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正文 第1117章 親事
    次日一大早,鐘毅就應邀來到肖家大院。

    這也是肖咸昌所要求的,在作為鄞江鄉紳跟鐘毅談判之前,他想先跟鐘毅私下里見上一面,商量點私事。

    “肖老先生。”鐘毅恭敬的致以晚輩禮。

    “鐘市長不必如此客氣。”肖咸昌擺擺手,又道,“請坐吧。”

    “謝老先生。”鐘毅道了一聲謝,然后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

    看著鐘毅筆挺的身姿,肖咸昌微微點頭,目中露出贊賞之色。

    其實,今天找鐘毅來,肖咸昌還真就是為了私事,確切點說,肖咸昌這一次從上海趕回鄞江老家,就是為這來的!

    這事,不是別的事情,就是肖冰的親事。

    自從出了巖頭村的事,整個肖家上下就沒人不知肖冰的心事。

    顯然,肖冰對于鐘毅早已經是情根深種,不可能再走得出來。

    那天在肖冰出院之后,肖咸恩提了一嘴,說是要盡快給她定一門親事,結果肖冰立刻就以死相逼!

    為此,父女倆的關系已經鬧得十分之僵。

    要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肖咸恩也不用將肖咸昌從上海請回來。

    因為相比他這個父親,肖冰反而更愿意聽她大伯肖咸昌的話。

    不過,肖咸恩的態度還是很堅決,堅決不同意肖冰嫁給鐘毅。

    但是從肖冰那里已經是不可能做通工作,所以就只能從鐘毅這邊使勁。

    看著鐘毅,肖咸昌一時有些猶豫,這其實已經是兩人的第二次見面了。

    上次月湖商業用地公開拍賣之時,兩人就曾經見過一面,不過那時候只是匆匆一面,兩人并沒有深談,所以印象并不是很深。

    但是現在,兩人卻是近距離面對。

    看著鐘毅,肖咸昌不由微微頷首。

    別的不說,至少從人才方面來說,鐘毅真的是無可挑剔,所以也就難怪他那個一向眼高于頂的寶貝侄女會看上他。

    捋了捋須,肖咸昌道:“鐘市長,我聽說你跟孫立人將軍交情菲淺?”

    也真是難為了肖咸昌,為也當好這個說客,還特意讓人查了鐘毅的交際圈,才終于找到了孫立人這么一個切入點。

    鐘毅感到有些懵,當下點點頭道:“是,我和撫民兄乃是生死至交。”

    肖咸昌接著說道:“那么鐘市長可知道,孫立人將軍娶了房姨太太?”

    鐘毅眉頭一蹙道:“這不能算姨太太吧?據我所知,撫民兄的原配乃是父母包辦婚姻,兩人之間并沒有感情,但是他與張晶英卻屬于自由戀愛。”

    “好吧,就算孫立人將軍沒娶姨太太吧。”肖咸昌擺了擺手,又道,“但是在你們國民黨的高級將領中間,娶一房乃至多房姨太太的大有人在,你對此怎么看?”

    鐘毅不假思索的說道:“這是封建殘余,已經與現在這個時代不符,所以理應摒棄這樣的陋習,何況校長和夫人也在提倡新生活運動,所以我的觀點很明確,一夫一妻多妾制是對女性的極大侮辱,應該堅決予以抵制。”

    肖咸昌輕輕頷首,心中的念頭卻更加堅定。

    跟肖咸恩不一樣,肖咸昌其實是贊同肖冰嫁給鐘毅的。

    盡管鐘毅已經娶了張家的五小姐,但那又怎樣?架不住肖冰喜歡!

    明眼人都看得出,肖冰愛鐘毅已經愛到骨子里,如果非要把她和鐘毅拆散,再讓她嫁給別家子弟,不僅是害了別人家的子弟,更害了肖冰!

    一旦肖冰最終架不住家族的壓力,按照家里的安排嫁人并且生子,那么她最終的命運很可能會跟唐婉差不多,在對至愛之人的無限思念中郁郁而終。

    肖咸昌可不希望他唯一的侄女落個唐婉一樣的悲慘結局。

    而鐘毅對于中國傳統婚姻觀念的批判態度,更堅定了肖咸昌的這一想法。

    肖咸昌原本還擔心鐘毅會輕視肖冰,但是從鐘毅的態度就足可以看得出,這是一位對女性極為尊重的男子漢,從他身上感受不到對女性的半點歧視!這點殊為難得!

    當下肖咸昌說道:“一夫一妻多妾制的確是對女性的極大的不尊重,但是事無絕對,有時候多娶一個平妻也還是可以考慮的嘛。”

    鐘毅聞言便一愣,心忖肖咸昌這是閑的嗎,怎么跟他說起這個來了?

    但是很快鐘毅便反應過來,肖咸昌該不會是在暗示他跟肖冰的事嗎?

    當下鐘毅忙說道:“肖老先生千萬不要誤會,我跟肖冰之間是清白的,并沒有像外面傳聞的那樣有什么曖昧……”

    “冰兒是我打小看著長大的,她是個什么樣的品性,我比誰都更清楚。”肖咸昌一擺手打斷鐘毅,又說道,“所以我相信,鐘市長跟她之間是清白的。”

    稍稍停頓了一下,肖咸昌又道:“但是我想說的是,鐘市長,不管你有意也好,無意也罷,你已經招惹到了我們家肖冰了,現在她對你已經是情根深種,此生不可能再嫁給別家男兒,你說應該怎么辦?”

    “我……”鐘毅聞言頓時語塞。

    肖咸昌這話,他真不知道該怎么接啊。

    輕哼了一聲,肖咸昌接著說道:“本來,武漢會戰結束之后,冰兒回到鄞江老家后,從此跟你斷了聯系,相信只要過得三年五載,慢慢也就把你給忘了,這樣的話,她就還有可能嫁人生子,過正常女子的生活,但是偏偏在這個時候你來了鄞江。”

    “你來鄞江就來吧,只要不來招惹我們家冰兒,就沒什么事。”

    “可你千不該萬不該,又讓他出任什么宣傳部長,這下好了,你們兩個朝夕相對,耳鬢廝磨的,我們家冰兒又舊情復燃了,現在鬧成這局面,鐘市長,真不是我為難你,你必須對此負責,你必須給我們家一個交待!”

    鐘毅額頭上的冷汗都下來,道:“肖老先生,這個……”

    肖咸昌抖了抖身上的長袍,道:“鐘市長,今天咱們就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你要是不能給我家肖冰一個交待,我們肖家是絕不可能配合市府工作的!不僅肖家不配合,還要發動跟我們肖家交善的家族,一起抵制市府的工作!”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