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 第517章 一般的殺人狂可不敢跟您比(下)
    “那你覺得三號就符合一個正常人的思維了嗎?”范聰雙手捂著額頭,將頭發捋了上去。

    “還好,在有尸體的房間睡一晚上,對大多數人來說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陳歌示意范聰坐旁邊好好看:“觀棋不語真君子,你少說話,我也要認真起來了。”

    這個游戲成功引起了陳歌的興趣。

    “你可別隨便操作啊!我懷疑游戲里面住著一個鬼,要是把它放出來,到時候你跑了,我們兄弟倆可咋辦啊!”范聰哭喪著一張臉,他看到陳歌認真的表情,心里感覺很不踏實。

    “不會的。”陳歌不再搭理范聰,操控小布在屋子里轉悠。

    客廳躺著繼父的尸體,還在往外流血,選擇了三號選項后,游戲里的小布就好像完全看不見自己繼父的尸體一樣,在屋子里走來走去。

    “她家住的房子還挺大,我很好奇小布的父母是做什么的?還有她母親的睡衣里為什么會有地牢鑰匙?”陳歌對劇情越來越好奇,他操控小布進入衛生間,對話框再次彈出——你看了鏡子一眼,發現鏡子里沒有你的身影,你慌忙退了出來。

    “鏡子照不出小布的身影?小布是鬼?還是說鏡子里面住著一個鬼?”陳歌沒有糾結這個問題,又進入臥室,他剛推開門,對話框就彈了出來——你聽見臥室墻上有“咚、咚”的聲音,似乎是從隔壁傳來的,接下來你準備怎么做?

    一:對方是在求助,立刻報警。

    二:打開窗戶翻過去看看。

    三:不管她,睡覺。

    “陳老板,這聲音就是女鬼發出來的,她的頭一直在墻壁上彈動,你選擇一的話,拿起電話會傳出女鬼的聲音;選擇二,翻到一半女鬼會打開窗進來;所以只能選擇三,不過三也是一個必死選項,半夜的時候,咚咚聲消失,你睜開眼會發現女鬼的頭從墻那邊穿了過來。”范聰已經提前給陳歌劇透:“所有選項我都試了,根本沒有存活的機會。”

    陳歌想了想還是選擇了三:“半夜女鬼的頭才會過來,現在還有掙扎的機會。”

    選了三后,陳歌又在床頭抽屜里找到了針線和布匹,這應該是將繼父做成布娃娃的工具:“細節設計的很到位,我現在都有點好奇第二個選項了。”

    陳歌正在后悔,屏幕下面又彈出了一個消息框——門鈴響了,有人站在門外。

    “這時候誰會過來?”陳歌操控小布來到客廳門口,屏幕上彈出三個選項——來者自稱警察,他接到小區里居民報案,說有人目擊到一起兇殺案,請你配合調查,接下來你會怎么做?

    一:打開門,配合警方調查,抓住兇手,為繼父報仇。

    二:告訴他繼父已經被你搶救過來,變成了布娃娃。

    三:不管他,睡覺。

    看著屏幕上的三個選項,陳歌這次好好思索了一會:“門外那個家伙應該不是警察,很可能是剛才小布遇到的雨衣男,也就是真正殺死她繼父的兇手。”

    “厲害,不愧是專業設計恐怖場景的。”范聰玩了幾次后才意識到這個問題,他發現自己和陳老板確實有很大的差距,這種差距不是智力上的,而是思維上的,陳老板總能很輕易的猜到殺人狂的想法。

    “電梯外面雨衣男和小布偶遇,想著要斬草除根,所以又拐回來準備殺掉小布,這才符合游戲陰暗的背景。”陳歌把鼠標滑到二號選項上:“繼父被搶救過來,這句話容易刺激到兇手,他在知道自己已經暴漏的情況下,肯定會發瘋,估計會采取暴力手段強行開門,小布只是個孩子,一刀必死的體質,穩妥起見,還是選擇三吧。”

    聽了陳歌的分析,范聰不由得點頭:“三選項是最合適的,不過等你熬到半夜,女鬼從旁邊過來的時候,你沒地方跑,只能離開家,到時候你一打開門會發現,那個殺人狂就站在門口,堵死了唯一的出路。”

    “也就是說我選擇了三選項后,門外假冒警察的兇手并沒有離開,而是一直守在門口,等我自己出去?”陳歌盯著屏幕:“這游戲設計的還真是絕望。”

    “是啊,所有選項都是必死的,沒有任何活路。”范聰抓著自己頭發,有些上火。

    “沒有任何活路倒不至于。”陳歌想了一會,操控小布打開了陽臺的窗戶,點擊背包,將剛才獲得的針線和布匹扔到窗外。

    “你這是在干什么?”范聰有點看不懂了。

    “吸引另一個殺人狂的注意,你不是說草叢里還有一個正在肢解受害者的變態嗎?”陳歌淡定的丟棄布匹,這也就是游戲里不能大喊,他身邊也沒有其他物品,要不他肯定會弄些重物丟下去。

    “吸引另一個殺人狂的注意?”范聰和范大德完全無法理解陳歌,這種思維方式已經完全不是一個層面上的了。

    “連環殺人狂都是孤獨的,大多都是獨狼,因為他們性格上存在缺陷,人越多他們就會越不安,他們能相信的永遠只有自己。在這種情況兩個殺人狂遇到,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是他們兩個大打出手。”陳歌扔了半天布,一個穿著廠服的男人從草叢里走出,他抬頭看了小布一眼。

    對視過后,陳歌立刻操控小布后撤:“接下來就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了。”

    “你確定他會上來?”范聰自己玩的時候,從沒有過這樣的操作,所以后面會發生什么,他也不清楚。

    “你不了解殺人狂,剛才對視的時候,他應該已經在數樓層、確定小布房間的位置了。斬草要除根,所以他一定會上來。”陳歌說完后似乎意識到了什么,又補充了一句:“我只是較為了解殺人狂的行為模式,你們可別誤會了。”

    他不解釋還好,說完后范聰和范大德汗毛都立了起來。

    范聰其實還好,范大德是徹底害怕了,作為旁觀者他的感受最深。

    同樣一款游戲,自己弟弟玩起來抓耳撓腮,痛苦、絕望,感覺都快要得抑郁癥了。

    但是陳歌玩起來就完全換了風格,不急不躁,甚至好像還從這樣一款游戲里找到了久違的樂趣。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