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220章 又一人
    “這種想法,在自己成為地獄電影演員的時候,也偶爾思考過,當時的想法是,就算是控制的又怎么樣?還不是會繼續活下去。?  ?八?一中文 ???.?8㈧現在依然是這一想法,過度的擔憂只不過是杞人憂天。”錢倉一看著窗外,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

    目前為止,四名演員當中,只有錢倉一一名演員成功殺青,剩下的三人,依舊存在死亡的可能,而且這種可能性還很大。

    “在有提示的情況下,他們不可能會這么慢,所以應該是被拖住了,在這個世界,能短時間拖住他們的也只有承載著人工智能的系統了,準確來說應該是某種防護機制。”錢倉一將自己的分析說了出來。

    他的聲音在車內回響,不過沒有任何人回答。

    ……

    當自動售貨機上方的天空被撕裂的時候,千江月就明白了自己此時的處境。

    透明飲料么?原來除了黑色和白色飲料之外的第三種飲料。如果說黑色能夠進入其余的世界,白色能夠返回原來的世界,那么透明飲料……能夠去哪里?

    千江月心想。

    這一問題并不復雜,回答這一問題的難點在于是否接受答案。

    千江月的回答是接受。

    他來到自動售貨機前,通過地獄之門來到這個世界的人已經開始產生變化,要不了多久,他們也將能夠直接觀察數據層面,并且進行修改,這是屬于他們的本能。

    在無數黑色飲料當中,透明飲料顯得非常特殊,不過對于特意尋找該包裝的千江月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一分鐘不到,透明飲料就被千江月握在了手中,當然,他周圍有一些人對其虎視眈眈,不過當他們看見千江月隱隱帶著怒氣的臉時,還是放棄了自己的想法。

    打開飲料后,千江月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所有的飲料灌進了自己的肚子。

    熟悉的感覺傳來,只是這次,千江月現自己的身體沒有形體。

    “果然是這里,真正的世界,創造了人工智能的世界。這個世界對人工智能是什么態度?接受還是不接受?嗯……又或者只是實驗體?在不了解之前,還是先觀望比較好。”千江月開始適應周圍的一切。

    這一過程非常短暫,大概三分鐘后,他就能夠進行轉移了。

    不過在轉移之前,他卻現數據流中有一條對他來說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信息。

    “天馬博士?”這一名字出現在了千江月的‘視野’當中。

    在信息爆炸的時代,天馬博士被控制的消息早已經傳遍與之相關的區域,雖然科技在進步,對網絡的控制力也更強,但是相對的,人類的能力也更強,雖然工具比不上,可是作為重大人物的天馬博士突然出現不尋常的變化,只要有心去找,總能現一點端倪。

    “會不會和他有關?”千江月有些猶豫不決,“算了,真相已經不重要了,現在的情況已經完全脫離我的掌控,還是自己的生命安全更重要。”

    最終,千江月還是放棄了這一次交流的機會。

    與此同時,‘源系統’的封鎖網正在逐漸打開,絕大部分用戶此時都已經停止操作,第一是為了避嫌,第二則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勞動所得財產。因此,對于千江月來說,即使他打算做與錢倉一一樣的事情,難度也會大上不上。

    攝像頭?不行,監管加強了很多,難道說已經被人操控過了?是錢倉一嗎?

    千江月第一步就遇到了困難,如果不能通過這些攝像頭找到出租車的所在,他根本沒有辦法離開這部電影。隨之而來的結果可能是被系統找到并且被摧毀,在這里被摧毀,就算能夠再回到荒野之中,存活下來的可能性也不大。

    原本能夠作為中轉站的地方已經出現了問題,也成為了不安全的地方。

    如果錢倉一已經找到了出租車的所在,那么以他的能力,現在可能已經回到了出租車當中,畢竟這是最佳方案,片酬與名譽值少一點也無影響,在生命面前,這些都不算什么。既然如此,通過查詢這些攝像頭被調用的記錄,也許能夠獲得一點線索。

    想到這里,千江月開始向管理攝像頭日志的文件移動。

    “找到了,封鎖很嚴格,不過也許是因為還有許多人現在的情況與我一樣,所以暫時沒有時間顧及這里。”他逆序查看,很快就現了一條線索,“原來在這里,出租車沒有加入到‘源系統’當中,不能直接移動進去,一定要利用工具。”

    很快,千江月就移動到了錢倉一所在的區域,當然,他也很快現了巡邏機器人的故障記錄,同時也了解到了現在有一名機器人正非常靠近出租車。

    當下,他不再猶豫,直接侵入距離出租車最近的機器人。

    轉身走兩步,拉開車門坐進去。

    這一動作非常熟練,就好像演練了無數遍一樣。

    “千江月?”錢倉一回頭看了一眼,對方是與自己一眼的機器人,因此不能判斷究竟是哪一名演員。

    “蒼一?”對方回問了一句。

    “是。”錢倉一控制指示燈閃爍了一下。

    “我是千江月。”千江月同樣回應了一下指示燈,然后,他操控指示燈不停閃爍,偶爾還改變頻率,似乎在慶祝自己再次活過一部電影。

    “你后來遇到梧桐和十里亭了嗎?”錢倉一想了想還是問了這個問題。

    “沒有,從那天晚上分開之后我就沒見過了。”千江月看了看自己的機器人身體,雖然感覺非常怪異,但是操控卻非常流暢,沒有任何問題。

    “我后來還見過一次,她們正向張的家里跑,身后有一只鬼……或者說清除程序,正在追她們,之后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錢倉一將自己的現說了出來。

    “無所謂吧,反正你也沒和我賭,是死是活對我們也沒什么影響,難道說,你還打算返回去救她們?”千江月反問一句,“我記得你與她們似乎也沒什么交流,那名叫十里亭的新人一副為什么不寵著我的樣子,死了也就死了吧。”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