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二世祖又追來啦 > 正文 第4章 你好,小同桌!(4)
    他垂下眸子,清冷的目光落在低頭冥思的小姑娘身上,唇角微微彎起:“不是有報名表么。”

    今詞抬頭。

    正好對上少年的目光。

    那雙深黑的眼眸里沒什么情緒。

    偏偏,今詞就是覺得古怪。

    小胖覺得,自家宿主是不是對混沌里來的人有什么偏見。

    總是有這種稀奇古怪的想法。

    好奇怪哦!

    今詞懶懶的指了指江肆懷里的書包:“報名表在書包里。”

    收回視線。

    江肆拉開書包的拉鏈。

    書包里的書本很整潔干凈,就連每一本書的開頁方向也是整齊的。

    少年低著頭,眼角笑意加深。

    那張報名表是用紅色的紙,江肆很快就找到了。

    看到上面的班級,他有瞬間的愣怔。

    不過很快,笑意掩蓋了眼底翻涌的情緒。

    今詞看了過去。

    “高三一班,不會很遠吧?”

    走路很浪費時間的。

    小胖:“……”

    江肆不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只是聽著這句話,差不多也明白了。

    小姑娘好像不太勤勞啊。

    聽說成績很好,所以,覺得走路浪費時間學習么?

    “沒有,我帶你去。”他嗓音很輕,腳下的步伐微微快了些。

    今詞眨了眨眼睛,跟上去。

    學校還是很人性化的,高三要面臨高考,時間緊迫,所以高三七個班級都在一樓。

    高三一班,就在教務處的旁邊,從校門到教室門口,也就一分鐘不到的距離。

    很合今詞的心意。

    江肆把人帶到教室。

    從門口一進去,教室里的其他人,紛紛看了過去。

    驚艷和疑惑。

    剛開學,還沒排座位,學生們都是根據上個學期的座位坐的。

    今詞是插班生。

    站在門口,漂亮的眼睛閃著光,心里猶豫。

    該坐哪里呢?

    沒等她想好,手腕上突然覆上一層冰冷。

    少年漂亮白皙的手握著纖細的手腕。

    今詞看著他,眸光怔怔。

    另外一只手,已經握成了拳頭。

    他沒說話,領著人,一路到了教室最中間的位置。

    坐在位置上的兩個女生愣了愣,看著眼前的一男一女,有些不知所措。

    江肆將書包放在桌子上,自然而然的松開小姑娘的手腕,語氣冷淡:“可以讓我們坐這里么?”

    今詞拳頭一松,看著少年的目光有些驚訝。

    耳邊,小胖歡呼:“宿主宿主,他說‘我們’哎,你們兩個是一個班的,好有緣哦。”

    今詞:“……”

    兩個女生震驚,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迅速的從桌屜里將書包抽出來,起身走到一邊,亮晶晶的眼睛里藏不住興奮。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

    天啊,江肆竟然和他們說話了哎,好激動!

    江肆欣長的身影側了側,示意今詞坐進去。

    她也不客氣,直接坐在里面,把書包塞進桌屜里。

    身邊,有陰影籠罩下來。

    江肆坐在她身邊。

    至于被他們兩個人禮貌“搶走”位置的兩個女生,毫不介意的坐在了最后一排的兩個空位上。

    今詞估計,那個位置,才是江肆原來的位置。

    少年不經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似乎還殘留著小姑娘手腕上溫熱的暖意,轉過頭,漫不經心道:“以后,我們就是同桌了。”

    今詞看了他一眼,很乖巧的點點頭。

    心里對他的感覺,更詭異了。

    總覺得這個人,對自己圖謀不軌。

    小姑娘的眼底藏著警惕,江肆忽然笑了。

    冷清的眉眼染上暖人的溫度,眸光晦暗,唇角的弧度像是故意撩人一般:“那以后多多關照啊,小同桌!”

    被喚做小同桌的今詞穩的一批,答了個“哦”字。

    隨后,便趴在桌子上睡覺。

    四周的目光有些驚悚。

    毫無疑問,江肆和這個突然到來的插班生是認識的,而且,關系不一般。

    女生們已經拿出手機開始在班級群里討論。

    陳小蓉蓉:“我覺得應該是兄妹吧,不然的話,以江肆的性格,會對別人這么溫柔?”

    沒錯,溫柔。

    他們和江肆同班兩年,今年第三年,也沒見他幫哪個女生拎包兒,主動給她找位置。

    更重要的是,還笑的那么好看。

    那雙深邃漂亮的眼睛微微彎著,冷淡的氣質都溫暖了許多,幾乎要讓人醉在他的笑容里。

    女生們差點尖叫起來。

    一班的窗戶外面,都有特意跑過來看江肆的人。

    房安安:“我覺得也是,畢竟江肆的性格那么冷,除了親人應該不會對誰這么好的。”

    女生們心里存著僥幸,男生們就不一樣了。

    巴不得江肆趕緊找個女朋友,他們也好猛趁機早戀一下。

    這年頭,女生們太花癡,整天盯著長得好看的。

    好看有什么用,人家不搭理,還不如看看他們這些長的比較親民的。

    劉辰:“你們別猜了,這個女生我今天早上報名的時候看到了,人家姓沈,和江肆啊,不是兄妹。”

    男生這段話的最后還帶了表情,是那種得意的笑容。

    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是在幸災樂禍。

    很快,劉辰就被班級群里的女生圍攻起來。

    不斷地扒拉有關于今詞的消息。

    看著屏幕上不斷刷新的消息,少年骨節分明的手指點開班級群的群號,神色頓了頓。

    他垂眸瞥向身邊的小姑娘。

    白皙漂亮的臉墊在手臂上,撐著嘟囔了起來,似乎是睡著了,動了動唇瓣,又把臉轉了過去。

    江肆眉心蹙起。

    放下手機,在小姑娘的桌子上敲了兩下。

    對方沒什么動靜。

    他低聲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小姑娘瘦弱的肩膀。

    依舊沒什么動靜。

    已經沉靜在睡夢之中的今詞完全沒感覺到有人碰了她一下。

    不過,小胖卻炸了。

    它家宿主秒睡的技能還是一點兒沒退步。

    “宿主,你快醒醒,你同桌喊你啦,快一點起來啊……”

    然而,并沒有什么用。

    今詞該睡還是睡。

    小胖覺得,要是這位同桌動手把宿主晃兩下,說不定宿主就醒了。

    原主的媽媽就是這么做的。

    江肆卻不動了。

    他伸手,光明正大的摸入對方桌屜里的書包,拉鏈還沒拉上,很快就摸到了夾層里面的手機。

    和他同一個牌子的手機,手機屏保是蔚藍色的大海。

    修長的手指輕輕劃動,一下子就點開。

    竟然沒有密碼!

    他側目看了小姑娘,依舊在熟睡,四周的喧鬧聲兒似乎一點兒也沒有影響到她。

    點開電話聯系人。

    里面只有三個人,她的父母,還有一個叫付清的人。

    這個名字,聽起來挺中性,江肆一時間分不出男女。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