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二世祖又追來啦 > 正文 第3章 你好,小同桌!(3)
    “哦,是么!”

    收回了胸針,文玉臉上的笑容有些敷衍。

    “好了好了,天也不早了,沈總,要不要我派人開車送你們回去。”江父出來打圓場,心里對文玉自作主張送禮物有些不滿。

    沈徽搖頭,溫和的笑著:“不必了,司機在外面等著,倒是小詞和小肆,再過半小時該上學了,就坐我的車去吧,正好順路。”

    文玉眼皮一跳,立刻出聲:“是不是,有點兒擠啊。”

    江父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

    這話是什么意思,她以為沈家的車有多小,還不夠多坐一個人的?

    沈徽略沉默了片刻,顯然沒想到文玉會這么說。

    氣氛一度有些尷尬,文玉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想要開口彌補,身側的江父直接把人往后面一扯。

    “既然小肆和小詞一個學校的,那就勞煩沈總幫忙了。”江父笑的有些諂媚。

    沈徽微微一笑,沒說什么。

    謝妤在一旁招呼著江肆過來。

    少年微微抬頭,看了一眼江父,對方臉上有警告的意思。

    沒走過去,在一旁打游戲的江彥突然開口:“我也想坐沈叔,唔!”

    文玉一把拉過江彥,捂著他的嘴讓他別說話。

    他念的小學和人家沈今詞的方向正反,怎么好這么說。

    江肆被謝妤親昵的拉了過去。

    出了酒店,今詞一家上了車,江肆站在車外,看著副駕駛和后面都有一個空位,躊躇在原地。

    謝妤坐在車內,親切的喊他:“小肆過來,坐小詞旁邊。”

    少年的目光移到小姑娘的身上。

    她正椅在背墊上睡覺。

    那雙漂亮的眼睛閉著,卷長的睫毛被車窗外的光染成淺金色,白皙的小臉上一副安逸的神態。

    江肆看了一眼后面的車,江父不知何時搖下了車窗,正看著他。

    收回視線,他坐進了車里,緊挨著小姑娘身邊。

    “走吧。”謝妤對著司機開口。

    黑色的車揚長而去。

    看著沈家的車離開,江父黑著臉斥責:“誰讓你自作主張準備禮物的?”

    文玉被他的語氣嚇到。

    想到方才的場面,心里的氣不打一處來,也沒了好臉色。

    “我怎么了,還不是為了你們江家,我把我自己喜歡的東西送給那小丫頭,她不領情就算了,你也來說我?”

    她抱著江彥,一臉委屈的控訴:“你以為我樂意這么低聲下氣么,要不是為了你的公司,我會去討好一個小丫頭,這么多年了,我被江肆那個媽壓的好不容易見了光,還要跟著你受罪……”

    她一連說了許多,連帶著以前的事兒也說出來。

    江父愣了愣。

    “好了好了,我不該說你還不行。”他揉了揉眉心,顯然很吃女人這一套。

    文玉看他一眼,在江父看不見的角度,伸手拍了拍江彥的肩膀。

    不過十二歲的男孩兒已經學會了審時度勢,放下手機,言語責備:“爸爸你不可以說媽媽,媽媽很辛苦的養了我這么多年,你不是說要好好對媽媽的么?”

    聽到乖巧懂事的兒子這么說,江父心里縱然再生氣,這下也消了。

    他和前妻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女人一個人把孩子養大,他幾乎一個月才去看一次,也是夠辛苦的了。

    “是我不對,小彥別生爸爸的氣。”將近四十的男人對這個小兒子很是疼愛。

    見男人氣消了,文玉拿紙巾擦了擦眼淚,不經意的開口:“沈家一家子,夠奇怪的啊。”

    就因為一個珠寶胸針,差點兒把場面鬧掰,真搞不懂這一家人。

    江父沒什么情緒:“沈今詞那個丫頭,是沈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寶,你來之前不是看過她資料。”

    文玉皺眉,語氣里帶了幾分刻薄意味:“不是說挺乖一個孩子,我看著可不像,她和小肆是不是一個年級?”

    江父點點頭。

    “你啊,是不是沒明白我的意思?”文玉瞪著他。

    江父一臉疑惑。

    文玉冷哼一聲:“你那兒子,可別把人家寶貝傷著了,到時候,有咱們受得。”

    這話,倒提醒了江父。

    江肆那個小子可不是好東西,剛剛差點兒把小彥從臺階上推下去,萬一要是看人家姑娘不順眼,動手打了人……

    江父不敢想。

    看著男人的臉色變的嚴肅起來,文玉的目光移向窗外,保養較好的臉上浮出一抹笑容。

    學校門口,今詞和江肆同沈徽夫婦道別,隨后從惹眼的車上下來。

    慶陽高中是公立普通高中,學校里沒什么大富大貴的人家。

    沈家這輛車,是今年發行的限量款,全國也就十臺。

    自然引起不小的轟動。

    “快看快看,是江肆哎!”

    “他身邊的女孩子是誰,好漂亮,他們兩個從豪車上面下來的,天啊,江肆不會是豪門大少爺吧?”

    ……

    有人認出了江肆。

    他一直在這所普高念書,人氣很高,哪怕成績一般,依舊是個風云人物。

    畢竟,顏值即正義。

    兩個人的影子在陽光下重疊,并肩而走的樣子像是漫畫里最美好的畫面。

    有人不禁感慨捏娃娃的女媧不公,看看人家長的,再看看他們,怕不是女媧用小柳條兒甩出來的吧!

    今詞抱著書包,打了個哈欠,精致的眉眼一直耷拉著,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少年瞥她一眼,眉梢輕揚,伸手將她懷里的書包拎過來,語氣自然:“你在哪個班?”

    懷里一空,今詞抬頭,略微古怪的看他一眼。

    從車上她就感覺到了,這人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她。

    害得她以為臉上有吃飯落下的飯粒沒擦掉。

    似乎怕小姑娘誤會,江肆不緊不慢的開口:“阿姨說了,讓我照顧你。”

    少年臉上沒有絲毫的異常,眸光平靜,好像就是為了謝妤的一聲照顧。

    她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問系統:“小胖,他想干嘛?”

    今詞看的出,少年在江父等人面前表現出的逆來順受都是裝出來的,他一直在隱忍。

    或者說,他一直帶著一張面具。

    小胖默默地在查找資料,然而,并沒有什么可以用的到的:“宿主,他可能是想謝謝你媽媽。”

    今詞想了想。

    是因為在酒店門口謝妤主動的去幫江肆解圍的事?

    她心里釋然了些。

    “你在哪個班?”少年清冷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今詞皺了皺眉,回想原主開學報名時候的場景。

    “我忘了。”

    江肆:“……”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