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402章 手杖
    重新經歷這一天本來沒有太大的影響,可是這鼓聲,卻好像攥著人的心臟一樣,如果讓鼓聲一直響,甚至半夜還響,恐怕不但不能讓演員休息,可能還會造成內傷。

    至于隨意擲出一個點數,毫無疑問是放棄這次功能區域。

    一旦沒有擲出3點,等待演員的很有可能是全滅。

    “那我們怎么辦?”皮影戲的語氣給人一種自責的感覺,畢竟,這一辦法是她提出來的。

    錢倉一轉頭安慰了一句,“不用擔心,只是時間長一些而已。”他看著皮影戲,總感覺有一些不對勁,很快,他就想了起來,“正好,趁這段時間將你的手杖做出來,這樣你走路也方便一些。”

    “謝了。”皮影戲咧開嘴笑了笑,“你不說我還忘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一直持有紅花的面具人終于將手中的紅花遞了出去,而他右邊的面具人拿著紅花之后,又陷入了長時間的呆滯當中。

    “我們加入之后的節奏會變化,也就是說,傳花的速度會迅速增加,這樣紅花通過我們手中的次數就會增加,假設敲鼓的面具人也會跟著進行變化,恐怕,會出現詐我們使用次數的情況,畢竟,每一輪我們都只能使用一次。”莫然指了指面具人手中的紅花。

    又過了半個小時,紅花又傳了一個人。

    “真是沒想到,前幾天都是我們在拖延時間,現在反而變成了別人在拖時間,真是諷刺。”藍星搖了搖頭。

    在這段時間當中,鼓聲也發生了變化,時而激昂如身處浴血奮戰的沙場,時而低緩如喪取悲鳴,可是無論是快還是慢,演員心臟跳動的頻率都被紅色大鼓的鼓聲牽引著,猶如牽線木偶一般。

    僅僅過了一個小時,一種不可名狀的難受感就出現在演員的身上。

    這種感覺就如跗骨之蛆一般,怎么也擺脫不了。

    “我帶艾曼去雜物室,那里說不定可以找到一些制作手杖的材料。”錢倉一對身旁的人說了一聲。

    此時井華水也回到了四名演員身邊。

    “我也去好了。”她說了一聲。

    皮影戲點了點頭,沒有多說。

    三人向雜物室走去,留下藍星與莫然待在這間有可能決定他們今后命運的房間當中。

    ……

    “這根棍子不錯,長短應該剛好合適,你先拿著試試。”錢倉一將手中一根經過簡單處理之后的木棍遞了過去。

    皮影戲將木棍拿在手中,接著向前走了幾步。

    “長了點。”她轉身,右手平舉木棍,還給了錢倉一。

    “制作扶手部分的時候會削去一點,實際上并不長,另外,如果長了還可以削短,短了加長的話,會對手杖的整體結構造成影響,加長制造出來的手杖會很脆弱,根本無法承擔它本來的職責。”錢倉一解釋了幾句,接著繼續開始翻找。

    “說起來,你在現實世界里究竟做什么工作?”井華水有些好奇。

    實際上,她一直在注意演員在現實世界中的身份。

    說不定,能夠發現一些端倪,任何演員都不會放棄尋找地獄電影的真相,它們的目的是什么,它們又為什么要從現實世界抓人進入電影世界,這些事,無論從任何角度來考慮,都會被無意義這一反問難住。

    據她所知,有些演員可能在同一個世界,但是更多的演員在相互不同的世界。

    令人感興趣的是,不同的世界里面,基本定理都相同,雖說提出這一理論的科學家可能不是同一人,但是對人類整體進程并沒有太大的影響。

    “無業游民。”錢倉一頭也沒回,隨意說了一句。

    在雜物室,鼓聲已經小了許多,可是仍然能夠聽清,好像落日古堡這么大的占地面積完全是假的一樣。

    “在進入地獄電影之前是什么工作?曾經做過什么工作?無論合法的還是不合法的都可以,我想了解這方面的事情,說不定,會有一些收獲。”井華水繼續問。

    “那你為什么不一開始就問呢?”錢倉一反問一句。

    他的意思是為什么井華水不在所有演員都還活著的時候就問。

    “這里面涉及到關注度的問題,因為你身上表現出來的一些特質讓人很感興趣,所以就問一問,你不想回答也沒關系,反正這些問題只不過是用來打發擊鼓傳花的時間。”井華水開口解釋,不過從她的語氣可以聽出,她現在有些不快。

    “什么特質?”錢倉一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自信與公正。”井華水想了想,答道。

    “公正?”錢倉一轉過頭來,“我一言不合就殺了孫露,還公正?有時間逗我,還不如多想想怎么拿到特殊骰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次你應該會上吧?”

    “嗯,既然我說不能治療你們,當然要從別的地方盡自己一份力,否則的話,不就變成寄生蟲了么?”井華水看了一眼窗外,陽光明媚,“我說的公正,不是大家通常認為的公正,而是行事標準,換句話說,就是你有自己的一套行事準則,不實行雙重標準。我想,你這種人在現實生活中恐怕也是這樣做事的,所以,我想問問你的工作。”

    “你弄錯了吧?我一直都是雙重標準,事關自己生死的事情,就會特別看重,至于其余人的生死,抱歉,我還沒這么富有同情心。”錢倉一將制作好的手杖放在皮影戲手里,“再試試,彎曲面可能不太光滑,磨起來很麻煩,你先用用,如果可以的話,后面有時間再加工一下。”

    這期間,皮影戲一直都沒有說話。

    她接過錢倉一相當于粗制濫造的手杖,試了試后,她點了點頭,“還不錯,這地方再削一點就可以了。”

    “這就是你的行事準則,一切從實際出發,完全的現實主義者。在需要勇敢的時候勇敢,在需要懦弱的時候懦弱,全憑自己的想法行事。”井華水還沒有放棄。

    “不就是自私自利嗎,何必拐彎罵我。”錢倉一接過皮影戲遞過來的手杖,接著從側面看了看皮影戲指的地方,然后用匕首開始進行精加工。

    “我認為魯苑姐不是在罵你,她的意思是你在做出選擇的時候問心無愧,不會像許多人一樣在心里安慰自己,‘這不是我的錯,錯的是世界’。”皮影戲低頭想了想。

    “給,弄好了。”錢倉一將手杖遞了過去,“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上的普通的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然后成為了普通的無業游民,僅此而已。另外,我也和其余的人一樣,覺得生活非常無聊,完全提不起一點精神,但是又沒有自殺的勇氣,每天都是在混日子。”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