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都市之神級選擇系統 > 正文 第127章 給你們一個吃白面饃的活,干不干?
    華夏西疆。

    兩名老者正在彈琴飲酒,如同俞伯牙鐘子期一般。

    隨后,其中一人看向山下,輕笑一聲,“先天道盟真是好大的手筆,竟然出這樣的高價。”

    先天道盟三靈兵,乃是龍泉劍,開天鞭,混沌斧。

    每一個,都是在華夏赫赫有名的神兵,乃是神兵利器,并且,這一次的懸賞,先天道盟不單單送出三靈兵之一,竟然還出了凝氣丹百顆。

    要知道,那凝氣丹可是極品丹藥,能夠讓武道強者快速接近宗師之境,宗師之境的強者也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這樣的丹藥,要是放在塵世,恐怕數億一枚都會被人搶破頭。

    而這一次,先天道盟取出神兵加上這樣的丹藥來懸賞一人,可見他們的必殺之心。

    “你我兄弟走上一趟吧,斬殺那人,得到凝氣丹,也能讓你趕緊突破宗師之境。”

    “多謝師兄。”

    說著,兩人起身。

    與此同時,江南境內。

    一個漢子站在院子之中,一拳撼出,面前的石臺頓時崩碎,接著手中拳法連出,腳下碎步前探,出手乃是必殺之招,周圍的人看著他習練,根本不敢出現在他十步之內。

    畢竟這樣的威勢,簡直太過于恐怖。

    如果楚凌在此,定能識出此人所打的拳法,不是別的,正是八極!

    男人習練完之后,旁邊一個青年過來遞上毛巾,“門主,聽說江南蔡家洪拳,新化拳,衡山一門也出動了。”

    “嗯,也是該動身了。”

    華夏境內,由于先天道盟一紙懸賞,都開始風起云涌起來。

    而御龍閣的楚凌還不知道這些消息,此時他剛起床,又把幾顆玄靈丹化入水中,開始澆著靈藥。

    外面,引擎聲響起,楚凌看去,正是錢老的勞斯萊斯座駕。

    錢老匆匆下來,看向楚凌,見他還在澆花,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安心的表情。

    “楚先生,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楚凌把錢興請了進來,錢興看著楚凌,嘆了口氣,“楚先生,您對我錢家有大恩,對抗鄭家這樣的大事也不告訴老朽一聲,老朽定會傾力相助。”

    “不必在意。”楚凌笑笑,在他眼中,鄭家不過是土雞瓦狗,又何用他動用錢家,何用動用全部的力量。

    錢興此時羞愧難當,這幾天,他都在處理錢家的事情,江北不少家族都在對著錢家發難,讓他應對不暇,現在想來,恐怕那些家族也是見鄭家要對付楚凌,也對站在楚凌這一邊的錢家厲加打壓。

    結果楚凌一人剿滅鄭家,刀斬鄭燕南,并且屠滅鄭家嫡系一脈,讓整個鄭家在頃刻之間分崩離析,傾倒而塌,隨著楚凌滅鄭家,他們錢家的危機自然解除。

    “楚先生,錢某今日擺下酒宴,為楚先生慶功,還請楚先生務必賞臉。”

    楚凌點了點頭,“錢老客氣了。”

    正說著,外面孫凱帶著一個女孩走了進來。

    不是別人,正是舒凝玉。

    此時舒凝玉捧著手中的五百年老藥遞給楚凌,“冥王,這是我們舒家答應的東西,還有這一株老藥,是我舒家家主要我帶給您的。”

    她說著,把手中的東西遞給楚凌,她舒家可不敢瞎楚凌的東西,畢竟冥王太過于恐怖,三刀斬殺柳啟!

    實力震撼江北!

    同樣震撼那一天在場的一眾達官顯貴。

    楚凌看著老藥,點了點頭,不過他現在有靈藥閣所有藥材,倒還真不缺老藥,不過來者是客。

    “既然錢老為我擺下慶功宴,那不如我們一同去吧。”

    眾人上車,朝著長江邊的江居五星級酒店而去。

    楚凌剛下車,便是有兩道疾風而來,楚凌眸子一緊,以為是來敵,反手便是單手探出,但是下一刻看著面前之人,趕緊收了回來。

    咚!

    小巧的身影直直撲進楚凌懷中,隨后抬頭看著楚凌,一雙水汪汪大眼睛飽含淚花,如同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孫凱看著這個場面可是嚇了一跳,看著穿著臟兮兮衣服的兩人,還以為是路上討飯的纏上來了,剛準備叫旁邊的保鏢把他們拉開,眼睛一瞪,心中猛地一顫,準備出口的話也是戛然而止。

    這他哪敢啊!

    這兩個,赫然就是那天在神農山幫他們解決一眾半步宗師的師兄妹!

    那一天,那青年如同如同洪水猛獸一般,一人連斬幾個半步宗師,這個女孩更是恐怖,幾下便把癲狂的青年捆成了粽子,直接背走了。

    可是他們現在身上臟兮兮,比起路上要飯的看起來都要凄慘,他們究竟經歷了什么,他們不是實力強大的武者嗎,怎么會淪落到這般地步。

    “大哥哥,我們終于找到你了。”

    女孩撲在楚凌懷中,一把鼻涕一把淚,心酸地不得了,把眼淚鼻涕全都擦在楚凌身上。

    楚凌:“......”

    老子這一身阿瑪尼西裝啊。

    第一次穿出來就染上血腥氣,第二次就被抹上眼淚鼻涕。

    豈是一個慘字了得。

    正當楚凌心中叫慘的時候,豈知他們兩個更是凄慘無比。

    他們為了尋找楚凌,四處打探消息,最后知道楚凌身在武陽,卻沒有路費,也沒有伙食費,加上師兄不讓她去搶別人東西,他們也不會去討飯,吃嗟來之食,只能去工地搬了幾天磚,才湊到了路費趕了過來。

    這一身衣服也都是灰塵,連飯都沒得吃,更不用說儀容儀表了,誠如孫凱所說,比起要飯的都要凄慘,要是他們去鬧市區,擺上個碗,恐怕日入幾千都是少的。

    慘啊慘。

    楚凌聽著女孩的哭訴,有些絕望,這兩個,恐怕是混的最慘的宗師了吧,淪落到去工地搬磚,還餓成這副模樣。

    不過,楚凌下一刻卻點了點頭,輕笑一聲,他摸摸女孩的腦袋。

    “乖,別哭了。”

    楚凌嘴角揚起一抹笑,搓了搓鼻子,搭著女孩的肩膀,“給你們一個吃白面饃的活,干不干?”

    那模樣,如同誘拐小朋友的壞叔叔。

    白面饃?

    餓的前胸貼后背的女孩聽著三個字,眼睛頓時發光起來。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