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九國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我想試試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十月所吸引,同時也被十月的話勾起了興趣,請愿?請什么愿?

    難道是為民請愿?但是大魏國富民強,哪怕是街上的乞兒都過的悠哉悠哉,犯罪率也是九國之中最低的,很多地方甚至有夜不閉戶的情況,可見治安好到了怎樣的地步,民眾能有什么愿要請?

    當然,不否認一些特別窮苦的地方,比如某些出山路很難走的山溝溝里,或者是一些未曾發現的被權貴欺壓的良善。

    但看十月的著裝,就是個富人家的孩子,他需要請什么愿?

    “你叫十夏是吧?”江皇后看向跪在下方的十夏。

    十夏,十月報名時填的假名,因為比賽是在長安城中舉行的,而在興安城的人大多忙于商業生意,所以來長安城看比賽的興安城的居民并不多,沒有人認出十月的真實身份,這也導致了她一直沒有穿幫。

    十月抬起頭來,與江皇后的視線對撞在一起。

    江皇后沒有挪開目光,仔細的審視著十月,從十月的眼神中,她看到了兩個字,不公。

    現在,江皇后更加確定了,十月與那個人的關系,她這么努力的爭第一,是為了來證明的,為了來討一個公平。

    “十月,你知不知道,欺君之罪的后果?”江皇后直視著十月的雙眼,但是十月也沒有退避,大膽的直視回去。

    “如果今天在這的是皇上,你已經犯了欺君之罪。”江皇后又說道。

    一旁的柳初,內心有些波瀾,因為江皇后竟然知道十月的真名!這事情,開始變得有意思起來了。

    圍觀的群眾也開始竊竊私語,互相打聽著十月是何人,竟然有這膽子用假名參加比賽,而且還當眾對江皇后無禮。

    “既然皇后知道我的真名,想必也早就做了一番調查,那我就直說了,我只求一個公平,我姐姐應該得到的公平!”十月突然站了起來,民眾一片嘩然,要知道江皇后還沒說“平身”或者“起來吧”,十月竟然拿敢自己站起來,實在是太無禮了!

    相比于民眾的嘩然,柳初顯得更加震驚,因為他從來沒聽說過,十月竟然有個姐姐!而且看樣子她姐姐的名字就是十夏。

    十月報名時填她姐姐的名字,而且死活都要爭第一,這到底為了什么?是為了怎樣的一個公平?

    “你覺得你應該要這公平嗎?”江皇后面無表情的說道。

    “皇后你也是女子。”十月沒有正面回答,反而說了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

    “禁軍!”江皇后冷冰冰的喊了一聲。

    瞬間,一隊禁軍入場,大約五十人,將十月團團圍住,手中長槍指向十月。

    “要死人了啊!”

    “這女娃誰啊?怎么這么想不開?”

    “就是啊,好不容易成了希望之種,而且又位列三甲,光是錢就能拿到好大一比吧,這不是自毀前程嗎?”

    圍觀的群眾討論的更加激烈了,也有一些人別過頭去,不然看接下來發生的血腥場面。

    “這瘋婆娘!”柳初一咬牙,腳下一蹬,一個空翻,躍入包圍圈,站在十月的身旁。

    柳初的突然出現,讓在場吃瓜群眾再次一愣,話題又瞬間炸開了,說什么的都有,有人說柳初是十月的相公,也有人說十月和柳初是計劃好了要對江皇后不利,還有人說兩人是別國派來的間諜,現在被抓了現行,打算搏一下,找機會刺殺江皇后。

    總之,說什么的都有,這些聲音傳入柳初耳中,讓他想要捂臉,這群吃瓜群眾的腦洞就那么大嗎?竟然什么樣的狗血劇情都能夠腦補出來。

    柳初的意外入場,也讓江皇后的心境產生了一絲變化,顯然是沒想到會有人出來攪局。

    “皇后要殺我?怕我將丑事說出來?”十月看都沒看包圍自己的層層禁軍,不卑不亢的說著。

    這下,吃瓜群眾徹底炸了,丑事?皇后的丑事嗎?這下好像有樂子看了啊。

    天下人,最喜歡的八卦是什么?肯定是那天子家的家事啊,也就是皇家事。

    皇室離普通人多遠啊,所以人們就渴望知道更多的關于皇室的信息,尤其是皇家事的各種八卦和秘聞,那是他們最感興趣的。

    坊間曾有傳言,說大皇子早就生了個龍孫,魏帝已經當上爺爺了,后來被澄清這事就是個謠傳,經過走訪摸排,傳遞謠言的人大部分都得到了懲治。

    謠言這東西,當八卦聽聽就是了,讓它爛在肚子里,還是不要跟著謠傳的好。

    “有些事,我能說,你不能說;有些事,我能做,你不能做。”江皇后瞇了瞇眼。

    “現在時機未到,就算你說出來,你也得不到一個公平。”江皇后又補充道,似乎在勸十月就此作罷。

    到現在,大家還沒搞清楚十月到底想干嘛,估計只有當事人江皇后知道,所以兩個人的對話在旁觀群眾看來,就像是猜啞謎一樣艱難。

    “大將軍,皇后和這個叫十月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情況?”羅永寧不解的問道。

    “你問老子?老子去問誰!我還想找個人好好問問呢!”楊興雄脾氣直接炸裂,因為柳初那個愣頭小子竟然腦抽風了一樣,自己去入局了!

