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427章 咽喉
    “我只是想證明,雖然我的眼睛看不見,但我還是能動,能聽到。”皮影戲面色平靜。

    “什么鬼?”藍星揉了揉自己的右手,彎腰將地上的十字弩撿起來,現在他還是沒有放棄自己的想法,還是想要測試錢倉一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

    只不過這時,皮影戲向藍星走了過去,她憑借藍星的聲音判斷出方位,最終她走到藍星與錢倉一兩人中間,成為了一面墻。

    藍星眉頭緊皺,他沒想到皮影戲會做出這種事情,在他心中,即使兩人有什么關系,也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

    “快過來!”井華水見狀,馬上跑了過去。

    果然,藍星的確是想對錢倉一下手,剛才好險。話說這就是蒼一的思維方式么?怎么感覺他好像不信任任何人。

    皮影戲心中想。

    井華水拉了拉皮影戲,但是后者不為所動。

    “你再不把她拉開,那她的結局就和孫露一樣了。”藍星挑眉,毫不介意將眼前這位一直和自己站在對立面的女子殺死。

    井華水當然知道這一點,皮影戲也知道這一點,只不過她們兩人現在腦海中想的東西卻完全不同。

    “果然,你準備動手了嗎?是因為孫露的死?”皮影戲向前走了一步。

    她直接將這件事說了出來,畢竟藍星現在的意圖實在太明顯,在這種情況下,即使不需要任何深入思考,也能明白藍星究竟想要做什么。

    “怎么可能?”藍星輕笑一聲,笑聲中帶著濃濃的嘲諷意味。

    他也沒有再藏著,93點,已經到了掀牌的時候。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么要這樣做?紀天縱不是救了我們很多次嗎?你這是恩將仇報。”皮影戲裝作滿臉不解的樣子,

    不善于思考是大部分人對她的第一印象,所以她利用這一點來拖延時間。

    “哈哈哈哈,我是該說你天真呢,還是該說你可愛好?單論人品而言,你的確強過我百倍,不過這又有什么用?要不你想想我們兩人現在是什么情況?你雙目失明,而我渾身上下完好,甚至連特殊道具都沒有損失,在這種情況下,你的人品反而成為了你的累贅,難道不是嗎?”

    “這世上許多事情都是沒有為什么的?從始至今,都是由結果決定一切,成者王,敗者寇,無論在過程中你的表現有多么好,只要最后你輸了,那一切就都輸了,不信你看看你身后的人,他難道不是在用自己的經歷告訴你這個道理嗎?”

    “所以,我給你的建議就是滾開,不然的話,我最多浪費一點時間再裝填弩箭,這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困難。”藍星右手握拳,現在他的右手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皮影戲沒有動,她好像在做某種抉擇,接著她咬了咬牙,終于下定決心。

    不過情況在這時候好像發生了新的變化,井華水也掏出了她隨身攜帶的十字弩,只不過對準的人不是錢倉一,而是藍星。

    “你這是做什么?”藍星有一些生氣,畢竟井華水是他的臨時伙伴,沒想到現在居然倒戈相向。

    “我可不傻,我們合作的目的只有一個,其余的事情我可并不和你站在同一條線上。”井華水瞇著眼睛,只要藍星有任何危險的動作,她就會扣動扳機。

    在皮影戲與藍星之間,她毫不猶豫選擇前者。

    這一刻,藍星很想將手中的弩箭發射出去,只是他也明白,自己這樣做的話,很有可能會受到井華水的攻擊,他可不想現在就面臨這種情況,所以他選擇暫時放棄。

    雙方僵持了一會兒,最終以藍星妥協結束。

    在這段時間中,錢倉一什么也沒說,什么也沒有做,就好像一個木頭人一樣。

    不過不管怎樣,這一段時間,他算是順利拖過去了,這一切,多虧了皮影戲的幫助,只是這還遠遠不夠。

    “謝謝你。”皮影戲轉頭對井華水說。

    “不用謝,其實我……”井華水很想為自己辯解,她不在乎錢倉一怎么看她,但是,她在乎皮影戲怎么看她。

    “你不需要告訴我這些,其實我只是想要大家都活下來,但是既然你們認為相互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那我也沒有必要堅持這一點,我同樣會做出自己的選擇,我認為正確的選擇。”皮影戲低著頭,她的聲音很輕,“能麻煩你幫我撿一下手杖嗎?”

    “你站在這等我。”井華水搖頭,不愿多說。

    她向掉落在遠處的手杖走去,按理來說,井華水應該不會忽略這一點,只是她現在的狀態非常不好,以致于沒有想到這一點。

    當井華水走開之后,藍星將又有機會去實現他的計劃。

    見井華水無暇顧及皮影戲之際,藍星迅速掏出自己的十字弩,這一次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扣動扳機,弩箭筆直飛向皮影戲。

    叮的一聲,弩箭被彈飛到半空中。

    “怎么可能?”藍星滿臉不可思議,他沒想到自己的攻擊居然會被一個瞎子擋下來。

    皮影戲嘴角帶著微笑,“多謝你提醒我,我的死會和孫露一樣。”此時的皮影戲右手握著一把寬刃短刀,也只有她會攜帶這種武器在身上。

    “重新裝填應該很需要時間吧?那么現在輪到我了。”皮影戲將短刀仍在地上,接著掏出一把小巧的飛刀,“我擋住了你的弩箭,你能夠擋住我的飛刀嗎?一個瞎子的飛刀。”

    藍星聽到后,下意識后退兩步。

    12點鐘方向,10步的距離。

    皮影戲在心中說,然后她右腳后退一步,接著轉動腰部,握著飛刀的右手高舉。

    遭了!從皮影戲的熟練程度來看,她顯然練習過。

    想到這里,藍星連忙向一旁撲倒,落地之后,左手臂傳來疼痛感。

    可惡!一直都小瞧她了,這女人是哪里來的怪胎,如果這部電影純粹是演員互相殺戮的電影,那么最后的獲勝者一定是她,沒有別的可能!

    藍星從地上爬起來,他沒有立即為自己止血,而是緊盯著皮影戲的右手。

    沒有再繼續扔飛刀,還好,恐怕她能做到剛才那一步,是因為我一直站在原地沒有移動的緣故,這樣一來我就變成了固定靶,而練飛刀的人通常都會玩玩蒙眼飛刀,這樣一想,她能做到這一步也沒那么夸張。不過能夠利用自身做誘餌,也算是讓我刮目相看,這可不是她的風格啊。

    藍星瞇著眼,開始為自己包扎傷口,傷口并沒有多深,出血量也不大,一點也不嚴重。

    在一切發生之后,井華水迅速跑回來,只是她驚訝地發現受傷的人不是皮影戲,而是藍星。

    “剛才,發生什么事了?誰能解釋下?”她怒瞪藍星。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