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二世祖又追來啦 > 正文 第5章 你好,小同桌!(5)
    將自己的手機號備注上去,他還順勢點開了小姑娘的社交賬號。

    頭像是動漫形象,和她一樣可愛。

    添加好友,備注置頂,再到把手機放回去,一氣呵成。

    上帝視角的小胖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

    自家宿主太不讓人省心了。

    你好歹也是一任魔君啊,人家就在你旁邊把你手機拿了也沒個知覺。

    怎么當上魔君的?

    小胖開始懷疑天地規則是不是給宿主開后門兒了。

    上課鈴響起的時候,江肆正猶豫著要不要將小姑娘叫醒,畢竟,她是好好學生的形象。

    沒等鈴聲結束,今詞皺巴著一張微紅的臉,抬頭看了看四周,伸手揉了揉眼,很快,就恢復了清明。

    第一節課,是班主任例行班會的時間。

    講的無外乎就是高三了,讓他們抓緊時間學習,順道介紹了作為插班生的今詞。

    聽到她的確姓沈,和江肆不是兄妹關系。

    一班女生的心碎了一地。

    為了成為天涯淪落人,她們在校園群里,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

    身為顏狗的女生們在校園群里炸了。

    哪怕是上課時間,群里的消息一條接著一條,看花了眼。

    最終,看不過去的群管理員,也就是教導主任,直接禁言了一個小時。

    一時間,女生們怨聲載道,男生們就樂了。

    不管這插班生是不是江肆的女朋友,這些女生心里是信了七八分的,這樣一來,他們就有脫單早戀的機會了。

    想想,真爽快!

    班主任在講臺桌上面說的口沫橫飛,下面的人除了前排的好好學生沒幾個認真聽的。

    班會對他們來說就是開小差用的。

    今詞對這個小世界還有些沒明白。

    比如,這個高考。

    她所在的青天鏡可不是拼的這些,他們靠的是實力。

    想要爭奪更好的資源,就看看你能不能打的過人家了。

    說的不好聽些,就是野蠻。

    今詞覺得,這個說法挺對。

    高考這樣拼搏腦子的方法,等她以后回去了,一定也給用上。

    免得青天鏡那些人一天到晚打打殺殺的,搞的四周烏煙瘴氣,血流成河的,丑死了。

    聽到宿主的吐槽,小胖頓時淚流滿面。

    它們家宿主這是要準備做任務了,太好了!

    “宿主宿主,這個小世界的任務,你打算什么時候開始啊?”

    今詞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回答:“什么任務?”

    她怎么不知道,誰布置的?

    小胖:“……”

    它太天真了。

    “就是這個小世界的任務,需要你將沈家的生意做到國內第一哦。”

    第一個小世界的任務還是很簡單的,沒有附加任務。

    今詞:“沈家現在排多少名?”

    “暫時排在七十名。”

    “……”

    七十名,這和第一得估計得差幾百億美金。

    今詞想了想,還是睡覺來的舒服。

    做任務什么的,隨緣吧!

    小胖一臉的問號。

    啥玩意兒啊,就隨緣了?

    它小聲提醒一句:“宿主,如果你不在這個小世界結束之前做成任務,天地規則就會增加后面的小世界,如果持續下去,會出現循環狀態,那你就永遠被困在小世界里了,而且……”

    小胖猶豫了下,覺得還是不要說的好。

    今詞眸光有些冷。

    小胖乖巧道:“天地規則特意為你增加了一個催動程序,宿主你在小世界結束前沒完成任務,就會被抽除睡覺時間的。”

    今詞:“……”

    睡覺時間還能被抽除?

    我想睡就睡,誰管的著,誰敢管,帶走打死。

    小胖:“宿主現在附身在人類身上,原有的力量都被封印,只有小世界一層一層的解開,宿主的力量才會慢慢恢復的。”

    說到最后,小胖直接沒了聲音,在今詞的腦海里以字的形式展現自己的話。

    宿主的眼神好可怕哦!

    坐在課桌前,今詞手中攥著的筆慢慢的扭曲起來,最后直接被捏碎。

    聲音不大,只有江肆聽到了。

    他看過去,小姑娘不知怎么了,白皙漂亮的臉冷沉了些,紅潤的唇瓣抿著,黑色的眼眸里迸發出絲絲寒意。

    尤其是,那雙纖細晶瑩的手將一支塑料的中性筆給捏碎了。

    這筆不貴,但除非用力摔或者刻意用堅硬的東西碾才會碎,她一個女孩子,哪里來的這么大力氣?

    少年好看的眉頭微微蹙起。

    身邊小姑娘的一身氣質都變的凌厲起來。

    “宿主,你……”小胖縮著聲音。

    身為一個系統,它很沒出息的怕了。

    今詞沒說話。

    身邊的人目光灼熱。

    好一會兒,她眨了眨眼睛,認命似的,收斂起一身戾氣,將桌子上碎裂的筆殼撲到紙巾上,丟在桌面的角落上。

    一只好看的手,突然伸了過來。

    越過她桌子上的書本,最終將那一坨垃圾給收走。

    今詞扭頭看了他一眼。

    因為在課堂上,他說話刻意壓下了聲音,有些低沉:“我這邊有垃圾桶,以后有垃圾,直接給我就可以。”

    說著,他揮手一丟,那坨垃圾穩穩當當的落在了距離他有四五個桌子遠的垃圾桶里。

    動作干凈利落。

    今詞沒說話。

    腦海中,小胖很興奮的八卦:“宿主,我覺得你說的對,他好像真的對你圖謀不軌哎。”

    “嗯。”

    今詞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少年也正看著她。

    眸中帶著笑意。

    她移開目光,心里道:“看,總是這么詭異的盯著我,肯定想謀害我。”

    神界混沌向來和青天鏡雖互不干涉,但雙方都有戒備。

    誰知道是不是混沌的人聽她來歷練,刻意派人來謀殺她這個青天鏡魔君。

    魔君位置一空,必會引起騷亂。

    到時候,混沌的人也就有機可乘了。

    嗯,一定是這樣。

    這么想著,今詞已經在搜尋著法子怎么除掉身邊的少年。

    小胖已經被宿主的一系列猜想嚇的傻眼。

    它說的圖謀不軌不是圖這個啊!

    “宿主,我想,江肆的目的,應該不是圖謀青天鏡。”

    今詞一怔:“那是什么?”

    小胖小心翼翼道:“我覺得,他應該是圖謀宿主你。”

    “不是一樣的么?”她撇了撇嘴巴。

    反正都是要來殺她的呀。

    小胖:“……”

    哪里一樣了?

    是它這個系統的語言組織有問題么?

    “宿主,我的意思是,他喜歡你。”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