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242章 弱點
    這時候,平時鍛煉的好處就顯現出來了。??八一中文網  ==≤.≤

    他一路狂奔回普沙莊派出所,見到熟悉的牌子后,他的心稍微放松了些。

    逃掉了嗎?

    錢倉一心想。

    虛弱的感覺從腳踝傳來,讓他非常難受,回頭一看,剛才見到的恐怖嬰兒竟然已經抱住了他的小腿,而且正網上爬。

    錢倉一伸手想要扳開,但是一用力,右小腿處就傳來了劇痛,更重要的是,即使再用力,這一嬰兒也沒有任何要松手的跡象。

    究竟是什么時候?難道是瞬移?就算是瞬移,也應該有條件,否則的話,根本沒有活下來的可能性。換個角度,死法?其余的人是怎么死的?缺水?

    錢倉一感覺自己有些口渴,右小腿也虛弱無力。

    如果是這樣的話?補水嗎?不,它吸水,也就是說,水對它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既然如此,那就要用相反的東西,也就是火。

    想到這里,錢倉一加快度向廚房跑去,那里有他需要的東西。

    打火機和火柴。

    進入廚房,錢倉一順著門沿摸到了開關,將燈打開,他一眼看見了打火機,就在廚臺上面。拿到打火機后,他按下打火機的按手,火苗出現在眼前,只是太微弱了。

    當他打算用這火苗去燒怪異嬰兒的時候,現怪異嬰兒已經爬在了他的大腿處。

    一雙占據整張臉一半的雙眼死死盯著錢倉一,眼睛中夾雜著無盡的憤恨。

    打火機移動到怪異嬰兒前,只是,火苗已經熄滅了,錢倉一再次點火,可惜打火機沒有火苗出現,他趕緊搖了搖,現里面已經沒氣了。

    “該死!”錢倉一罵了一句。

    火柴……火柴呢?在那里!

    錢倉一立即向火柴的方向趕去,可是剛走出一步,他就摔倒在地。

    此時錢倉一的下半身非常無力,想挪動一步都非常困難。

    現在他只能爬,在這名嬰兒爬到他背部之前拿到火柴。

    “嘿嘿嘿……”大腿處的嬰兒怪笑兩聲。

    平時幾步就能夠跨過的距離,現在卻像是天塹一般,橫在錢倉一的面前。

    規避圓盤能夠降低我的存在感,可是,現在嬰兒已經抱住了我的腿,根本沒用,至于光陰冢的領路人,使用的確能夠對現在的情況有幫助,但是……技能使用需要消耗生命力,直觀的后果就是體力短時間大量消耗,對現在的情況來說,完全得不償失。

    冷汗從他額頭流下,滴落在地面,心臟開始加跳動,腎上腺素激增,隨著血液加流動,一股力量從錢倉一體內生出,這股暖流讓錢倉一的雙腿有了一絲力氣,就是這一丁點,就讓他拉近了很大一段距離。

    這種感覺,是不屈意志嗎?拿到了!

    錢倉一推出火柴盒,拿出三根火柴,接著轉身在怪異嬰兒面前劃燃。

    火焰出現的同時,怪異嬰兒也出了刺耳的慘叫。

    這次,錢倉一拿出了五根火柴,再次劃燃,這次,他灼燒的部位是怪異嬰兒的兩只大眼,因為剛才灼燒手臂雖然有作用,但是嬰兒卻并沒有松手的跡象,反而抱得更緊了。

    火焰僅僅是靠近雙眼就讓怪異嬰兒的慘叫聲升級,見到這種景象,錢倉一沒有再猶豫,直接將燃燒的火柴插入了嬰兒的雙眼。

    嘶~

    怪異嬰兒松開了雙手,力氣重新回到了錢倉一體內,他一腳將嬰兒踢開。

    嬰兒掉落在地上,似乎感覺到了錢倉一的危險,他開始逃離,只是,他逃離的方向不是廚房門外,而是……水缸。

    不過,在它逃跑的路線上突然多了一團油。嬰兒趴在油上面,渾然不知。

    沒等嬰兒有反應,一根燃燒的的火柴落在了它的身上。

    火焰沖天而起,甚至比白熾燈更加明亮,嬰兒在火焰中翻滾了兩秒,就停了下來,接著身子開始消融,化為一絲絲水汽。

    錢倉一看著這一切,確定怪異嬰兒不會再出現后,他坐在了地上。

    水么?逃跑的時候也是向有水的地方逃,難道它可以遁入水里面?

    想到這里,錢倉一伸手將火柴放在了廚臺上,不過手伸到一半又縮了回來,最終,火柴停留在了他的口袋中。

    火焰依舊在廚房中繼續燃燒,錢倉一拿起鍋蓋直接蓋了下去,沒過幾秒鐘,火焰就熄滅了。

    地面被火焰燒得漆黑,不過僅此而已,再沒有更多的痕跡。

    錢倉一將燈關掉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剛打開房門,小鉆風的呼嚕聲就傳入錢倉一耳中。

    我在廚房命懸一線,而他卻在睡覺。

    錢倉一搖了搖頭,想要叫醒小鉆風的想法也隨之湮滅。

    將門反鎖之后,錢倉一躺在了床上。

    醒來后該怎么辦?畢竟已經死了這么多人,就算左山不會被人現,那七人也會被現,左瑩的生死也還不清楚,所有的事情都堆在了一起,就像一團亂麻。我現在的情況即使用內憂外患來形容也不為過。

    算了,先睡覺吧,太累了。

    雙眼閉上之后,錢倉一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

    小鉆風起床的聲音將錢倉一驚醒了。

    錢倉一睜開眼,剛好看見小鉆風打開反鎖的門,小鉆風走出去將門關上之后,錢倉一緊閉雙眼,略微緩解了自己眼部的酸脹感。

    過了五秒鐘,他再次睜開雙眼,整個人也坐了起來。

    來到窗前,他現時間還早,大約早晨六七點的樣子,大概睡了三個小時不到。

    “唉。”錢倉一嘆了口氣,走出房間。

    洗簌過后,遇到了剛上完廁所的小鉆風。

    “你醒了?”小鉆風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有些緊張,“昨晚,有沒有現什么?”

    “沒什么特別的現。”錢倉一搖了搖頭。

    “你昨晚是幾點鐘回的?”小鉆風似乎對錢倉一的行蹤開始感興趣了。

    “不知道,有什么事嗎?”錢倉一回答完后反問了一句。

    “想要了解一下。”小鉆風不敢看錢倉一的雙眼。

    “你先休息吧,沒什么事。”錢倉一不想再聊。

    來到廚房,幾個小時前的痕跡還在地面。想要清理干凈這些,沒有對應工具的話,短時間內很難辦到。

    最后,錢倉一選擇了忽視這些。

    他給自己倒了一大杯水,一飲而盡。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