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龍神斗尊 > 正文 第81章 狂暴狀態
    面對巨大的影子一點點靠近,秦宇神色凝重,在修煉場中速度受到了九層的削弱,而力量雖然暴增,但五天來他遇到的獸人也越來越強。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面巨大的銀色盾牌,這盾牌離地半米,有五六米那么高,寬也足有三四米。在這盾牌下的縫隙后,可以看到一雙覆蓋著甲胄的爪子。

    順著盾牌看上去,威武的紅眼金狼頭一點點浮現,接著就是寬闊的鎧甲雙肩,發著寒光的甲胄一直覆蓋到雙手,沒有拿盾牌的手指拖著一把長長的巨斧。

    這龐大的身軀散發出無比駭人的氣息,就像一座大山那般佇立。淡淡的低吼聲也不像是狼,比獅子的咆哮還要滲人幾分。

    紫冥手浮現,紅色的火焰氣息在手上燃燒,秦宇主動出手沖了上去。雙腳蹬在那銀色盾牌之上,身體一飛而起,朝著那狼頭就轟出一拳。

    “吼~~~”,看著飛身起來的秦宇,狼王發出一聲怒吼,咆哮聲掀起的氣浪猶如直接將秦宇掀落在地,接踵而至的就是那巨斧的寒光。

    秦宇連忙躲避,巨大的斧刃落下,整個修煉場都上下抖了兩抖,那斧刃更是深深的沒入了修煉場的地板中。

    “嘶~~”,秦宇倒吸一口涼氣,就算是紫冥手,他都不敢說能不能接下這鋒利的斧刃。一斧之后,緊接著銀色的巨大盾牌撞了過來,三四米寬的盾牌若是在外面秦宇自然輕松閃過。

    可是現在外界壓力巨大,他一邊后退一邊躲,最后這大盾牌擦著他的臉滑過,重重的撞在修煉場邊緣的墻壁之上。

    還沒給他反應的機會,森寒的巨斧又橫掃過來了,跳起來躲不可能,那無疑是等著盾牌呼臉。斧刃襲來之際,秦宇不退反進。

    選擇貼近那巨斧的鐵桿,而后一個鐵板橋,那比手臂還粗的銀色桿子就從臉上掃過。這下秦宇不再停留,立刻就拉開距離。

    但這狼王一個轉身,縱身一躍直接落在了他的身后,手里的盾牌掄動起來,比掄動那巨斧還要來得迅速。

    盾牌掃過,秦宇連忙后退,接著巨斧落下,他有不得不側閃。兩次閃避之后,當他目光再集中在斧盾之上時,那穿著甲胄的右腳一腳踢了過來。

    “不好!”,秦宇心下一驚,三相術的力量和玄極幻星術提升,雙拳一起轟出,體魄八重的力量在加持之下更為恐怖。

    “不自量力”,旁觀的斗元宗和獸元宗的兩個弟子不屑的低語。

    “砰!!”,果然秦宇就像踢皮球一樣被踢飛出去,身體重重撞在修煉場的墻壁上。在他飛出去的瞬間,金色狼王一躍而起,手中的巨斧高高的劈下。

    秦宇撞上墻壁落地時,斧頭已經到了頭頂,根本不可能再躲。若是放在以前,這么短的時間,就連龍極之拳也凝不出來。

    可是現在不同了,就在這大斧落下的一刻,一雙黑色的龍臂突然出現,他單臂擋在頭頂,紫手接住了森寒的斧刃。

    巨大的力量灌下來,他從站著一瞬間變成了單膝跪地,土相黃色的氣息涌現,膝蓋重重的磕在地上,整個土相凝聚的防護直接碎去。

    秦宇提起另一拳轟再那斧刃上,巨斧跳動了一下,秦宇就從下面消失了。踩在鐵桿上一路直沖狼頭,結果被揮舞過來的銅墻鐵壁砸了個正著。

    鮮血從口中溢出灑在空中,他又一次被撞飛。在這修煉場中雖然備受壓制,但力量卻永遠用之不竭。所以這次被撞飛之后,風相同時發動,他反蹬在前面上如炮彈一般彈回來。

    已經凝聚出三根龍刺的龍爪帶著紫手和火拳落在那盾牌上,然而這一擊卻沒有造成想象中的傷害。那舉在空中的盾牌甚至動都沒有動一下就防下了自己最強的攻擊。

    秦宇自己反而被反震的力量又彈落在地。接下來他全方位的被壓制,中距離有巨斧,近距離有揮舞的大盾,遠距離速度不夠會被黏上。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空隙能夠近身,卻又被神出鬼沒的一腳給踢開。防御簡直是滴水不漏,攻擊也是犀利迅捷。

    沒有失去意識的話,修煉牌不會傳送自己出去,所以一不小心可能失去意識的時候就是身隕的時候。秦宇催動的三相術乾坤,境界直破七重巔峰,步入了八重之境界。

    然而就這依舊不夠看,在血煞狼王面前依舊被虐,只是相比之前,這種狀態下被擊中受到的傷害要輕許多。

    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在一次次生死交關中,在龍極之拳和三相術的施展中,他對體術的駕馭也越來越純熟。每種體術都得心應手,配合無間。而且都在發生著變化。

    這就是深淵修煉場的變態之處,像是龍極之拳這種一出就是耗盡所有力量的體術,平時他哪里有機會像這樣施展,所以根本就沒有熟不熟練之說。

    “玄宗主,他還有多少積分”,看著眼前畫面中屢敗屢戰的秦宇,宣使者問道。

    “還能用一天”,玄寒長老回答道。

    “一天嗎”,宣使者沉吟思索。

    沒時間了,等他出來時把這個給他吧,讓他來江星城”,宣使者給了玄宗主一枚戒指。而后便帶著兩人直接離開了靈元宗。

    一天之后,在龍極之拳的爪子之下,虐了他整整一天的血煞金狼倒在了地上。秦宇也呈大字型的躺在地上閉目深呼吸。

    實際上從昨晚開始他就能和這東西戰個平手了,只是誰想到它竟然還能狂暴,全身煞紅之后又虐了自己一個晚上,直到現在才解決掉。

    也就在這時,他所躺的地面突然裂開。

    “怎么回事”,秦宇連忙驚坐起來,地上的裂痕越來越大,在秦宇的驚呼之中,人跟著地面一起陷落,掉進了修煉場的第二層。

    剛一落入第二層,身體中的力量就莫名其妙的沒有了。雖然沒有了一層的壓力和暴亂的力流,可是現在他完全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吼~~”,不等秦宇搞清楚身體的狀況,后背傳來一聲怒吼。

    “這聲音怎么……這么……熟…悉”,秦宇回頭看去,剛剛才倒在自己拳頭下的血煞金狼竟然又一次出現。而且它全身的盔甲都破損,身上沐浴著血煞氣息,一上來就是狂暴狀態。

    “你妹的,打不死了是吧,那就來”,秦宇一個翻身起來,右手握拳開啟玄訣。結果~紫冥手沒有出現,玄訣也沒有發動,根本沒有一點玄極之力。他忘了這第二層直接把他變成了普通人。。

    “他喵的~~這怎么玩~”,看著那巨大的身影,秦宇心里直罵娘,這東西的力量他不是沒見過,以一個普通人的身體,怎么可能TMD打得過。

    就在那盾牌掄起來的一刻,頭頂一陣光芒釋放,秦宇也消失在了第二層中。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