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二世祖又追來啦 > 正文 第10章 你好,小同桌!(10)
    電話另一端,沈徽站在病房外面,關切的問:“江總,小肆到家了么?”

    江父心里一顫,狠狠地瞪了少年一眼,臉色一轉,賠著笑道:“到家了,到家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沈總,給您添麻煩了,這個臭小子,我一定好好教訓……”

    江肆看了眼地上的碎片,眼底有諷刺。

    電話的另一端,沈徽有片刻的愣怔,很快就明白江父肯定是誤會了,連忙道:“江總,我想你是誤會了,小詞今天突發昏厥,多虧了小肆送到醫院的,該是我和小詞媽媽登門道謝才是。”

    “什,什么?”

    江父握著電話,震驚的看向一言不發的少年。

    江肆拎起書包,臉上沒什么表情:“我回房間了。”

    說完,他直接就上樓去。

    完全不理會江父的欲言又止。

    沈徽見那頭沒什么聲音,還以為信號不好,又喚了句:“江總?”

    江父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應聲:“哦哦哦,不好意思,我在聽。”

    “改天我在登門拜訪,請替我向小肆轉達我們的謝意。”

    江父神色恍惚的點頭:“好。”

    電話里只剩下“嘟嘟嘟”的結束音。

    坐在沙發上,江父的臉色難看。

    地上的茶杯碎片和一攤水還在提醒他剛剛的所作所為。

    他皺了皺眉,看向江肆的房間。

    那小子,怎么也不解釋呢?

    回到房間,江肆脫下身上的校服外套,白色的短袖也被剛剛的熱水滲透。

    肩膀微微動一下,紅腫的地方,就有刺痛感就蔓延開來。

    脫下短袖,精瘦的少年卻不像是表面看起來清瘦。

    十八歲的少年,有一副被衣服藏起來的好身材,肩寬腹瘦,每一寸肌肉都是恰到好處的勻稱。

    只是后背蝴蝶骨的位置,大大小小的有不少的傷痕,并不深,不仔細的話,看不出來。

    門外,有敲門聲。

    江肆歪了歪頭,神色寡淡。

    這個時候,除了他那個好父親,沒有別人。

    順手扯了丫鬟穿上,他過去開門。

    江父站在門口,手里拿著個膏藥,看著已經比自己高了半個頭的少年,語氣有些不自然:“這個,你擦在傷口上。”

    接過藥膏,少年臉上有瞬間的驚訝,很快,又恢復往常的溫順模樣,唯唯諾諾應了聲:“好。”

    見他這模樣,江父嘆了口氣:“你這孩子,不是我說你,你怎么也不知道解釋一句,就算不解釋,好歹也得躲開吧。”

    其實江父一直都不太明白。

    這個大兒子每次都這副俯首帖耳的樣子,可是做起那些壞心眼兒的事來,卻從不手軟。

    他曾一度認為江肆是不是心理狀態不大好。

    握著手里的藥膏,少年唇角微不可查動了動,好一會兒才答:“我的解釋,您不會聽的。”

    江父一下子被他這句話噎住。

    沒想到這時候,他竟然還要反過來斥責自己。

    “行了,趕緊上藥睡覺吧。”他不耐煩的說了句,轉身就離開。

    “知道。”

    不冷不淡的聲音落下,他關上門。

    手中的藥膏是全新的,他記得上次江彥燙傷了手指,就是用的這種。

    少年的眸光凌厲,隨手將藥膏丟進了垃圾桶,轉身,進了浴室。

    第二天早上,江父讓庸人給江肆準備了兩份營養早餐。

    一份給江肆,另一份,讓他送給今詞。

    經過昨天晚上的鬧劇,江父心里,儼然有了些想法。

    給今詞送早餐,江肆自然樂意。

    今詞昨晚沒出院,在醫院里住了一宿。

    江父難得親自送了江肆出來,到了醫院門口,還不忘囑咐他在學校里好好照顧小姑娘。

    江肆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自從江父接手了江家,公司的情況可謂是一落千丈。

    沈家如今在商場上如日中天,江父想要借這個機會聯姻,靠上這棵大樹。

    呵,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市儈。

    病房里,今詞昨天被醫生們折磨了大半個小時,早醒的話,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江肆到的時候,在隔壁間向醫院要了一間房的謝妤剛剛好洗漱好。

    醫院是有VIP制的,專門給有錢人提供服務。

    比如,沈家。

    開門,正好就撞見從走廊另一邊走過來的江肆。

    少年手里還拎著好幾個盒子。

    “是小肆啊?”謝妤笑著迎上去。

    江肆禮貌的點頭:“阿姨,阿詞醒了么,爸爸讓我給她帶早飯,家里的營養師做的。”

    舉著手里包裝精美的早飯,江肆毫不猶豫的把江父的心思暴露了出來。

    聽他這么說,謝妤微微皺了皺眉。

    不過很快,就恢復笑容:“這樣啊,小詞還沒醒,我去叫她,正好你們兩個可以一起去上學。”

    帶著江肆進了病房,她完全沒介意少年對自家寶貝閨女的稱呼過于親密。

    說起來,真要是選女婿的話,江肆其實真的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在雨心里,自家的寶貝自小就是嬌生慣養的,像江肆這樣的,長的好,性格也好,正適合呢。

    就是看起來瘦了點兒,話也少。

    不過沒關系,沈家不差錢,以后養養就好了。

    江肆并不知道,他剛剛的一句話,已經讓未來的丈母娘開啟了培養女婿的旅程。

    謝妤走到窗戶口,一把拉開窗簾,開口喊道:“小詞,起來了哦,馬上要上學啦。”

    聲音不大,還沒到可以喊醒今詞的程度。

    江肆坐在旁邊的椅子上,自覺的將包裝好的早飯拿出來。

    今詞最終還是被謝妤給叫醒了,用晃的形式。

    一坐起來,少年修長好看的身影便闖入眼眸之中。

    飯菜的香味隱隱的飄進了鼻子里,今詞忍不住看了過去。

    愈合包裝精美的飯盒,蓋子是透明的,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顏色誘人的飯菜。

    “宿主,你同桌對你好好哦,還給你帶早飯,看起來好香的樣子。”

    眨了眨眼睛,她抬眸看了眼清雋的少年,默默的掀開被子,下床洗漱。

    謝妤將衣服送到洗手間,忍不住嘀咕:“這孩子,怎么見了人也不打招呼。”

    二十分鐘后,今詞磨磨蹭蹭的從洗手間出來。

    飯菜已經被謝妤熱過,香味誘人。

    今詞慢條斯理的吃著早飯,對面的少年時不時的給她夾菜。

    江肆是吃過了來的,不過他多帶了雙筷子。

    謝妤在一旁看著,越發的滿意這個未來女婿人選。

    雖然舍不得寶貝這么早的被別家臭小子染指,但是閨女也總要嫁人,找個不熟悉的,還不如眼前這個知根知底的好。

    看著碗里越來越多的菜,今詞實在忍不住,“啪”的下放下筷子。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