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 第455章 我不會輸的,除非我沒想過要贏(第二更)
?    高醫生抱著身受重傷的妻子,靠著血池,將一只手伸進白大褂當中。

    他勉強站立,模樣狼狽,任誰看都已經再無還手之力,可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高醫生臉上仍舊帶著笑容。

    他的笑,讓陳歌很不舒服。

    血色世界開始崩塌,血肉構成的墻壁、地面失去了色彩,血雨也似乎已經流干了。

    “你身上的每一只厲鬼我都清楚,包括第三病棟的門楠,我猜到了所有東西,這一幕在我腦海中出現過無數次。”高醫生從口袋里拿出一本被血液打濕、粘黏在一起的便簽本,隨手扔向陳歌。

    保險起見,陳歌并沒有伸手去接,任由便簽本掉落在地。

    本子攤開,陰風吹動,上面密密麻麻記錄了所有可能存在的情況,看日期,這些東西寫在幾天之前。

    “你讓我看這些干什么?證明自己并不是輸在了智商上嗎?”陳歌也有將重要東西記錄下來的習慣,從這一點來看,他和高醫生真的很像。

    “我只是想告訴你,這一切都是我設計好的,我想逼迫自己做出一個決定,一個只有在走投無路,徹底沒有翻盤希望時才會去做的決定。”高醫生再次把手伸進白大褂當中,從貼身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鋒利的手術刀。

    “五年時間,我做了無數次試驗,但都沒有辦法喚醒我的妻子。她丟失了所有記憶,我找不到她的靈魂,只能靠著命令她去做一些事情來欺騙自己。我知道從她被推進急救室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弄丟了她。”高醫生望著手術刀上映照出的人影,抱著自己的妻子,沒有高醫生的命令,他妻子表情稍有些呆滯:“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要找回她,一個很簡單的愿望而已。”

    站直身體,在高醫生說話的時候,周圍那無數的尸體當中不斷有黑色的絲線爬出,鉆進他的身體。

    那些黑線帶著濃濃的惡意,完全是由絕望和各種負面情緒構成。

    “這一天終究還是到來了,比我預想中快了許多,我原本準備等到小雪結婚后再做這個決定的。”

    “你到底想要表達什么?”高醫生情緒不是太對,陳歌在暗中呼喚張雅。

    “其實這片血色世界里,還隱藏著一個厲鬼。”高醫生雙眸平靜的嚇人。

    “還有一個厲鬼?”

    黑線不斷鉆入高醫生的身體,那上百條被怪談協會殺死、充斥著絕望、痛苦的殘尸也開始消融,最后全部化為黑線鉆入高醫生體內,他承受了門后世界全部的負面情緒。

    “陳歌,你去過活棺村,應該知道的,推門人死后將成為最恐怖的厲鬼。”高醫生揚起了手術刀,黑色的絲線在他雙眸之中狂舞,眼白消失,一雙眼睛完全變成了黑色:“其實我也很好奇,紅衣之上,究竟是什么!”

    鋒利的手術刀對著自己身體落下,高醫生很清楚刺入什么地方可以一擊斃命!

    銀色的刀鋒向下落去,距離的太遠,沒有人能夠在這時候阻擋他。

    太突然了,陳歌也沒想到高醫生最后的一張底牌竟然會是他自己,怪不得他能夠一直保持平靜,他已經做好了所有準備。

    “這片血色世界的最后一個厲鬼,就是推開了這扇門的高醫生。”陳歌遠遠的看著對方,張雅的黑發纏向高醫生手臂時,對方的刀子已經刺破了自己的皮膚。

    誰都來不及阻止,在陳歌都要放棄的時候,手術室門口傳來了一個女孩聲嘶力竭的叫喊。

    “爸!”

    熟悉的聲音,讓陳歌想到了一個人,但對方從未用過這樣的語調說話,他印象中那個女孩對什么都很冷淡,總是用一層堅硬的外殼包裹住自己的心。

    回頭看去,手術室門中間站著一個皮膚蒼白的女孩,她看著高醫生,雙眼紅腫,五指緊緊的攥在一起。

    在這女孩后面,還有一高一矮兩個火化場工人縮著脖子,雙腿打顫,慢慢走出。

    “高汝雪?”陳歌腦子一轉,想起自己在進入地下尸庫前去找過高汝雪,他走的時候,還給睡著的高汝雪蓋上了薄毯。

    聽到高汝雪的聲音,高醫生握刀的手頓了一下,刀尖沒入胸口五分之一。

    不過他并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完全漆黑的眼睛中有兩種不同的情緒在激烈爭斗,刀子還在一寸寸刺入他胸口。

    高汝雪看到這一切,哭喊著,瘋了一樣朝著高醫生跑去。

    手術刀還在向著心口刺入,直到刀子進入三分之一的時候,五根纖細的手指從高醫生懷中伸出,輕輕握住了他拿刀的手。

    身體一震,高醫生漆黑的眼眸中浮現出一絲清明,他不可思議的看向自己懷中的女人。

    這一刻,他并沒有對那女人下達任何命令。

    一人一尸好像凝固了一樣,高汝雪也在此時跑了過去,帶著活人體溫的手死死抓住了高醫生的手。

    “跟我回家吧。”

    手背上傳來一絲溫暖,高醫生怔怔的看著懷里的妻子,那五根纖細的手指搭在他和高汝雪中間,似乎是想要同時抓住他們兩個。

    眼中的黑色絲線被暫時壓制住了,眼白慢慢浮現出來,高醫生松開了握刀的手,抓住妻子的手指,然后又朝高汝雪看了一眼。

    “這還是你第一次喊我……”

    “我一直都清楚你在做什么,我想要幫你保守這個秘密,我不敢跟任何人開口說話,我連睡覺的時候都不踏實,怕做夢的時候把見到的一切說出來!”高汝雪性格冷淡,不喜歡和人交流,她直到這時候才說出原因,這些秘密在她心里積壓了太久。

    “我知道。”高醫生整個過程中沒有去主動觸碰高汝雪,他似乎是害怕把不詳帶給眼前的女孩。

    “爸,我們回家吧。”高汝雪抓住高醫生滿是鮮血的白大褂,用一種幾乎是乞求的語氣。

    搖了搖頭,高醫生手臂用力,將妻子抱在懷中:“從五年前我推開這扇門開始,就已經回不去了。”

    他轉動視線看向陳歌,手掌又握住了心口的手術刀。

    血液順著傷口流出,高醫生眼底的瘋狂慢慢消退,他看著陳歌就像是第一次在芳華苑小區門口遇到時那樣,成熟自信,但聲音透著一絲復雜的情緒:“我應該是唯一看懂了你的人,你的所有反應我在一星期前就已經全部預料到了。我不可能輸的,除非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想過要贏。”

    他手掌用力,將心口的手術刀慢慢拔出。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