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都市之神級選擇系統 > 正文 第250章 神兵,村雨!
    華夏還真是愛出奇才,不到十八,竟然就有橫掃世界的實力,一時間,佐藤天頓時知道他來的目的了,這樣的少年奇才出現在華夏,并且現在有機會斬殺,他們又怎能放過!

    “咳咳”

    他想著,咳嗽了一聲。

    服部誠看向面前佐藤天的樣子,心中暗嘆一聲,佐藤劍圣雖然在幾十年前強大無匹,但是終究敵不過時間,現在垂垂老矣,看來他這一趟是白來了。

    佐藤天看向服部誠,“你這一次,就是為了這個小家伙而來的吧。”

    “是的,劍圣,此人出道以來,連斬我國強者,da之中已經有數人被他斬于腳下了,其中更是有德川神將,德川神將當初和楚凌大戰一翻,還是不敵,被楚凌斬殺,就是手中的神兵,妖刀村正,都被楚凌首爾離去,現在還存放在華夏天獄之中。”

    “看來妖刀從此之后,是回不了國了。”

    嗯?

    佐藤天聽著話,眼睛瞇了瞇,微微直起身子,眸子之中,冷冽無比,旁邊的服部誠看著這個眼神,身子一凜,他從劍圣的眸子之中,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

    “德川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妖刀村正也是我賜給他的,沒有想到,就是他也被斬殺在華夏,我過神兵村正也被華夏收了去,華夏想來收斂鋒芒,看來此人與華夏風格不同,鋒芒畢露啊。”

    他一邊說著話,一邊搖了搖頭。

    隨后,服部誠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身子一顫,趕緊對著佐藤天屈身,“對不起,佐藤劍圣,是我疏忽了。”

    “無妨,接一下吧。”

    “是!”服部誠再次一躬身,隨后將手機取出,放在耳邊,下一刻,他的眸子猛地一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么,顫聲道:“你你們說的是真的?”

    下一刻,他便感覺天旋地轉起來,好像天都要塌了。

    掛了電話,他還是一個木然的狀態,佐藤天看向他的樣子,呵斥了一聲,讓服部誠回過神來,身子卻還是震顫。

    “怎么了。”佐藤劍圣看著他的樣子,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升騰起來,下一刻,服部誠說道:“劍圣,我父親,被冥王殺了,就是我們忍族前去的不少強者,也都被他殺了。”

    “你說什么?”

    佐藤天直起身來,面色陰沉看向面前的服部誠,畢竟服部信長也算是他的弟子,竟然也死在那個華夏少年手中?

    “你們只有忍族去圍剿那一人嗎?”

    服部誠搖了搖頭,“這一次,我們是集結世界的力量,像是三大殺手組織都齊至,還有各大財團下屬的勢力也是到來,再加上我們忍族,但是”

    “那人實在是太強了,縱使這么多強者都沒有奈何得了他,反而被他殺了個落花流水,近百宗師,被殺的只剩下了寥寥幾人,并且也身受重傷,再加上我父親也死了,恐怕現在那里的戰局已經明朗起來了。”

    服部誠嘆了口氣,楚凌竟然一個人,抗住了這樣巨大的壓力,當下他幽幽道:“恐怕此人,已經來到了靈尊境界啊。”

    “靈尊?當下的世界,還能出現靈尊嗎?”佐藤天站起身,眼中戰意升騰,他現在倒是有了興趣,想要去看看這樣一個連殺他國強者,囂張無比的華夏小子長什么樣子!

    服部誠看向佐藤劍圣這個樣子,當下大喜,“劍圣,您要去與他一戰嗎?但是您的身體”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一道狂風以佐藤天為中心席卷了起來,佐藤劍圣哈哈大笑了幾聲,本來皮包骨頭,如同千年不朽的干尸一般的身體猛地鼓脹了起來,如同返老還童一般,不多時,一個英姿勃發的身影出現在服部誠面前。

    與之前佝僂無比,垂垂老矣的老人形成鮮明的對比,若不是服部誠在旁邊,絕對不敢相信世間竟然會有這樣神奇的變化,當下他看向老者,躬身拜下,“劍圣,還請您出手,誅殺冥王!”

    哼!

    一聲冷哼,佐藤天前踏一步,單手探出,在正堂之上的那一柄從刀柄到刀鞘純白無比的長劍一顫之間,飛了出來,穩穩落在佐藤天的手中。

    神兵,村雨!

    服部誠看著這一柄長劍以及佐藤天英武無比的身影,心中猛地激動起來,當年,佐藤劍圣就是拿著這一柄村雨,斬殺四方,殺出赫赫兇名,現在他再次出手,氣貫蒼穹,今天,便是那小子的死期!

    此時華夏之中,整個武道界都開始震動起來。

    “什么,你說楚凌竟然反殺了!連殺宗師之上的強者,就是忍族族長服部信長都被殺了?”

    一個武道聯盟之中,一人拿著電話,站起來大聲叫著,讓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他的身上,旁邊不少人聽著這話,眸子一顫。

    “厲害啊!據我所知,這一次是世界一眾強大的力量合力絞殺,楚凌竟然以一人之力敵之,真是一個怪物!”

    “這家伙走到哪殺到哪,太恐怖了。”

    “不過,不得不說,這一戰是真的解氣!”

    當下,不少人都是點頭,楚凌這一戰真的解氣的很,這一次,世界以極度囂張的氣勢堵住華夏,勢要將楚凌斬殺,但是沒想到,楚凌竟然一刀橫擋百萬師!

    此時在華夏昆侖之上,幾人聽著旁邊的消息,隨后眺望遠方,嘴角揚起一抹笑。

    “沒想到,那老東西現在還活著,我倒是想去把他的骨頭給拆了呢。”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