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39章 幸運
    還……還差一點……

    馬歇爾向王冠掉落的地方撲過去,可是他右胸的傷口并不輕,雖然已經噴過急救噴霧,但過度的拉扯依然讓傷勢更嚴重了。

    當他的手觸碰到王冠的時候,目光也看見了保羅的觸手,對方與他同時碰到了王冠的邊緣,如果雙方都不放棄,接下來發生的情況很可能是力量的角逐。

    馬歇爾不想和保羅比力量,除非對方已經是只死章魚,于是他直接將王冠向甲板的地面打去,王冠迅速撞擊甲板,再向外彈出,瞬間脫離了兩人能夠觸碰到的范圍。

    “你干什么?如果沒有這頂王冠,我們都會死!”保羅情急之下對馬歇爾說了一句。

    雖然馬歇爾能夠聽懂,但是卻并沒有回答,因為他并不會說。

    幽靈船在急劇下落的過程中,將焚燈水母全部撞開,暫時制造出了一個安全地帶。

    那個方向,羅伯特能夠在其余的魚人搶到前拿到嗎?

    馬歇爾在心中問了一句,同時身子摔在了甲板上,他悶哼一聲,不過并沒有移開一直盯著王冠的視線。

    保羅船長沒有理會馬歇爾,雖然現在他殺死馬歇爾易如反掌,可是他對眼前這名人類的生命沒有任何興趣,他只想重新獲得自己的王冠。

    王冠在空中劃出了一個拋物線,再次向甲板落去。

    周圍所有的人類和魚人都盯著王冠,從剛才爭搶的情況來看,這些雙手被綁住的船員即使再蠢也不可能不知道王冠的重要性。

    羅伯特縱身躍起,可是在即將碰到王冠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上升的趨勢很快停止了,根本達不到原本應該到達的高度,他被魚人抱住了腳,很快就摔在了甲板上。

    此時王冠依然按照原來的路線前進,可惜,這條路線的終點是一只魚人。

    不過,當這只魚人正滿心歡喜地伸出雙手的時候,他卻被一名船員撞開了,這名船員看著自己腳下的王冠,卻并沒有太多的辦法,他雙手被綁,其余的魚人已經圍了過來,根本沒有時間讓他用別的方法戴上這頂王冠,于是他將王冠一腳踹出,只是這一腳的方向,卻是向著船艙的方向。

    也許是他以前練過足球的緣故,這一腳剛好將王冠踢進了船艙。

    這名船員做完這一動作之后,就被身后的魚人推開。

    此時,馬歇爾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剛站穩,就又聽到了珍妮的聲音,“馬歇爾神父,救救我……救救我……”

    原來和《維爾德拉手稿》沒關系嗎?畢竟我已經丟下去了,看來她是纏定我了啊!

    馬歇爾在心中吐槽了一句。

    同時,他發現,幽靈船周圍的焚燈水母越來越多,與之前偶爾出現幾只零星的焚燈水母相比,此時的焚燈水母甚至構成了一個紅色的罩子,將幽靈船罩在了里面。

    又有一些人類船員和魚人觸碰到了焚燈水母,就像連鎖引爆一樣,焚燈水母的數量在甲板上迅速增加,并且逐漸擴散,最令保羅沮喪的事情就是,有十幾只焚燈水母的行進路線經過船艙的門。

    如果命令魚人直接沖過去,只會讓焚燈水母越來越多。

    現在最好的辦法是一只一只的算好角度然后利用武器將這些焚燈水母驅趕開來。

    幾乎所有的人類船員與魚人都是這樣想的,他們都停了下來,在現在這種情況下,稍有不慎,可能所有的人都會死在焚海當中,這片由焚燈水母構成的海洋。

    不過卻有一個人沒有這樣做,正是羅伯特。

    他直接向船艙沖了過去。

    靠近之后,他一個滑鏟讓身子緊貼地面,停止之后,他也來到了船艙門口。

    不過他卻不敢動,因為有一只焚燈水母正停留在他雙眼前兩厘米的地方,這只焚燈水母的傘狀體微微一動,向船艙內飄去。

    “匍匐前進!”馬歇爾對羅伯特大喊了一聲。

    羅伯特聽到之后,趴在了地上,前臂不斷擺動,雖然速度不快,但對于在一旁看著的魚人來說,即使速度再慢,也沒動要好。

    “快進去,難道你們還比不過人類?你們這群蠢貨!”保羅憤怒地罵了一句,他指揮魚人學習羅伯特的方式進入船艙。

    羅伯特進入船艙之后,一眼就看見了停在走廊上的王冠。他看了看頭頂和身后,發現沒有焚燈水母之后,馬上爬起來向王冠沖了過去。

    他拿起王冠之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戴在了頭頂。

    這一瞬間,羅伯特感覺自己的頭部被撕裂了開來,似乎有兩個身體,一個身體是羅伯特自己的人類身體,而另外一個身體則是水,維爾福海的水。

    羅伯特沒有看見,但是他清楚的知道,幽靈船下方有很多海水,之前的航行正是這些海水馱著幽靈船在焚海當中航行,不過現在,海水已經分散開來,與幽靈船一樣正在下降,跌向未知。

    他向前伸出手,控制著海水舉起幽靈船,就好像操縱自己的身體一樣。

    剛開始的時候還不適應,但是很快,羅伯特就掌握了方法,幽靈船下降的速度開始減緩,最終完全停了下來。正當羅伯特打算讓幽靈船上升的時候,他發現了一個東西,更準確的說是他通過幽靈船看到了下方的景象。

    無窮無盡的焚燈水母組合在一起,構成了一只邪惡的眼睛。

    在看見這只眼睛的瞬間,羅伯特就下了邪惡這個定義。此時這只眼睛正死死地盯著幽靈船,然后,羅伯特看見有一些‘觸須’從眼睛中伸出,毫無疑問,這些觸須由焚燈水母構成,雖然單只焚燈水母的行進路線非常隨機,但是此時在這只眼睛的控制下,似乎有著一個共同的目的,它們正打算纏住幽靈船。

    更準確的說,是將幽靈船綁住,然后拉向眼睛所在的位置。

    跑!

    羅伯特心中只有這一個想法。

    他利用頭頂的王冠操縱著幽靈船下方的水,不斷提升推力,讓幽靈船離開這只眼睛的視野。

    馬歇爾剛站穩,超重的感覺又突然出現,整個人似乎都被壓在了甲板上,一動也不能動。

    可是問題是現在上方有許多焚燈水母,這樣直沖上去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觸碰到焚燈水母,然后身體被紅白色的火焰‘分解’。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