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055章 女鬼
?    網咖的燈,漸漸熄滅,視網膜上的殘留影像仍然有著紫色的殘影。

    環境突變,有的網民停止操作鼠標和鍵盤,有的則依然在虛擬世界中混戰。

    錢倉一與小鉆風馬上站起,即使這次停電只是一次意外,他們也不可能這樣想。三人靜待事態繼續發展,他們有的是時間等。

    噼里啪啦的聲音在網吧中響起。

    寓言定睛一看,隔著自己有一米遠的鍵盤竟然自己動了起來,鍵盤上的按鍵不斷被按下,仿佛有一個看不見的人坐在電腦前操作一樣。屏幕上的光標正在回復框中不斷后移,許多橫豎出現在回復框中。

    幾秒鐘后,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由筆畫組成的女鬼形象,這是一只趴在地上的女鬼,隨后女鬼開始在屏幕上爬了起來。

    寓言咽了口唾沫,還沒等他開口,噼里啪啦的聲音再次響起,與上一次不同,這一次的聲音更大更響,仿佛整個網咖的鍵盤都在響,甚至包括那些并未打開的電腦。

    “我們走!”錢倉一向門口走去,他沒必要在乎剩下的網費。

    如果說之前燈熄滅的時候還有一點疑惑,當鍵盤自己敲擊的時候,則無需再懷疑。

    寓言與小鉆風跟上錢倉一的腳步。

    來到玻璃對開大門前,錢倉一雙手握住把手,然后用力一拉,可是原本能夠輕易打開的大門卻仿佛被焊死了一樣,竟然紋絲不動。

    三人未曾注意的地方,由文字組成的鬼魂竟然在屏幕中轉頭,然后將右手伸向屏幕。一只青黑色的手緩緩從電腦屏幕中伸出,按在今天還未曾清理過的電腦桌上。

    越來越多的鬼魂從屏幕中爬出,相貌如同午夜兇鈴中身穿樸素白衣的貞子。

    眼前的一幕將坐在電腦前的人全都愣住,其中一人還探出頭對吧臺中的網管喊道:“網管,這怎么回事啊?你要不要來看看?”

    門口,錢倉一拿起一把椅子仍在了玻璃門上,然而易碎的玻璃門卻完好無損。

    “走窗戶。”錢倉一不打算再將時間浪費在門上。

    三人向窗戶走去,網咖的位置在二樓,窗外沒有防盜網,以三人的身體能力和多次跳樓的經驗,不用擔心會摔死或者崴腳。

    身后,傳來嘶吼和尖叫,沉浸在網絡世界的人終于將注意力完全拉回現實,他們即使再分不清狀況,也知道現在的情況根本不簡單。發現這一點之后,他們連忙向之前錢倉一三人驗證無法打開的玻璃大門走去。

    發現門無法打開之后,他們對玻璃門又打又踢,一些心理素質差的人甚至哭了起來。

    錢倉一將窗戶打開,他看了一眼下方,因為時間是凌晨三點,所以下面根本沒什么人,而高度也完全在接受范圍內。

    “我先跳。”錢倉一說。

    他這樣說的自信來自于他的另外一件裝備,雖然許多時候都沒有明顯作用,但一直都在起作用的裝備。

    被風祝福的鞋墊。

    這件裝備能夠緩解一部分沖擊力,如果說身體素質和經驗已經能夠將崴腳的情況降低許多,那么再加上這一件裝備,只要不是故意,基本不可能崴腳。

    錢倉一踏上窗戶,然后一躍而下,雙手落地之后,膝蓋仍然繼續彎曲,落地的沖擊力被逐漸卸去,錢倉一雙手撐在地面,等力道完全卸去之后再站起。

    網咖中,越來越多的屏幕有女鬼爬出,凌亂的長發披在眼前,雖然無法看清面容,但是反而更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面對逐漸逼近的女鬼,一些心理承受成立差的人甚至直接被嚇暈了過去,剩下的人也只能窩在墻角,互相抱團取暖,然而,女鬼似乎對這些人并不感興趣,而是向窗戶處爬去。

    寓言穩穩當當落地。

    三人抬頭看著上方,女鬼竟然也跟著爬了下來。

    正當錢倉一邁出右腿的時候,他口袋中的手機似乎發生了奇怪的變化,他連忙掏出,驚訝地發現手機屏幕上竟然也發生了網咖中同樣的變化,明明沒有被操控的手機竟然自己啟動并且在不停輸入未知的信息。

    “手機也有問題。”錢倉一將手機丟掉,無論是不是幻覺,都不能再留,“如果所有的屏幕都在發生同樣的變化,我們……可能無路可逃了……”錢倉一的目光看向遠處,他能夠感覺到無處不在的危險。

    碩大的星輝廣場,幾乎每一家商場都有一臺或以上的工作電腦,如果每一臺都發生與網咖中一樣的事情,女鬼便已經遍布星輝廣場每一個方向。

    “得找輛車。”錢倉一做出判斷。

    “可是車也有顯示屏。”小鉆風馬上答道。

    “一塊顯示屏應該不能出兩只鬼。”錢倉一看了一眼落下的女鬼,“先離開這。”

    ……

    黑色轎車內,寓言坐在駕駛座上,他熟練的偷車技巧讓錢倉一和小鉆風驚訝不已。

    “別誤會,我以前演過這樣一個職業的角色,而且,我在那部電影里面待得有點久,所以才這么熟練。”寓言辯解道。

    正如錢倉一之前所說,一塊顯示屏并不會出兩只鬼,這輛車上的鬼魂早已經在之前便已經爬出。

    轎車行駛在空無一人的車道上,追逐而來的女鬼全都被甩在車后,只能跟著吃尾氣。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錢倉一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我問你們,這些鬼魂是因為我們闖入了日記世界而殺我們還是因為別的原因而殺我們?不管我們做什么,實際上都不可能對過去產生影響。”

    他剛說完的瞬間,座位中間的后視鏡上,一只女鬼的手從汽車后蓋下方伸出,然后緩緩探出頭,下一秒,這只女鬼猶如爬行動物一般迅速竄到汽車頂部。

    “好像有東西爬到上面了。”坐在后座的小鉆風指著車頂。

    寓言將視線從車前移開了點,等他重新將視線放在前方的時候,一張貼著擋風玻璃且布滿血痕的死人臉正用沒有瞳孔的眼珠盯著寓言。

    情急之下,寓言連忙去踩剎車,但是在最后一刻他控制住了自己,只是輕輕點了一下。

    前方的女鬼雙手拍打著前擋風玻璃。

    小鉆風盯著前方的女鬼,“這……這不是陽光醫院鬧鬼事件的第一個死者嗎?”他聯想到了前幾天的事情。

    -- 上拉加載下一章 s -->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