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修仙世界 > 正文 第1002章 遲來的人
    周凡走去將那面首會道境修士的符袋收起,他沒有來得及細看,而是急急向著前方抬頭看去。

    但前方早已空空如也,那兩個巨大噩夢怪譎都不見了身影。

    周凡剛才全神貫注與那道境修士廝殺,卻沒有留意那邊發生的事情。

    他臉色微變,向著前方奔去,很快就發現原來被他殺死的那噩夢怪譎處的尸體也不見了。

    在廢墟處,黃不覺、沈靖帶著諸多武者滿臉疲憊站著。

    因為一片黑暗,所以他們也不知道在不遠處的剛才,周凡與一個道境修士在廝殺。

    “噩夢怪譎呢?”周凡怔了一下過來問。

    “逃走了。”沈靖嘆了口氣道。

    “你殺死一個噩夢怪譎之后,去了哪里?”黃不覺沒有責怪之意,只是不解問,今夜周凡可是一人獨自纏住了一個噩夢怪譎,并還殺死了那個噩夢怪譎。

    這樣的人當然不會在關鍵時候退縮。

    “有一個武者想殺我,我被纏得無法分身。”周凡面露無奈道。

    “知道是誰嗎?”黃不覺問。

    “不知道,讓他逃了。”周凡道。

    面首會的事周凡不想讓人知道,畢竟這牽涉到那個九靈環的盒子,而且那個人可是道境修士,說出去太過驚世駭俗了。

    黃不覺沒有再多問,他感到很頭痛。

    今夜高象城損失慘重,四個區域處處廢墟,死傷更是數不清。

    即使在事發之時,儀鸞司就讓高象縣衙打開了所有城門,讓民眾得以逃出城,但那時候還是太遲了,短短時間,無數人在這場災難之中死去。

    儀鸞司府沒有受損,但所有人都是忙碌了起來,與縣衙還有巡邏隊開始了救援工作。

    儀鸞司府為此激活了城墻的符陣,讓符陣照亮了整個高象城,否則在黑暗中,想尋出廢墟中受傷的人很麻煩。

    要是等天亮,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到那時,都不知要有多少受傷的人因為時間的拖延而死去。

    繁華熱鬧的高象城,處處悲鳴之音。

    周凡與四位四鎮使正坐在集議室內,每一個人都臉色凝重。

    鎮南使聞蹄臉色慘白,他不慎遭到噩夢怪譎一擊,差點連命都沒有了,現在才恢復了一些。

    “聞蹄大師,你先去休息吧。”黃不覺輕聲說道。

    只是聞蹄搖了搖頭,嘆息道:“阿彌陀佛,貧僧無礙,我們還是說正事吧。”

    “周撫司,你確認你對付的那個噩夢怪譎已經死了嗎?”黃不覺先是看著周凡問。

    “我確認它已經沒有了生機。”周凡緩緩道:“只要不是那種能夠死而復生的怪譎,它應該是死了。”

    黃不覺微微點頭道:“那就是死了一只,重傷了一只,還有一只輕傷。”

    周凡也是剛剛才知道,他被道境修士襲擊期間,那兩只怪譎拼死前沖,最終被黃不覺沈靖聯手重傷了一只,而另一只因為聞蹄受傷,人手不足,反而無可奈何。

    最后這兩個怪譎沖到了那只死去怪譎的身前,它們兩個都是伸出了自己的三根觸須與那只死去怪譎的相連。

    然后三只怪譎一起化作藍綠光芒瞬間消失了!

    這三只怪譎要觸須連在一起,才能徹底隱匿,當然,這可能是它們成熟之后才需要如此,現在還無法確認。

    經過一番苦戰,無法殺死三只怪譎,讓眾人心情都很沉重。

    今夜的情況特殊,它們因為剛剛成熟,才會突然在他們眼前暴露身影,并且還很沖動對高象城發動了襲擊。

    以后就未必能有這樣的機會,它們要是還似以前那樣躲藏起來,偷偷獵食人類,那就麻煩了。

    他們都已經知道,那些怪譎最棘手的地方在于一張開它們的翅膀,那所有人的人魂就會被攝住,再也難以知道發生什么事情。

    也就是說周凡之前的方法不會起到很好的效果。

    “它們究竟藏到什么地方去了?”沈靖不解地問。

    就在這時集議室的門被敲響。

    “什么事?”黃不覺問。

    “稟各位大人,白象寺主持圓海大師求見。”門外的小吏連忙回道。

    一直沒有現身的圓海來了?

    眾人面面相覷,心思各異。

    按理來說,圓海在三只噩夢怪譎攻入城中時就應該出現,要是圓海在,今夜的損失就不會這么大。

    只是圓海現在才來,這又是為什么呢?

    “快請他進來。”黃不覺掃了一眼眾人,他開口說道。

    很快圓海就走進了集議室,周凡他們看過去。

    圓海表情平靜,他的身上也沒有看出任何的問題。

    “大師。”黃不覺他們都是站起來與圓海行禮。

    沒有人出言指責什么,因為大佛寺本來就不是官家機構,幫不幫都沒有問題。

    “阿彌陀佛,諸位不用客氣,都坐下吧。”圓海讓周凡他們都坐下來。

    黃不覺邀請圓海坐主位,但圓海只是坐在了黃不覺的身旁。

    周凡他們這才坐了下來。

    “阿彌陀佛。”圓海面露悲憫道:“高象城被怪譎弄成這樣與貧僧遲遲無法來援有很大關系,貧僧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此次事了,貧僧將會辭去白象寺主持一職,專心為那些死去的亡魂念經,以安撫他們在天之靈。”

    周凡他們一怔,連忙勸慰起來。

    只是圓海揮了揮寬大的僧袍打斷道:“諸位不用再勸,要不這樣做,貧僧心中難安,貧僧還欠諸位一個解釋,貧僧之所以遲遲沒有到城內來,是因為過來途中遇到了一個道境修士。”

    “他攔住了貧僧,貧僧與他一番苦斗,卻是無法拿下他,最后還被他逃走了。”

    圓海說到這里又嘆了口氣,他眉眼之間隱含怒意。

    周凡他們沉默,沒有人懷疑圓海的話。

    不僅僅是他們都相信圓海的品行,更是因為這樣做,對圓海對白象寺對大佛寺都沒有任何的好處。

    只是那道境修士從哪里來呢?

    “大師,可看出那道境修士的來歷?”黃不覺怒聲問,“此人可以說是造成高象城這么大損失的主要原因,要是尋到他,絕不能饒了他。”

    高象儀鸞司府或許奈何不了一個道境修士,但對大魏官家來說,一個道境修士根本算不了什么。

    “看不出。”圓海搖頭道:“他身穿黑衣,還利用術法遮住了臉,看上去就是一個無面之人。”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