軍都是杜王后的人,長公主恨他入骨,怎會還她清白。

    思慮片刻,今詞咬了咬牙:“罷了,我同你出去就是。”

    既然待在這兒也是死,倒不如出去拼一把。

    “呵。”他低聲輕嗤,并不意外今詞的選擇。

    很快,牢房便被獄卒打開。

    顯然,是墨封的人,

    今詞穿著白色的囚服,在這黑夜之中格外的顯眼。

    墨封扯下自己身上的黑袍,丟給她:“穿上。”

    黑袍下依舊是墨色的衣袍。

    今詞也不矯情,直接就套在身上。

    跟在他身后面,今詞出去的時候暢通無阻。

    她心里微微驚訝。

    如今杜王后幾乎一手遮天,他竟還能再短時間內將天牢里的人收為己用,可見其手段。

    她眼前容色雋麗的女子,便是當朝長公主墨華了。

    面對杜太后的斥責,墨華非但沒有半分慌亂,反而異常冷靜:“母后為何這般生氣,難道,我替母后除了心頭大患,您不開心么?”

    杜太后心頭一跳,只聽她道:“父王臨死前最器重的不是宦官,也并非前朝大臣,而是今詞。

    “你覺得,王會給我什么?”今詞看著他,反問。

    黑夜之中,二人四目相對。

    周身的氣勢,赫然間對上,森冷邪肆。

    沉默之間,寢殿內內的母女二人不知說了什么,似乎達成了共識。

    而窗沿外,今詞心頭浮出一抹笑意。

    長公主將二公主的死安在她頭上,想借此機會除掉她,那也就別怪她心狠手辣了。

    思及此,她手心翻動,身形微轉,拽起墨封的手臂便往窗戶里面丟去。

    然,墨封的反應卻更快。

    似乎是,早就料到她會這么做,雙手一推,夾雜內力涌動,今詞的身體恍若石子兒般被扔了出去。

    “嘭!”。

    身體砸破了窗戶,直接就墜落杜王后和長公主眼前。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