    現在,誰都不知道江皇后的下一步動作,會不會一聲令下讓禁軍把十月給捅成篩子,柳初在里面肯定要受到牽連。

    好不容易選拔出了這樣一個好苗子,而且還是戰神之后,如果就這么死了,實在太過可惜。

    楊興雄現在心情很復雜,他不確定自己要不要站出來打個圓場,因為畢竟他只是個“臣子”,似乎沒資格打圓場,這事可是涉及到了江皇后,那就是皇家的事了,能管的只有陛下。

    “軒轅鴻羽!”江皇后看著場中的柳初,微微皺眉,思考著怎么處理。

    “臣在!”一名自始至終站在江皇后側后方的將軍走了出來。

    軒轅鴻羽,禁軍大將軍,統領十萬禁軍!據說,明年禁軍的數量將擴充一倍,到時候他就是二十萬禁軍大將軍了。

    “去把他拉開。”江皇后指了指柳初。

    “臣,領命!”軒轅鴻羽說完,直接從看臺躍下,跳入了包圍圈中。

    那么大個漢子,還穿了厚重的將軍甲,但是在落地的時候,連一絲塵埃都沒有揚起,此人的身手,絕對不凡,是個高手。

    想想也是,禁軍大將軍,那可是守護皇帝家門的人啊,實力能不強嗎?

    “跟我走吧。”軒轅鴻羽不含任何感情的聲音響起,讓柳初離開這里。

    柳初沒有動,既然參與了,那他就不會輕易離開,這看起來也許很傻,但是十月是他在乎的人,那么他就不能輕易放棄十月。

    柳初相信,十月絕不是惡人,也絕不會做出什么傷害國家的事,所以這里面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現在沒有一個人站在十月這邊,如果連自己都走了,她就是孤家寡人了,那得多難過?

    軒轅鴻羽見柳初不為所動,也就不再廢話,直接動手,他們做事,講究的都是效率。

    軒轅鴻羽伸手朝著柳初的肩頭抓來,柳初分明看到了軒轅鴻羽出手的整個過程,也覺得自己能躲過去,但是他發現自己錯得離譜,根本就沒法閃躲,不是自己不夠快,而是身體好似不聽使喚了,根本難以有所動作。

    后來,柳初才知道,那叫做氣機鎖定,是只有實力強大的人對弱者出手的時候,才會發生的事。

    這招在同級別戰斗中實用性不強,但是用來快速解決弱小的對手卻是屢試不爽。

    柳初眼睜睜的看著那大手落在自己的肩頭,然后一把抓住肩頭,要把他給扔出包圍圈。

    “施主,動手就不對了,這中間怕是有什么誤會。”

    軒轅鴻羽回頭一看,發現一記掌心雷朝著他面門上砸過來,雖然這樣程度的掌心雷不足以傷到他,但是被打中也絕對不好受,說不定臉會遭罪,鼻青臉腫個幾天。

    軒轅鴻羽放開柳初,回身一掌對上了那掌心雷,輕松的將那把柳初逼的很狼狽的掌心雷給打散了。

    席飛塵接住掌心雷潰散的力量,來到了包圍圈之中,和柳初、十月站在一起。

    圍觀群眾再次被震撼了一把,竟然又有第三個人入局!而讓他們更加震驚的是,這三人,不就是這次文武試的三甲嗎?希望之種中最強大、最有前途的三個人!

    這是怎么了?到底什么情況?

    江皇后面色不再保持平靜,事情的發展似乎超出了她的預料和控制范圍,這讓她有些微惱。

    “你又進來干嗎?”柳初同樣驚訝于席飛塵的入局,這事跟他毫無干系,他完全沒必要進來啊。

    “看不慣,這丫頭是個好人,一定是公家的人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才把她逼成這樣。而且,以后咱們可是同窗了,同窗之間可得互相照顧。”席飛塵一席話說的柳初有些小感動,這是個正義感很強的人!

    不過席飛塵接下來的一句話把他的正義形象給徹底破壞了。

    “結束后記得給點錢,出場費多多少少要點的。”席飛塵轉頭對著柳初咧嘴笑了笑。

    “……”柳初捂臉。

    江皇后知道不能任由事態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繼續發展下去,圍觀的群眾不少,影響也不是太好,她必須快速將此事解決。

    “軒轅鴻羽,把他們兩個都給我帶出場。”江皇后再次下達命令。

    軒轅鴻羽點了點頭,大將軍的威嚴在這一刻全開,龍行虎步的朝著柳初和席飛塵走去,有一股王霸之氣,兩人竟然產生了乖乖束手就擒的沖動。

    “皇后,你敢不敢和我當堂對質?看看道理在哪一邊?我相信大多數人有著他們自己的想法,我想試試,為我姐,為天下女子,求個公平!”

    柳初突然從十月身上,看到了一種萬夫莫開的特質,長久以來,這似乎都被所有人認定為是男子才能擁有的特質,但此刻卻在十月的身上出現了。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