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最佳贅婿 > 正文 第638章 精通各種古玩的何總
    嗯?“

    林羽眉頭一蹙,頗有些驚訝,疑惑道,“你是說,你遇到了一模一樣的古玩或者字畫?!“

    “古玩,和,字畫!“

    周辰特地重重的把林羽所說的“或“字更改了一下,滿臉苦澀,感覺都快要哭出來了。

    “什……什么?!“

    林羽睜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向來處變不驚的他,這次也深深的被震撼到了,“你是說,你不只遇到了兩幅一模一樣的字畫真跡,同時還遇到了一模一樣的古玩真品?!“

    “不錯,一副畫,一件筆洗!“

    周辰搖頭嘆了口氣,說道,“我這樣跟你說也說不明白,你還是跟我一起去公司看看吧!“

    林羽面色凝重的點點頭。說道,“好,我跟你去看看!“

    他眉頭緊鎖,實在想不到竟然還有如此奇怪的事情,內心感覺這件事事有蹊蹺,同時又大惑不解,暗想會不會是周辰那邊的鑒寶師水平不夠,看不出兩者之間的差別。

    兩人說好之后便急匆匆的往外走去。

    “哎呀,小辰,你這幅畫實在是太好了。我真是愛不釋手,你要是不介意的話,直接賣給我吧!“

    江敬仁此時笑呵呵的迎了上來,熱切的說道。

    “伯父,瞧您這話多見外。我這幅畫,就是專門為您買的,本來想著回清海的時候給您帶回去,既然現在您來京城了,我就直接給您帶了過來!“

    周辰沖江敬仁笑著說道,言辭懇切,不像客套。

    “哎呀,這么重的厚禮,我怎么敢當啊!不行不行,我必須給你錢,否則我不能要!“

    江敬仁話雖這么說,但是嘴上卻笑得合不攏嘴,他知道,人家這完全是看在自己這女婿的面子上啊,越發的為自己的女婿感到自豪。

    “伯父,您就別跟我客氣了,只要家榮幫我把這次這麻煩解決了,我就是再送您一幅字畫,也算不了什么!“

    周辰搖搖頭,苦笑了一下。

    “怎么了,小辰,遇到什么麻煩了?“

    江敬仁聞言立馬關切的問道。

    “對了,江伯父,您在古玩字畫這方面,也浸淫多年了吧?!“

    周辰突然想起來江敬仁在古玩字畫收藏界也是混了數十年了。不由眼前一亮,想問問他有沒有見過這種情形。

    “那是,不是跟你們吹,我玩這玩意兒的時候,你們都還不知道在哪兒!“

    江敬仁一挺胸膛,傲然的說道,雖然他在字畫古玩方面的造詣不深,但是確實接觸了很多年了。

    “那您見沒見過兩幅完全一樣的字畫,而且……都是真跡?!“

    周辰說出來的時候自己感覺都相信。

    “兩幅一模一樣的真跡?這怎么可能呢!“

    江敬仁聞言面色一變,急忙說道。“不瞞你們說,我倒是接觸過很多古玩復刻大師,但就算號稱一比一百分百復刻的,只要仔細查找,也能找出馬腳!“

    “那要不您也跟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吧!“

    周辰見江敬仁也沒遇到過這種情況,不由有些泄氣,搖頭苦笑。

    “好,那我也一起過去!“

    江敬仁作為一個古玩狂熱愛好者,碰到這種情況自然無比的感興趣,想跟著一起過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家榮啊,晚上記得回來吃飯,叫著小辰和玉軒,我們晚上包餃子!“

