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龍神斗尊 > 正文 第11章 敢怒不敢言
    秦宇離開羅切斯拍賣會時,手里的藍卡就收到了信息,兩千金魂幣已經到了卡中。這張藍卡里面有一處單獨的空間,這些金魂幣就是存儲在其中,他隨時可以取走,而不是只是數字。

    雖然烈焰掌只賣了一千二金魂幣,可不賣的話他連體術都兌換不出來,也談不上虧不虧。現在他要求也不高,裂陽三段術能賣三千就好。那樣至少不用找工作,至于修煉所需的其他材料,那些都不是什么特別稀有的東西。

    回宗后第二天,羅切斯拍賣會十天后會在三元城拍賣一本高階體術的消息便傳出來了。這里的高階可不是黃階高級中級之類的,只是大家默認的對于體魄境沒有等階的體術的稱呼。高階體術就表示提升強大并且有很不錯附帶效果。

    十天之后,夜色籠罩下的三元城多了一層滄桑的氣息。作為很多城市道路樞紐的三元城今夜格外的熱鬧。

    距離拍賣會開始還有一個時辰,絡繹不絕的靈獸馬車和一些沒入宗門的修煉者都紛紛來到城中。這次羅切斯拍賣會不僅拍賣高階體術,還有很多珍稀靈材,以及藥材靈劑,可以說是近十年來最大的一次拍賣盛會。

    修煉室中秦宇全身包裹著藍色火焰,力量實質化以后被抽出身體。他并不想早早的就去拍賣會坐著浪費時間,只要等快結束的時候去收錢就夠了。

    時至半夜,秦宇來到了拍賣會,剛好體術拍賣完正在等待結算,所以他也在單獨的隔間稍作休息。

    “下面將要拍賣的是不遜色與體術的東西”,下方的拍賣還在繼續,隨著主持的女子話音落下,一個黑布遮蓋的長方形巨大物體被六個人推上了臺。

    “艾歐姑娘,這么大的東西,難到是靈獸不成!”,臺下眾人開始猜測起來。

    “莫非是什么數量巨大的靈材”,大家都很好奇。

    “諸位稍安勿躁,讓艾歐為大家揭曉答案”,她笑著走上前,纖纖玉指輕輕撩起黑色的帷布。

    是一個大鐵籠子,其中有一頭通體雪白,張著一對圓圓大大耳朵的靈獸。

    “這是什么靈獸?”,眾人疑惑。

    “看這樣子既沒有尖牙利齒,也不是力大無窮的類型,怎么用這般堅固的鐵籠鎖鏈縮著”。

    “這看起來是很溫和的靈獸吧”。

    “艾歐姑娘,你們拍賣會這是拍賣寵物嗎”。

    ……

    …

    場中議論聲四起。

    “籠中的小獸乃是一種靈獸的幼體,二階靈獸。各位可別小看它,它速度極快,絨毛下有一對利爪能削金斷玉,鋒利無比。最重要的是它可以隨著成長而進階”,艾歐介紹到。

    “幼獸?那艾歐姑娘,不知這小獸的成體是何靈獸呢”,有人發問。

    這時,裂陽三段術的結算下來了,除去手續費和之前的兩千金魂幣,一共賣出八千五百金魂幣,面具下的秦宇臉色驚愕。他想著賣個一兩千是正常價,三千就算高了,頂多四千,可是現在賣了八千,加上之前的兩千,也就是說賣出了一萬多金魂幣。

    下方的小獸拍賣已經在報價,秦宇還沒回過神來,這簡直就是一夜暴富。這么一來不止玄極幻星術妥妥的,就連三相術他也能想一想了。

    得到了金魂幣后秦宇起身準備離開,就在這時,下方叫價的人中,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兩千,在下玄元宗易權,不知諸位可否給個面子”,聽到這聲音后,準備離開的秦宇轉身坐下,原本平靜的眼眸中流露出森冷的寒意。

    “玄元宗易公子出價三千,不知可還有哪位客人愿意競價”,艾歐溫柔的聲音傳遍全場,光是聽著就讓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不過雖然臉上微笑,可艾歐心中卻很鄙視。這雪白小獸拍賣四五千是絕對穩妥的,但是對方竟然報出自己的宗門,這樣一來誰還敢競價。至于另外兩個宗門,人家對著靈獸根本不感興趣。

    果不其然,剛剛還在競價的眾人頓時安靜。半晌沒人叫價,遲疑了一回兒,她也不得不宣布結果。

    “既然如此,那這雪白小獸便歸~”,話音未落,樓上單間中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

    “兩千一百”,輕柔的女子聲音傳遍全場。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像那聲音的源頭,試圖看看這敢跟玄元宗競價叫板的人是何方神圣。

    “兩千一百,五十六號客人出價兩千一百”,艾歐笑著報價,這下她知道這筆生意不會虧了。

    “兩千五百,這位朋友,可否賣個面子”,易權的聲音再次響起。

    秦宇示意侍者繼續報價,“兩千六百”。

    “看來朋友是不給我玄元宗面子了,三千”,易權直接抬出了宗門。

    眾人看向五十六號單間,這次若是再報價,那就是不給三宗之首的玄元宗面子了。雖然他們覺得不可能,可是心中不免有些期待。

    “三千一百”,果然五十六號單間并未讓他們失望。這下有意思了,所有人心里不約而同的這么想著。

    “既然朋友不給面子,那三千五百”,易權語氣轉冷。

    “三千六百”,侍者繼續報價。

    “四千”,易權跟著報價。

    “四千一百”,“四千五百”。

    “四千六百”。

    “五千~你有本事再加”,易權怒了,對方每次只加一百,這分明就是看他不順眼故意找茬。

    “五千一百”,侍女平淡的聲音傳來。

    大家開始幸災樂禍了,一向以勢壓人的玄元宗這次遇到了一塊鐵板。對于玄元宗這種權限狗他們在心中都是嗤之以鼻的,但是自己又沒有那個財力和實力去與人爭斗,所以只是敢怒不敢言。

    “五千一百是吧,既然你想要,那我就讓你買”,易權心中冷笑,然后報價。

    “五千五百”,他繼續出價。

    “五千六百”,秦宇再跟。

    “六千”,“六千一百”。

    “六千五百”,“六千六百”。

    “七千!”,易權再次報價。

    全場一片嘩然,七千金魂幣,這小獸最多四千算是頂天了,現在竟然叫了七千。這下他們再次凝視五十六號單間。

    然而當他們數著心跳等著七千一百的時候,五十六號單間一直寂靜無聲。大家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易權所在的單間。

    一種不好的感覺在易權的腦海中滋生蔓延。五十六號單間死寂一般。

    就連作為主持的艾歐都忍不住看了一眼五十六號單間,很明顯,現在誰都知道堂堂三宗之首的玄元宗——被耍了。

    “玄元宗的公子果然豪氣,可還有哪位客人愿意競價”,艾歐笑著問。

    這句話活生生的是在鞭尸啊,誰都知道玄元宗被耍了,誰還會競價。單間中的易權快要吐血了,七千金魂幣啊,哪怕他是外門長老的徒弟,這七千金魂幣他也拿不出。只能挪動宗門這次用來競拍其他物品的金魂幣了。

    “既然如此,那就恭喜易公子買下了雪白小獸”,艾歐笑著說。易權臉都綠了,不知道該如何向宗門交到。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