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責問
    衛寒山走后,姜濤然沖著楚休苦笑著搖搖頭道:“楚兄,這次你鬧的事情貌似有些大啊,一般來說巡察使之間的爭端是不會上報給魏大人的,不過這次你貌似是給衛寒山給惹急了,竟然把事情給捅到了魏大人那里去。”

    楚休所做的事情對他來說是幾乎沒有什么影響的,每個巡察使都有著自己撈錢的手段,姜濤然為人比較油滑,做事也是更為隱蔽。

    表面上他自然也是收取著手下州府那些武林勢力的賄賂,但實際上他卻是暗地里扶持著一個小世家,專門干走私的生意,所得的財物可都是歸他所有,所以其他那些宗門世家到底是怎么想的,跟他也沒有多少關系。

    他出現在這里只不過是想來渾水摸魚的,衛寒山那邊若是能把楚休弄走,建州府他也有興趣。

    反之楚休若是讓衛寒山丟了臉面,他的心情也不錯,因為他跟衛寒山的關系也算不得好,商州府有一部分跟他麟州府接壤,雙方的沖突可也是不少。

    看著姜濤然,楚休淡淡道:“魏大人那里我會去解釋的,衛寒山不滿又能怎樣?同為巡察使,他還能吃了我?”

    姜濤然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莫名的笑容道:“那行,我便等著看楚大人你的應對了。”

    說完之后,姜濤然也是直接離去。

    議事廳外,杜廣仲等人走出來,面帶愁容道:“大人,衛寒山若是一旦把這件事情捅到魏九端大人那里,這可是一個很大的麻煩啊。”

    巡察使之所以名為巡察使,本身也代表著這個位置有著巡視一方的權力。

    但你只是一個巡視者,而不是管理者,楚休背著魏九端做出這么大的事情來,難保魏九端不會發怒。

    楚休問道:“你可還記得我讓你把滅了江家的東西分出來一半嗎?”

    杜廣仲愣了愣道:“是啊,不過那些不應該是上繳關中刑堂的嗎?”

    楚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明之意道:“那是準備上交給魏大人的,在這關西之地,魏大人所代表的就是關中刑堂。”

    杜廣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們貌似猜到了什么。

    …………………

    衛寒山的話并不是嚇唬楚休,他在楚休這里丟了顏面,以自己的力量竟然沒壓制住楚休,他當然要把事情捅到魏九端那里去。

    雖然說這種行為有種告狀的感覺,不過卻也是最管用的。

    雖然說楚休是楚源升舉薦入關中刑堂的,但這個巡察使的位置他若是坐不穩,那可就別怪魏九端不給楚源升面子了。

    三日之后,關西刑堂分部直接派人前來找楚休去分部議事,但實際上肯定是要責問他關于江家滅門的事情。

    等到楚休來到關西刑堂分部的議事廳時,除了魏九端以外,其余五名巡察使也在。

    除了衛寒山一臉惡意的看著楚休,其他人也是用一種奇異的目光打量著楚休。

    剛上任便滅了當地的一個大族,這種事情可是他們這種當了十多年巡察使的人都不敢做的,這楚休行事也未免太過膽大包天了一些吧?

    魏九端坐在主位之上,雖然蒼老,但目光卻是如同鷹隼一般的銳利。

    就連他自己都沒想到,楚休這個依靠的楚源升舉薦進入關中刑堂的巡察使竟然如此的大膽,剛剛接任巡察使的位置便滅了一個不弱的世家。

    其實關中刑堂破家滅門的事情沒少做,特別是在關思羽接掌關中刑堂之后。

    昔日楚狂歌掌控關中刑堂時,關中刑堂立足關中靠的是楚狂歌的個人魅力,關中之地無論是刑堂中人還是那些世家宗門,都對楚狂歌服服帖帖,哪怕就算是有人心中有些小算計,也是不敢露出水面。

    而到了關思羽執掌關中刑堂時,靠的則是嚴苛的刑罰,任何違背關中刑堂法紀者,他哪怕是他的親傳弟子都不能幸免,所以在那種時刻,關中之地一旦有不服刑堂法紀者,必將破家滅門,沒有半分留情。

    當然那只是三十年前,關思羽剛剛接掌關中刑堂的時候了。

    現在關中刑堂已經穩定,而且各地的巡察使和掌刑官都大權在握,跟當地的武林勢力都有著默契了,這種事情倒是有段時間沒有發生了。

    楚休干出這種事情,真正讓魏九端憤怒的是江家跟他還有著一些關系。

    昔日他壽辰之時江家曾經送他一尊珍貴的清心暖玉佛,這件事情魏九端可是記著的。

    結果這才過去多長時間,江家就被自己的手下給滅門了,這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讓其他關西之地的人怎么看他魏九端?

