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87章 行蹤
    沒花多少時間,兩人就找到了越網吧老板說的小伙子,他的名字叫齊厚。八一中文 ≠≈≥.≠8=1≤Z≥≥.=C≤O≥M此時他正在為兩名學生泡奶茶,手法不是很熟練,但也算很利索了。

    等顧客都離開之后,兩人走了上去。

    “想要點什么?”齊厚面帶微笑。

    魏成和看著齊厚的笑容,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來杯哈密瓜味的。”屈東給自己點了一杯。

    “我來杯草莓的吧。”魏成和跟著說。

    很快,兩杯奶茶擺在了柜臺上,將吸管和奶茶都放入袋子之后,齊厚對兩人說道:“一共14元。”

    屈東看了魏成和一眼,魏成和強顏歡笑,掏出了自己癟癟的錢包,拿出了一張2o。

    “其實我們剛從越網吧過來。”屈東指了指自己身后。

    正在找零的齊厚動作瞬間僵硬,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找你7塊。”

    “不是14么?”魏成和問。

    齊厚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似乎找回了自己的注意力,“不好意思,我算錯了。”說完,齊厚露出了略帶歉意的微笑。

    “警察。”魏成和掏出了自己的證件。

    看見魏成和手中的證件后,齊厚立即像打了霜的茄子一般,拉攏著臉。

    “不要了吧?”齊厚祈求道。

    “就問問你霍尊的事情。”屈東開口了。

    “他啊?我真的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我跟他又不熟,他給錢我開機,基本上沒什么交流,而且他也不是一個喜歡交流的人。”齊厚想了想,答道。

    “說說那天晚上的事情。”屈東喝起了自己的奶茶。

    “警官,我已經做過筆錄了,你們去看不就行了嗎?”齊厚的表情顯示他現在非常難受。

    “我問你一個問題,那天晚上,霍尊有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就是與之前相比,是不是有變化?”屈東沒有理會齊厚的回答。

    “沒有。”齊厚幾乎沒有任何思考就說出了自己的回答。

    “你再好好想想。”屈東一口氣將奶茶喝光。

    “嗯……”齊厚臉上陰晴不定,似乎在做判斷,“好像是有一點不一樣,更自信了一點。”

    “具體一點。”屈東盯著齊厚的眼睛說。

    “好吧,其實不僅僅是更自信了,而且也很冷靜,遇事沉著,如果他的朋友在的話,肯定會說他變了一個人,雖說有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的說法,但是特例畢竟是特例,至少我沒有現霍尊有變化的動力,他就是像平時一樣,玩玩單機,然后聊聊天,根本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齊厚說了很多。

    “霍尊就是特例。”屈東回道,接著他拉著魏成和離開了。

    兩人坐在車上,不過這次又變成了屈東坐駕駛位。

    “怎么了?人突然變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魏成和不知道屈東現了什么。

    “不,我有了一個想法,霍尊是否變化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另外一點。”屈東一腳油門驚起幾聲喇叭。

    “我靠,你慢點!”魏成和終于爆粗口了。

    “電腦,這個新普及的工具,通過網絡,人類極大地拉近了相互之間的距離,即使天南地北,也能夠一起暢聊人生。這就是命案之間的聯系。”屈東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不過為什么只有祈城有?”

    “我怎么知道!”魏成和大聲喊道,“而且你的邏輯完全莫名其妙。”

    “資料在哪?”屈東轉頭瞪了一眼魏成和。

    “你想干嘛?這可是機密,不能給你看!”魏成和怒瞪了回去。

    “那你明天再幫我驗證好了,我們繼續去找霍尊。”屈東神情冷漠,好像變了一個人。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審訊霍尊的分局。

    “這里是……霍尊襲警逃跑的警局?你已經在調查了?”魏成和有些好奇。

    “廢話,難道還真的等你打電話給我?”屈東下車的同時說道。

    “等等我。”魏成和跟著下了車。

    簡單的詢問過后,兩人又走了回來。

    “向那邊跑了,我們怎么辦,這附近雖然有攝像頭,但是數量很少,根本沒辦法通過攝像頭來尋找霍尊的下落,而且工作量太大了。”魏成和期待著屈東給自己一個令人滿意的回答。

    “他身上沒有錢,又不能回工作的地方,又沒有朋友,能去哪里呢?”屈東的這個問題不像是問魏成和,而更像是在問自己。

    “我怎么知道,可能回家了吧。現在搜查網還沒有鋪開,不過即使回家了,我們也能夠找到。”魏成和攤了攤手。

    “不不不,只不過是襲警而已,都沒有構成輕微傷,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擔心的應該不是這一點,我認為他只是單純不想被人找到。”屈東搖了搖頭,“對了,我問你一個問題,魏成和,如實回答我。”

    “嗯,你說。”魏成和點了下頭。

    “假設,假設你是堅定的無神論者,當你知道了越網吧的命案之后,用的直覺來判斷兇手是誰?”屈東的問題是一個假設題。

    “應該是……霍尊,怎么想他都最可疑。”魏成和說出了自己的回答。

    “如果霍尊不承認呢?”屈東繼續問。

    “難道你認為?”魏成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哼,你應該也用過吧。”屈東的眼神中充滿嘲諷,“你也不用介意,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好吧,就算是你說的這樣,霍尊因為害怕自己背上殺人的罪名,所以襲警逃跑,可是他為什么要躲起來?將這件事鬧大或者尋求家人的幫助不是更好嗎?”魏成和非常不解。

    “真的嗎?”屈東反問了一句,“多用用換位思考,魏成和,你反應太慢了。”

    “好好好,我反應慢,你直說吧。”魏成和舉起雙手投降。

    屈東沒有回答,而是在路上走了起來。

    “你要去哪?”魏成和大喊一聲,跟了上去。

    只見屈東低著頭在路上走著,嘴里輕輕念叨,“我的身份是一名普通外出務工青年,家庭狀況一般,甚至可以說很差,平時不愛交際,認識的人也只有周圍的同事,而且關系一般。就在剛才,我因為一時沖動,打了警察,然后跑了出來……現在身上什么都沒有,也不能回工作的地方,也不能回家,該怎么辦?”

    “當然……”魏成和還沒有說話,就被屈東打斷了。

    “不對不對,這個思路不對。”屈東搖了搖頭。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