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042章 危機環繞
?    躲在樓梯死角處的三人聽到了一聲沉悶的響聲,三人面面相覷。

    “我去看看。”錢倉一對兩人說。

    現在已經沒有子彈再射過來,這部電影中的演員僅剩他們三人,狹也沒有使用呼救電話亭的機會,所以可以判斷對面的人應該是日記世界中的人,之所以不猜是鬼,原因是因為鬼魂似乎并不會使用槍械。

    “太危險了點。”小鉆風說。

    “沒事,畢竟不是真正的狙擊槍。”錢倉一擺了擺手。

    子彈的威力根本不是一個檔次,十有八九是手槍的子彈。

    錢倉一來到窗戶邊,他首先將目光放在了對面樓頂,他發現沒有人,隨后,他再將目光向下移,隨后看見兩名警員正站在一個躺在地上的人身邊,周圍不時有人跑過來,很快,值班的醫生也跑了過來。

    死了?難道說是剛才的人跳了下來?瘋了?還是相信自己能飛?或者是……遇到了鬼?

    錢倉一心想。

    他沒有馬上做出判斷,而是繼續觀察。

    “怎么樣?”寓言問。

    “如果我的判斷沒錯,他應該從樓頂掉了下去。”錢倉一說,他沒有回頭。

    “跳樓?”小鉆風問。

    “可能是鬼動的手,鬼已經開始殺人。”寓言看著之前的樓梯上留下的彈痕說,“距離我們可能遭殃的時間還有五個多小時。”他已經開始倒計時。

    “繼續向上吧,我們去院長室那邊。”小鉆風并沒有接寓言的話。

    三人繼續上樓,走到四樓樓梯口的時候,錢倉一看見了搭在門沿上的半只手掌,他連忙屏住呼吸,他沒有選擇開槍,而是將身后的兩人給攔下。

    在兩人投以疑惑目光的時候,錢倉一指了指門沿上半只手掌。

    這是右手的手掌,非常白皙,白到甚至能夠去做手部護膚品的美白廣告,可惜手指的美觀程度不達標。

    錢倉一與寓言看見半只手掌之后下意識后退一步。

    下一秒,手掌收走,再看不見任何蹤影,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他們來了。”小鉆風說。

    “我們還是……”寓言又后退一步,“先下去比較好。”

    錢倉一的目光在各個角落掃了一遍,然后說道:“同意。”

    三人轉身向樓下跑去,整個過程三人沒有回頭看過一眼。

    警方在留意他們的行蹤,而他們,需要留意拿走尸體內臟的人的行蹤。

    這是一個監視鏈。

    按照他們的想法,日記世界將他們傳送到這一天,應該是因為今天會有人拿走孫院長內臟的緣故,可是發生了三樓走廊槍擊案之后,整個陽光醫院已經是高度戒嚴狀態,躲在暗處的人是否會選在如此極端的情況動手,錢倉一并不確定。

    因此,他們先往下,避開可能存在于樓上的鬼魂。

    他們來到二樓,然后走到走廊當中,此時,整個二樓的走廊只有走廊上方的燈還亮著,其余的房間全都是一片漆黑,看不到一絲光亮。

    三人背靠著背,開始行動起來,剩下的時間中,他們需要盡可能保持移動。

    忽然,蹬蹬蹬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接著越來越近,可是三人卻沒有在走廊上發現任何人的蹤影。

    “好像在上面。”寓言右手食指指了指天花板,他縮了縮身子。

    “我怎么聽到是下面傳來的?”小鉆風小聲詢問。

    仿佛是為了印證兩人的話,腳步聲再次響起,只不過是從樓梯口傳來的,其中一個腳步聲偏向上方,另外一個腳步聲偏向下方。

    兩人不約而同看向樓梯口的方向,同時,他們心中也有些疑惑。

    為什么,蒼一沒有開口說話?

