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二世祖又追來啦 > 正文 第13章 你好,小同桌!(13)
    看起來瘦弱的小姑娘,此時此刻正扣著韓雨蘇的手往一邊折,哪怕對方的個子比她高出了半個頭,也依舊面不改色。

    返觀韓雨蘇,手臂被折出詭異的弧度,疼的身子都弓了起來。

    “你,你趕緊給我松手啊。”

    忍著疼痛,韓雨蘇的臉上,有絲絲的汗水。

    門口的兩個女生看到動靜,連忙沖了過來。

    江肆端著飯走過去,瞥了一眼正在教做人的小姑娘,默默地坐下來,就這么看著。

    今詞手中的力氣加重:“你先動手的。”

    所以,不是她欺負人。

    以牙還牙,她喜歡這樣。

    韓雨蘇急了,求救的目光看向江肆,然而,對方沒有一點兒要幫忙的意思。

    “你趕緊給我松手,臭”

    后面,兩個女生氣沖沖的走過來,抬手,就打過去。

    眾人屏住呼吸,只覺得不可思議。

    嬌小的女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一邊扣著韓雨蘇的手,面對另外兩個女生扇過來的巴掌毫不慌張。

    抬腳,掃了過去。

    兩個女生瞬間就被踹出去好幾步遠。

    今詞沒用全力。

    小胖說了,在這里打死人,要坐牢的。

    她不怕坐牢,但是坐牢麻煩,聽說每天睡覺都睡不好。

    韓雨蘇依舊保持著詭異的身姿。

    今詞看了她一眼,怕把她疼死了,最終,松開手。

    手臂上的疼痛驟然消失,韓雨蘇松了口氣,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小不點兒給教訓了,只覺得沒面子。

    抄起旁邊的飯碗,就往今詞頭頂砸過去。

    小姑娘正要抬腿將那飛過來的飯碗踢開,身邊突然有人拽了她一下,直接躲開,落入結實有力的懷抱中。

    鼻息間,是一股清冷的藥膏味。

    愣了愣,抬頭。

    是少年清雋冷硬的臉。

    她推了推人,對方無動于衷。

    準備動手,想想又算了。

    畢竟從一開始,他也沒對自己怎么樣,看在他手上的份上,就給他抱一下吧!

    江肆抱著人,掃了韓雨蘇一眼,瞳眸覆上一層寒意,神色漠然到極致。

    “滾。”

    淺薄的嗓音染上暴戾。

    韓雨蘇一愣,雙眸睜大只覺得不可置信:“江肆,我追了你一年!”

    從第一眼看到這個少年,她就發誓一定要追到他,哪怕他自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看過自己,可至少眼里也沒其他人。

    現在,突然從天而降一個女朋友,韓雨蘇心里幾乎要慪死。

    一旁的兩個女生從地上爬起來,往韓雨蘇身后縮了縮,扯著她的衣袖,小聲勸她:“雨蘇,算了吧,我們先回去,馬上有老師來了。”

    韓雨蘇正在氣頭上,哪里管得了這些,盯著江肆,一定要問出個答案來。

    江肆輕嗤:“所以?”

    “你……你喜歡她這樣的是么?”韓雨蘇指著今詞,突然笑起來。

    江肆沒理會她。

    牽著今詞的手,坐下,開始吃飯。

    完全無視了怒氣沖沖的韓雨蘇。

    今詞抬頭看了女生一眼,察覺出她心里的不服氣,笑容惡劣:“你們都打不過我,如果想報復我的話,可能沒有這個機會哦。”

    “沈今詞,江肆。”韓雨蘇咬牙切齒的喊著兩個人的名字,最終還是沒能做什么,被旁邊兩個女生拉扯著離開。

    不遠處,有幾個老師走進來。

    原本還圍繞在江肆和今詞身上的目光撤回來,都老老實實的吃飯。

    心里,卻對今詞這個軟妹子形象的同學刷新了印象。

    明明是不到一米六的個子,瘦瘦小小的乖巧女生,竟然能一個人放倒三個人,這哪里是軟妹子,分明是硬漢子!

    江肆將今詞菜里的芹菜都挑出來。

    食堂的飯并不精致,偶爾有串了菜的,多多少少混合在了一起。

    挑完之后,他就順手給吃了。

    然后,從校服口袋里,拿出酸奶,自然而然的插上吸管,送到她面前。

    今詞也不推脫,拿起來就喝。

    兩個人之間的相處模式,完全就是情侶之間該有的。

    只有一班的人明白。

    江肆還沒表白呢,就昨天晚上暗示了一下,還沒成功。

    吃完飯,下午又是兩場考試,今詞每次都提前交卷,寫完了就趴在桌子上睡覺。

    監考老師對于她這個行為很無奈,每次都想說點兒什么,但是看了眼試卷,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至于江肆,依舊胡亂答了試卷,也不看會不會。

    考試結束,下課鈴聲響了。

    學生們開始收拾書包。

    今詞的書包,自然有人任勞任怨的拎著。

    江肆將人送人上了車,轉身就要離開。

    手腕卻突然被拉住。

    今詞拽著他,道:“上車吧。”

    江肆眸光閃了閃,有些意外。

    “……好。”

    低頭,拎著書包坐進了車里。

    “那我們先送江少爺回去,再去醫院復查吧。”

    對江肆,司機劉叔稱呼為少爺,畢竟,也不熟。

    一想到要復查,今詞就覺得渾身難受,搖搖頭:“直接去醫院吧。”

    江肆不明白小同桌要做什么,眸光有些疑惑。

    劉叔愣了會兒:“小詞,江少爺要回家的。”

    身為江家人的司機,他多少也對江家的事情聽了一耳朵。

    這位少爺,生活的克不如意啊。

    今詞打了個哈欠,語氣懶散:“不用,他要去看傷。”

    司機這才沒問了,透過后視鏡,看江肆的眼神有些同情。

    估計又是被江總給打的。

    哎,這孩子,怪可憐的。

    發動車子,迅速的開往醫院。

    江肆低頭看了眼自己肩膀,有一股淡淡的藥膏味,驚疑的目光退下,眉梢微揚,深意在眸中蔓延。

    醫院里,謝妤早就在等著人過來。

    沒想到,寶貝閨女會和未來女婿一起過來,不等她開口問,今詞就指著江肆的肩膀:“有傷。”

    “傷?”謝妤驚了下,看向江肆,神色擔憂:“怎么會受傷呢,在哪兒受傷的?”

    今天早上江肆來的時候還好好的,如今受傷了,肯定是在學校里。

    她就沒往江父動手的方面想,推著江肆今詞去找醫生。

    醫生是謝妤的同學,穿著白大褂,將近四十歲的中年女人,氣質很好。

    “傷在哪兒了?”

    “肩膀,是燙傷。”江肆老實的回答。

    謝妤聽的心里一跳,拉過一旁的今詞問:“小肆怎么被燙傷的?”

    今詞想了想,搖頭:“我不知道。”

    反正不是她弄的。

    和她沒關系。

    小胖暗暗咂舌:“宿主,你好狠心,人家今天好歹幫了你。”

    又不是我讓幫的,再說,我不是帶他來醫院了。

    今詞這么想著。

    小胖只覺得一陣心塞。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