    在廚房和秦秀嵐準備餃子餡兒的李素琴聽到動靜趕緊出來喊了林羽他們一聲。

    林羽答應一聲,便跟周辰和老丈人一起出了門。

    周辰公司所在的辦公樓位于京城市里的一棟高檔辦公大樓里面,他自己這一家公司,便占了足足兩層,而且裝修的十分豪華,員工眾多,其中一層的辦公大廳,足足有上百人。

    江敬仁還是頭一次來這么高逼格的公司。不由感嘆道,“哎呀,小辰,你這公司夠大的啊!“

    “伯父,您就別取笑我了。我這個跟家榮那獨占一棟大廈的榮沁美顏差的遠呢!“

    周辰搖頭笑了笑,接著沖迎上來的主管沉聲道,“去,取鑰匙,帶我們去保險庫!“

    “是!“

    主管急忙答應一聲。回身跑去取鑰匙,接著帶著周辰和林羽他們朝著公司最內側的保鮮庫走去。

    這是周辰公司的主保險庫,先前作為過銀行的保險庫,十分的安全。

    經過第一道門的時候只見外面站著四個身著西服、身材健壯的保安,見到周辰后齊齊鞠了一躬,恭敬道:“周總好!“

    林羽掃了這幾人一眼,見他們身材健碩,雙手粗糙,知道他們肯定不是普通的保鏢。

    “這是我們公司的何總,也是我的好兄弟,跟我有一樣的權限,可以隨意進出這里,你們記住了,都好好認認!“

    周辰沉聲跟他們介紹了下林羽。

    “是,何總好!“

    幾個健壯男子又給林羽鞠了一躬。

    林羽沖他們溫和的笑了笑。一旁的江敬仁倒是猛地挺直了腰桿,自豪不已。

    因為這里的安保設置的非常嚴格,那個主管足足刷了三次指紋和瞳孔識別,才帶著他們進到了最里面的保險庫大門前。

    周辰從他手里接過鑰匙,插進鎖孔一扭,接著通過自己的瞳孔識別后,才輸入密碼。

    “吧嗒!“

    厚重的金庫大門這才一聲脆響,緩緩滑開。

    “家榮,伯父,快請!“

    周辰招呼了林羽和江敬仁一聲,接著回身沖那那主管吩咐道,“去,把陳大師和齊大師叫過來!“

    “是!“

    主管答應一聲,趕緊往回跑去。

    “哎呦,小辰,你……你這里簡直就……就是個藏……藏寶閣啊!“

    江敬仁一進門,便看到了擺放在水晶玻璃展柜里琳瑯滿目的各色藏品,頓時眼中光芒大盛,迫說話都顫抖了起來,迫不及待的沖了進去。宛如一個第一次進游樂園的小男孩,既興奮又新奇。

    林羽看到自己老丈人開心的像一個孩子,不由搖頭笑了笑,不過他也是第一次來這種擺滿藏品的保鮮庫,也不由有些被震驚到了。

    只見這保險庫面積特別大,整個墻面和天花板都是用厚重的鋼合金鍛造的,密不透風,連只蒼蠅也別想飛進來,跟他待過的軍情處審訊室有的一比!

    保險庫兩側則是特制的木質擺架,擺放著一些字畫、瓷瓶、玉器等各色各樣的藏品。而中間則擺上了長長的兩排水晶玻璃柜,每一件柜子里都用指紋鎖鎖著一件珍貴的文物。

    毫無疑問,相比較擺架上的這些,水晶玻璃柜里的藏品要珍貴的多。

    這一屋子的藏品,單論價值。恐怕比銀行的金庫要貴重的多的多。

    “周總,您來了!“

    這時從外面匆匆進來了三個身影,除了剛才那位主管,還有兩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兩人身都上帶著一股知識分子的氣質。

    “陳大師,齊大師,你們來了!“

    周辰趕緊跟林羽介紹了一番,“家榮,這位是陳大師,是京城屈指可數的玉、瓷鑒定大師!這這位是齊大師,是京城聞名遐邇的字畫鑒定大師,毫不夸張的講,兩位大師的水平在自己所擅長的種類中,皆都排在華夏的前三位!“

    “不敢當,不敢當!“

    兩個老人聽到周辰這話齊齊擺手。不過臉上卻都浮現出一股倨傲的神色,顯然都對周辰的夸贊十分滿意。

    “這位就是我常跟你們提起的我們公司的何總,是我們公司的另一位老板!“

    周辰趕緊跟兩個老人介紹道。

    “何總好!“

    兩個老人倒是客氣的跟林羽打了個招呼。

    “何總在各種古玩、字畫方面,都有著極深的造詣,整個古玩界。可以說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周辰笑著介紹了林羽一番,其實他知道自己這話絕對沒有絲毫的夸張,古玩界林林總總、各色各樣的物件,似乎沒有林羽不懂的。

    “呵呵,何總原來這么全能啊,在古玩界,我還真沒結果各種古玩都精通的人物呢,今天倒是可以好好的開開眼了!“

    陳大師聽到周辰這話臉色微微一變,呵呵的一笑,語氣有些譏諷的說道。

    雖然他受雇與周辰的公司,但身份也只是特別顧問,并不是周辰公司的專屬員工,所以他也不怕得罪林羽和周辰,而且像他這種級別的人,多少有些清高和孤傲,聽到周辰對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如此夸贊,他自然覺得周辰是在刻意追捧林羽,心里感覺十分的不服氣,所以忍不住出言譏諷。

    手機看書,盡在·無名手機版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