    二人幾乎同時轉頭,然后看見,他們身后站著一個僵硬的身影,個子比錢倉一矮了一截,這人背對著兩人。

    小鉆風與寓言后退一步。

    “沈玉……”小鉆風喊了一聲。

    “別喊了,矮了一截,溜溜溜!”寓言一把抓住小鉆風向另外一個方向跑去,他所逃跑的方向正是腳步聲傳來的方向。

    背對著兩人的人影緩緩轉過頭,竟然與狹的臉一模一樣。

    笑容,出現在狹的臉上,宛如來自地獄的微笑。

    兩人暫時顧不上尋找錢倉一,只能想辦法離開這條恐怖的走廊。

    快要接近樓梯口的時候,兩人看見樓梯口轉彎的方向出現了半只搭在墻壁上的手掌,他們迅速停下腳步。

    隨后,手掌慢慢從拐角處伸出,先是后半截手掌,接著是手腕,然后是……另外一只白皙的手。

    劉醫生從拐角處走出,可是他的腳卻沒有與地面有絲毫接觸。

    “這是你們掉的手嗎?”劉醫生將右手握住的手掌舉了起來,聲音竟然有些親切。

    兩人一動不動,渾身發冷。

    寓言一把抓住小鉆風,兩人身影頓時消失在二樓走廊,一樓側面的窗戶處,小鉆風和寓言的身影忽然出現。

    剛才爬入門診樓的時候,寓言重新設置了標記地點。

    寓言右手捂著胸口,瘋狂吸氣,他技能使用后的副作用正如技能的名字一樣,百米賽跑,體力會有巨大的消耗。

    “我們得去救沈玉。”小鉆風說。

    “怎么救?你知道他在哪里嗎?”寓言喘著氣問,如果不是現在也并不安全,他可能會直接坐在地上。

    小鉆風抬頭看著門診樓上方,然后看向門診樓和住院樓之間唯一的一條通道。

    “多找點人就行。”小鉆風輕聲說。

    ……

    二樓走廊,錢倉一緩緩前進,他突然發現身后的兩人已經失蹤。

    周圍的一切都開始變得不正常起來,忽大忽小的說話聲,若有若無的腳步聲,直到他走到一個房間的窗戶前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身邊竟然站滿了許多人。

    這些人相當忙碌,只是他們的模樣,如何看都不像是活人。

    有的,額頭有一把劈進去的斧子,有的,上半身和下半身之間完全分開。

    這些根本不是人,而是鬼!

    忽然之間,其中一只半邊臉都被壓爛了的鬼似乎發現了錢倉一發現了他們的存在,于是他慢慢走到錢倉一身前,在錢倉一眼前揮了揮自己的右手。

    錢倉一雙目的焦點一只維持在窗戶玻璃上,仿佛根本沒有看見這只鬼。

    半邊臉都被壓爛的鬼似乎對錢倉一來了興趣,又揮了揮手,但是錢倉一不再理會,而是維持原本凝重的表情看向別處。

    他看著雪白的墻壁,原本讓人給人干凈感覺墻壁,此時卻像是通往冥界路上的風景,單調而讓人心冷。

    時間悄悄從指縫中溜走。

    錢倉一打算加快速度,他想要盡快與小鉆風和寓言兩人匯合。

    走到下個玻璃窗戶前,錢倉一借助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玻璃反射的影像中,一只渾身青灰色皮膚的餓鬼大嘴張開,正打算將錢倉一的頭顱吞入嘴中,而在錢倉一神身前,還有一只鐵黑色的鬼魂正拿著一把大剪刀,打算將錢倉一的腰給剪斷。

    平穩的呼吸聲在走廊中響起。

    仍然與以前一樣,沒有任何變化。

    仿佛這些恐怖的惡鬼并不存在,只要自己認為它們不存在,那么……就真的不存在!

    錢倉一維持著原本的速度,此時他感覺自己像是誤入冥界的凡人,僅靠身上的一點陽氣護身,一旦被兇殘的惡鬼發現自己能夠看見他們,下一秒,這些惡鬼就會撲上來將他生吞活剝再大卸八塊。

    動作,神情以及心跳,一切的一切都處于正常波動范圍內。

    現在與狹對抗的情況完全不同,與狹的交鋒是綜合實力的碰撞,而此時此刻,二樓的走廊當中,比拼的心理素質,即使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淡然。

    我認為你們不存在,你們就不存在!

    錢倉一繼續前進,即使被百鬼窺視,即使已經走在懸崖邊上,他依然面不改色。

    下一個房間,走廊盡頭的窗戶吹過一陣穿堂風,將錢倉一頭發吹起,就連身上的衣褲也隨著這陣穿堂風而擺動。新的玻璃窗戶再次出現在側面,這一次,玻璃窗戶中的景象是一身掛骷髏頭項鏈的巨大惡鬼手持巨錘向錢倉一砸來,不再是靜態的動作。

    躲,還是不躲?