    目光直視著楚休,魏九端冷聲道:“楚休,這件事情我需要一個解釋!關中刑堂不是你能胡作非為的地方!”

    瞬間,一股凝重的威壓便向著楚休襲來,差點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其實論及實力,年老的魏九端自然不是天罪舵主的對手,但論及手中所掌握的權勢,天罪舵主卻是遠遠不如魏九端。

    天罪舵主在青龍會總部時只是獨行的殺手,后期雖然執掌天罪分舵,但手下卻只有那么百余人,甚至還沒有現在楚休手下的人多。

    而魏九端卻是獨掌關西之地大權幾十年,資歷甚至要比堂主關思羽都深,手下捕頭捕快成千上萬,都是江湖精銳,這種權勢在身,常年身居高位的魏九端自然能養出要比天罪舵主都強大的氣勢。

    在魏九端的壓力下,楚休站出來拱拱手道:“大人,江家走私違禁品,罔顧關中刑堂法紀,罪責當誅,我這一切都是按照規矩來行事的!”

    魏九端還沒有說話,衛寒山便冷笑道:“規矩,你所謂的那些證據便是規矩嗎?楚休,你這是把我們都當白癡嗎?”

    楚休淡淡道:“我拿沒拿你當白癡先不說,魏大人在這里問話,哪有你在這里說話的份?還是你認為自己的地位已經高到能跟魏大人比了?”

    衛寒山被楚休的話噎的一頓,感受到魏九端望來的目光,他只得悻悻的冷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楚休沖著魏九端拱拱手道:“大人,滅江家乃是事出有因,只不過其中的原由涉及到一些隱秘,我想要單獨跟大人你匯報。”

    一聽這話,衛寒山頓時眉頭一皺,他不在眼前,天知道這楚休巧舌如簧,會說出什么詭辯之言來。

    不過方才魏九端已經對他插嘴很不滿了,衛寒山也不敢多說什么。

    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魏九端淡淡道:“跟我進來吧。”

    來到一間書房當中,魏九端冷冷道:“說吧,不過我提醒你,想好了再說!

    別以為我老糊涂了,這關中之地就不在我的掌握當中了,你在江家究竟干了些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楚休直接拱手道:“大人,滅了江家我的確是沒有證據,關中刑堂一些暗地里的規矩我也知道,這次滅門江家,我已經搜刮了江家所有的財物資源,其中一半我都會獻給大人您。”

    此言一出,魏九端頓時便愣住了。

    他猜到楚休會巧舌如簧的辯解,但卻怎么都沒猜到楚休竟然會說出這么一番話來。

    魏九端瞇著眼睛道:“你這是在賄賂我?我倒是沒想到,楚大俠舉薦進入關中刑堂的,竟然會是這樣的人。”

    楚休沉聲到:“我雖然是楚大俠舉薦到關中刑堂內的,但卻并不是那種認不清現實的人,上代巡察使方正元便是前車之鑒。

    剛正不阿可以,鐵面無私也可以,但前提卻是要有足夠的實力,我的實力不足,所以這一套,并不適合我。”

    魏九端打量著楚休,說實話,他還當真有些驚訝。

    他以為楚休能被楚源升舉薦到關中刑堂來,定然也是方正元那種角色,沒想到這楚休看的倒是很明白。

    只不過魏九端還是冷聲道:“江家一半的家產便想要把這件事情給糊弄過去,你怕是想的太簡單了!

    我也不妨跟你直說,江家的人很識趣,我也很滿意,結果你卻是擅自出手滅了江家,可曾把我放在眼里?

    這一次我若是不處置你,關西之地的武林勢力又該如何看我?關中刑堂是要講規矩的,明里的規矩是這樣,暗地里的規矩也是這樣。”

    楚休心中冷笑著,他這位頂頭上司的胃口還當真是大的很,江家一半的產業都填不飽他的胃口。

    不過現在的魏九端倒也符合楚休之前的猜測,這位已經年邁的掌刑官大人怕是已經徹底拋棄身為關中刑堂掌刑官的職責了,只考慮自己的利益。

    不過這對于楚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如果魏九端當真是公正嚴明,剛正不阿,楚休也不敢把事情做的這么絕。

    楚休對著魏九端一禮,面色一肅道:“魏大人,規矩是規矩,我這次動江家可不單單是因為江家對我不敬,還因為江家可是暗地里在損害著魏大人你的名聲。

    江家送了魏大人你一尊清心暖玉佛,結果暗地里江家卻是利用這點狐假虎威,在建州府胡作非為,都是打著魏大人你的名號。

    甚至江家還曾經在暗地里說過,錢都花了,他們當然要把魏大人你的剩余價值發揮到最大!”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