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二世祖又追來啦 > 正文 第18章 你好,小同桌!(18)
    領頭的那個女孩子她認識,是上一次在食堂里的那個。

    叫什么,她給忘了。

    江肆也看到了那群人,立刻把今詞往身后護了護。

    “那個,他們打不過我的。”她從少年的身后探出頭來,軟巴巴的說著。

    江肆看了她一眼,然后氣定神閑的,把她給摁了回去。

    “我來解決。”

    這件事,本就是因他而起的。

    原本,他被那個叫韓雨蘇的人糾纏著雖然不耐煩,但是最起碼能擋得住其他人來煩他,也就沒怎么理會。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該讓她明白的。

    韓雨蘇身后跟著的是一群和他們年紀差不多的少年,穿著各種各樣詭異的服裝,有的連頭發也染成了彩色,渾身上下都透露著社會人的氣息。

    今詞只覺得奇怪。

    同樣都是學生,為什么她們不用穿校服。

    “宿主,他們沒有校服哦,中專的學生們管理的不是特別嚴格,韓雨蘇這些人是比較混的一群人,不過中專里,還是有很多好學生的。”

    這個就好比,每個學校,都有那么幾個流氓混混是一樣的。

    慶陽高中也不是沒有。

    只是今詞沒遇到過而已。

    現在是放學時間,校門口還有老師,韓雨蘇一群人也不敢太過囂張,只能用激將法。

    遠遠的,韓雨蘇就看到自己曾經心心念念的少年護著那個女生。

    妝容精致的臉上,笑容瞬間猙獰了起來。

    “江肆,這么喜歡這種白蓮花么。”

    今詞知道白蓮花的意思,忍不住皺眉問小胖

    “我看起來很柔弱么?”

    小胖笑了笑,有些違心的開口:“沒有,宿主你可威武了。”

    今詞滿意的點點頭。

    那可不,她可是魔君,怎么可能是弱不拉幾的白蓮花。

    她可以一個人單挑混沌的三大主神呢。

    江肆掃了她一眼,眉眼凌厲:“想打架?”

    韓雨蘇愣了下,很快就反應過來,一陣嗤笑。

    身后的少年也跟著笑起來。

    “雨蘇,這就是你喜歡了一年的男生啊,嘖嘖,早就聽說長的不錯了,沒想到口氣這么大。”

    雖然他們的確是抱著揍人的心思來的,但是由對方提出來,就很不爽了。

    韓雨蘇冷哼一聲,看向被將江肆護在身后的人。

    “就是要打架,還要帶上她,你敢么?”

    上次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被這個小矮子給教訓了一頓,她早就想報復回去了。

    只是聽說他們兩個人每天都有人來接,才沒動手。

    今天他們好不容易找到了機會把那個大叔的車黑扎爆胎了,一定要好好的把之前丟的臉面黑找回來。

    江肆握著少女的手,回頭看她,顯然是不想帶著她一起。

    對方人多勢眾,眼前只有這幾個人,但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后手。

    哪怕上次見識過小同桌的武力,他依舊不敢這么貿然答應下來。

    察覺出江肆的猶豫,韓雨蘇心里更氣。

    她可從來沒見過江肆這么猶豫不決,為一個人擔心的樣子。

    不過是個小矮子罷了,有什么好喜歡的。

    今詞是無所謂的。

    哪怕是被封印了力量,但是身手還在。

    就這幾個小蝦米,她動動手就能給揍趴下,實在不明白這個女的哪兒來的勇氣這么囂張。

    她抬頭,對上少年好看的眼眸:“去吧,我想去。”

    這些人太煩了。

    早點解決,可以回家喝酸奶了。

    韓雨蘇身后的少年沒想到一個小丫頭答應的這么干脆,當下有些吃驚。

    少年笑嘻嘻的搭上韓雨蘇的肩膀,吊兒郎當的開口:“雨蘇,你這個情敵可以啊,有膽子。

    長的也不錯,是我喜歡的類型。”

    話落,江肆抬起眼眸看了那人一眼,周身的氣息瞬間降到冰點,眼底森冷的寒意和嗜血交織在一起,肆意翻滾。

    幾個人還沒意識到自己招惹了什么,依舊囂張:“喜歡的話,等會兒就留著唄。”

    “哈哈哈。”

    既露骨又猥瑣的笑容。

    今詞聽著,只覺得惡心。

    在心里默默的問:“小胖,打死的話,我會坐牢么?”

    “宿主,你現在已經十八歲了,打死人是要坐牢的,我建議宿主下手輕一點兒,不然睡覺也沒有,酸奶也沒有了。”

    “好吧,那我輕一點兒。”

    聽到回答,小胖松了口氣。

    ……

    昏暗的巷子里,痛苦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跟著韓雨蘇的幾個男生躺在地上,被打的鼻青臉腫的。

    空氣里彌漫著絲絲的血腥味。

    剛剛帶頭言語猥瑣的那個男生,此時此刻正被江肆踩在腳底下,一張臉腫了起來,手臂流著血,口中斷斷續續的說什么也聽不清。

    韓雨蘇驚恐的瞪大了眼睛,目光落在身影修長的少年身上,卻再也沒有之前的怨毒和喜歡。

    只剩下,恐懼。

    面無表情的低著頭,目光淡漠,卻隱約可以窺見其中血腥殘忍。

    方才,她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清瘦的少年揮動著拳頭,不過幾分鐘時間就撂倒了她帶來的人。

    他們完全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被單方面的碾壓。

    原以為,就這么結束了。

    卻沒想到,今詞順手遞了根棍子過去,他也毫不猶豫的接下。

    然后,又是一陣暴打。

    一旁的女生卻一點兒也不害怕,手里拿著個草莓味的酸奶喝起來,一雙漂亮明媚的眼睛看起來無辜又乖巧,完全看不出是剛剛遞棍子的人。

    韓雨蘇怕了,徹底的怕了,

    她沒想到江肆看起來挺文弱的一個人,卻這么能打,而且,下手這么重。

    “喜歡她?”

    少年的語氣冰冷。

    被他踩在腳底下的男生聽著,卻怎么也不敢點頭,一張臉腫著,說什么都是含糊不清。

    “呵。”

    他笑容隱晦,唇角的弧度薄涼冷戾,似乎還想在做點兒什么。

    一雙小手,拉住他的胳膊。

    將他從黑暗的情緒里拽出來。

    今詞看了眼面目全非的人,開口勸他:“算了吧,打死了人,要坐牢的。”

    少年揚了揚眉,那股陰暗被壓下去,嗓音淺薄:“阿詞擔心我么?”

    “……嗯。”

    沒了他,就沒有酸奶了。

    江肆聽見她的回答,心情立刻就愉悅起來,手里的棍子丟下,牽起她的手:“那就不打了。”

    不過,他們兩個人可沒忘記另一邊的韓雨蘇。

    雙雙看過去。

    韓雨蘇哪里還敢在說什么,直接就跪了下來:“我錯了,你們放過我,我真的錯了,我不該來挑釁你們,我也不該追你……”

    她從來都不知道江肆是這樣可怕的一個人。

    明明前一秒還沉浸在殘暴的虐殺之中,下一秒卻依舊能夠笑的云淡風輕。

    就像是,習慣了這世間的陰暗,平時的禮貌冷淡,只是面具而已。。

    少年喟嘆一聲,笑意在唇角滋生:“這可不好辦啊!”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