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都市之神級選擇系統 > 正文 第263章 慕容一族!
    此時一眾人看向面前的場面,都是一愣,果然,這一次柳家來的是柳卿然,但是他們想不明白的是,走在前面的竟然不是柳卿然。

    而是一個少年,少年一聲得體西裝,一雙眸子如同古井無波,看不出來絲毫的情感,就這樣帶著三人走來。

    他到底是誰?

    一時間,不少人心中都升起這樣的疑問,就是趙茗蕊也是輕咦一聲,難道是柳家聽說孫家攀上了上京慕容家,所以請來了這一位?

    但是這一位是誰?難道也是上京的家族子弟?這樣年輕,就已經是核心任務了嗎?

    旁邊,趙靜欣臉上倒是冷了起來,他簡直想不明白,為什么面前的楚凌回來這樣的聚會,要知道,楚凌威震江南江北,就是他們的父輩,爺爺輩前來,恐怕也要對楚凌恭敬有加,他這樣前來,難道是要把江南的地盤收為己有嗎?

    心中雖然這樣想著,她還是朝著面前而去,本來一籌莫展,滿臉疑惑的眾人看著趙靜欣走出,目光皆是落在她的身上。

    不過下一刻,他們的眼睛卻是瞪大起來,一雙雙眼睛充斥著驚駭,只見趙靜欣穿著晚禮服,踩著高跟鞋走到少年面前,隨后身子輕輕躬下,臉上帶著恭敬之情。

    “楚大師,您來了。”

    楚大師!

    本來還在揣測著楚凌身份的一眾人聽著趙靜欣的話,皆是嘩然。

    “這個就是那個統帥江北的楚大師,名震江南的冥王嗎?”

    “怪不得這樣大的氣場,原來是這樣大的人物,沒想到,這一次柳家竟然把這一尊大佛搬了過來,看來我們要敗興而歸了。”

    當下,不少人皆是哀嘆起來,這一次柳卿然竟然把楚大師打過來了,就是他們都有些膽顫起來,更別說站在柳卿然甚至是楚大師面前談判了。

    畢竟這可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主。

    不過,還有不少富家女孩看向楚凌,一雙雙美眸流轉,畢竟楚凌一身英氣,加上偌大的名頭,少有女孩不會傾心。

    在楚凌身后的曲冰劉瑋和柳卿然三人看著旁邊人那畏懼的眸子,倒是與有榮焉,柳卿然還好,但是劉瑋和曲冰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以前的他們就是一個富家子弟,和這些世家嫡系根本沒有辦法比,層次上面就已經被甩了幾條街。

    可是現在,他們卻如同受了驚的鵪鶉,對劉瑋兩人也是投射出尊重的目光,這樣的待遇,他們何曾享受過。

    楚凌看向面前的趙靜欣,點了點頭,“上次你也在宴會上吧。”

    “是的,沒想到您還記得我。”趙靜欣對著楚凌媚然一笑,只不過卻被后者無視,楚凌拉著柳卿然的手,朝著面前走去,當仁不讓坐在主坐之上。

    在場眾人,沒有一個敢說一句反對的話,就是以前坐在那個位置的宋家大少宋天琪也是對著楚凌點頭微笑,不斷示好。

    畢竟宋天琪可是知道一些在場眾人不知道的秘密,楚凌是怎么統領江北的?

    他先滅了鄭家,后來滅了先天道盟,用及其鐵血的手段強壓江北,讓那些地頭蛇全都低頭。

    而他宋家,也就是落了個名頭,與江北鄭家遙相呼應,合稱江南江北兩座巨擘,但是實際上,他們宋家比起鄭家可差了不少,畢竟鄭家乃是先天道盟的門戶,先天道盟為何物,那可是華中一帶可以比肩天獄的強大勢力。

    如果他在這里惹惱了楚凌,他絕對不會懷疑他們宋家會和鄭家一個下場。

    就是原來在聊著柳家的小圈子看向這樣的情況,也是臉色鐵青,“這一次,看來在場的家族都要吃癟了。”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皆是深以為然。

    不過,旁邊的趙茗蕊卻是搖了搖頭,“我看倒是未必,孫家這一次恐怕能夠和他爭鋒。”

    “哦?”一個青年沉思一下,“楚大師在江南江北稱雄,但是江南江北天高皇帝遠,遠離上京,他現在就好像當初的藩王一般,這樣的角色,在上京大家族眼中應該算不上什么,但是聽說他實力強大,是巔峰武者。”

    言下之意,眾人都懂,雖然層次上來說,柳家甚至楚大師和上京大家族沒有辦法比,但是楚大師實力上還是恐怖的。

    “幼稚。”趙茗蕊輕哼一聲,“慕容一族祖上都是些什么人你們可知道?知道為什么以前的武俠之中慕容氏都是實力強大的存在嗎?因為慕容一族本來便是武道世家,傳承千百年,你竟然這樣輕視他們。”

    說著,她搖了搖頭,輕笑一聲。

    “不過,來到要是慕容家年輕一代之中的普通子弟,恐怕壓不住這一尊巨龍吧。”趙靜欣和趙茗蕊針鋒相對道,畢竟那一天她可是在柳家大院看到了楚凌力壓群雄的一幕。

    對于自家姐姐的話,就是趙茗蕊也是無法反駁,旁邊,任玉露也參與進來,說道:“看來你們也得到消息了,慕容家這一次要來,除了一人,其他的人都不足夠壓住冥王。”

    一人?

    趙茗蕊聽著任玉露的話,隨后一雙眼睛猛地瞪大,“你是說慕容家大少爺慕容楓?”

    說到慕容楓,就是趙茗蕊也是一雙眼睛之中帶著駭然,畢竟那可是上京四大公子之一,以后慕容家家主候選人,炙手可熱的人物,對上處事圓滑,八面玲瓏,對下手段鐵血,分毫不讓,可以說他的名聲,大部分是他闖出來的。

    并且,更恐怖的還有一件事。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