    巨錘的速度不快,但是卻有著一股無與倫比的威壓,這一威壓仿佛不是作用于肉體,而是直接作用于靈魂,讓人不寒而栗的巨錘。

    眼角的余光僅能看見惡鬼的鎖骨處,甚至看不到惡鬼的頭。

    即將觸及錢倉一發梢的巨錘依然沒有減速。

    這只惡鬼,并不是在測試。

    錢倉一,沒有動。

    有著無數嘶吼扭曲面孔的巨錘砸在了錢倉一的身上,耳邊忽然傳來了無窮無盡的呢喃。

    呢喃聲中有老人、中年、青年、兒童,各種各樣的人都有,他們都在重復著同一句話。

    一句會永遠念叨著的話。

    幫幫我……

    幫幫我。

    幫幫我!

    隨著這句話出現的還有撕心裂肺的吶喊、滾浪油鍋的翻滾聲,舌頭被剪斷的悶哼聲……宛如身處古書中真實的地獄。

    錢倉一再次邁出右腳,他的眼中仿佛只有寂靜的走廊,周身的一切吶喊都與他毫無關系。

    我的路,在前方!

    錢倉一心念。

    一樓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還有內容空洞的喊聲,“別跑,再跑我就開槍了!”

    腳步聲逐漸靠近,錢倉一回頭,雙手垂于身子兩側,樓梯口,小鉆風的身影出現。

    二人的目光在走廊中交匯,各自的瞳孔中映出對方的身影。

    ……

    陽光醫院附近的一間平房,一名中年男子確定好時間之后打開門走了出去。

    他留著清爽干練的短發,看起來十分精神,他是駱景。

    半夜2點鐘,一個除了夜貓子基本都已經睡覺的時間點。

    駱景特意選擇了這個時間點,因為他不想自己做的事情被別人發現。

    近幾個月來,他每天都在留意陽光醫院的傳聞,當他得知陽光醫院開始鬧鬼之后,他整個人的血液都開始沸騰,因為那意味著《慧天華經》上面所寫的成仙之法開始起作用。

    今天他注意到孫明知晚上沒有從陽光醫院離開,這說明,陽光醫院的院長孫明知要么半夜睡在鬧鬼的陽光醫院當中,要么,已經被兇殘的惡鬼給殺死。

    他,更傾向于后一個可能。

    只有月光指路的小道上,駱景一路小跑到陽光醫院,然后從陽光醫院側面的圍墻缺口處翻了進去,動作熟練,絲毫不拖泥帶水。

    駱景的目光停留在門診樓五樓,五樓,是院長室所在的位置。

    通常,沒有重大事情發生,孫明知都會待在自己的辦公室中。

    駱景聽到門診樓內傳出兩聲慘叫,他眉頭皺了一下,但是并沒有因此動搖自己的想法。

    他有著鋼鐵般的意志。

    檢查了身上的武器之后,駱景抬起右腳向門診樓大門走去。

    ……

    后方的慘叫聲讓錢倉一與小鉆風感覺不妙,因為這意味著跟著兩人的警員現在都已經死亡,甚至有可能因為陽光醫院中的未知原因而轉化成新的鬼魂。

    兩人動作絲毫沒有停下的想法,二樓前往一樓的通道已經被鬼魂占據,他們現在只能向上跑,這是不得已的辦法,至于被逼迫到樓頂之后會發生什么事情,二人完全不清楚。

    “左笛他已經沒有多余的精力。”小鉆風將兩人此時的境況說了出來。

    雖然相較于錢倉一短時間多次使用技能來說,寓言的情況要好上一些,但是也只能維持基本體能不受到影響,想要短時間再使用一次沒有可能。

    “等到今天結束,他應該還能使用一次,我們最后的機會。”小鉆風繼續說。

    “知道。”錢倉一點頭。

    兩人很快來到了三樓,然而,前方陰暗處亮起的詭異綠光讓他們想要在三樓拖延時間的想法完全熄滅。

    他們奔向四樓。

    門診樓邊的窗戶前,寓言始終觀察著樓內的情況,接著,他看見一名未曾見過的中年男子走入門診樓內,這名男子動作干凈利索,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寓言正打算看得更仔細一點,卻發現男子仿佛察覺到自己正在被人偷窺,于是轉頭看向走廊盡頭的窗戶。寓言趕緊躲在一旁,不知為何,他感覺自己的心跳正在快速跳動,仿佛要從胸口跳出來一樣。

    他……來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