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03章 丟棄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聽到大衛船長的話,這時,在場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鼓起掌來。

    “也好,有了這種榮譽,我在藍色珍珠號上的行動也更加方便。”馬歇爾心中衡量了一下,接著站了起來,微微鞠躬,算是回應。

    “想必今天下午大家都聽說了,莫洛夫港的殺人惡魔正是被馬歇爾神父發現的,如果不是他,也許這名惡魔現在還在莫洛夫港殘害無辜的人,讓我們為馬歇爾神父敬一杯。”大衛說完,從一旁拿起高腳杯,然后倒滿葡萄酒。

    餐廳中的其余人也做著同樣的動作。

    又一杯葡萄酒下肚,馬歇爾喝完后坐了下來。

    “對了,馬歇爾神父還是藍色珍珠號的隨船神父。希望大家旅途愉快!”大衛介紹到這里,就走了下來,重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拿起刀叉,在對自己餐盤中的香腸動手之前,調侃了馬歇爾一句。

    “馬歇爾神父,你不太愛講話啊。”大衛笑著說。

    “對了,大衛先生,請問,加上我,一共有多少名隨船旅客?”馬歇爾跳過了大衛的問題,直接問了自己最關心的事情。

    “十五人。”大衛想了想答道。

    “十五人嗎?”馬歇爾心道:“剛才站起來的時候,我數過了,加上我只有十四名旅客,也就是說還有一個人沒有來餐廳?”

    “不好意思,大衛先生,是不是還有一名旅客沒有來餐廳?”馬歇爾放下手中的刀叉。【愛↑去△小↓說△網  Qu 】

    “嗯……我也不太清楚,也許是吧。”大衛想了想,給出了一個不確定的答案,“實際上,也未必一定要到餐廳來,如果有需要,道格拉斯也可以幫忙送到房間。”

    “這么說,道格拉斯最清楚這方面的事情?”

    “嗯。不過,馬歇爾先生為何這么在乎其余的旅客呢?”大衛有些好奇。

    “沒什么,只是突然想知道而已。”馬歇爾用一個借口敷衍了過去。

    “無論如何,先弄清楚這些旅客的身份最重要,然后是水手的身份。我絕對不會相信藍色珍珠號是一個安全的地方。”馬歇爾對自己說。

    晚餐過后,大衛船長就帶著馬歇爾來到了專門為他準備的懺悔室。

    與正常的懺悔室不同,大衛為馬歇爾準備的懺悔室是由普通的房間改造。總的來說,就是馬歇爾坐在或者站在他現在所在的房間中,而想要懺悔的人或者聊天的人,會進入另一間房間,這兩間房間都無法看見對方,但是墻上有一些細孔,聲音可以傳遞過去。

    “希望不會讓你感到壓抑。”大衛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不會,只是大衛先生,難道我每天都要待在這嗎?”馬歇爾看了看有些空蕩的房間。

    “嗯……我來到馬歇爾神父你就是為了這件事,你當然不必每天都待在懺悔室中,但是我想我們有必要商量一個確定的時間,好讓大家不會跑個空。”大衛船長走進懺悔室中。

    “船長認為什么時候最合適?”馬歇爾打算讓對方先說。

    “這次旅途大概需要一個月,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神父能在每天下午兩點到四點之間抽出一點時間。”大衛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嗯……我可以先試試。”馬歇爾沒有直接答應,“就先這樣決定,如果有變動,我會告訴大衛先生你的。”

    “嗯,可以。”大衛露出了爽朗的笑容,“這是懺悔室的鑰匙。”

    馬歇爾接過鑰匙,“如果沒有其余的事情,我就先回房間了。”

    ……

    回到自己的房間,馬歇爾躺在了床上,雖然下午已經休息過了,但此時他仍然感覺身體非常疲憊,沒過多久就進入了夢鄉。

    一覺醒來,馬歇爾看了看時間,居然是凌晨四點。

    窗外也是漆黑一片,幾乎看不見任何光亮。

    “現在睡肯定是睡不著了,不如去甲板看一看。”馬歇爾打開門走了出去。

    他來到甲板,夜晚的星空只有幾顆細微的星星在閃耀。

    這時,一陣輕微的撞擊聲傳入馬歇爾耳中,他順著撞擊聲傳來的方向看過去,發現有一個人正在向海中丟棄什么東西。對方在將東西扔下去之后,發現了正在朝自己走來的馬歇爾,接著,他以百米賽跑的速度朝另一個方向沖去。

    “等……”馬歇爾僅有的一絲疑惑瞬間消失了,“無論他扔的是什么,既然選擇逃跑,肯定是不能見人的東西,抓住他!”

    馬歇爾也跟了上去,可是對方已經從另外一個出入口進入了船艙當中。

    “奇怪,難道這艘貨船晚上沒人職守嗎?”馬歇爾眉頭緊皺,跟進了船艙當中。

    剛走下船艙,馬歇爾就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對方的蹤影,他隨意選了一個方向,剛走過轉角就碰到了藍色珍珠號的大副派蒙。

    “嗯?馬歇爾神父,這么晚了你還沒睡嗎?”派蒙藍色的瞳孔中充滿好奇。

    “不是他,額頭沒有汗水,心率很整齊,不是劇烈運動過后的跡象。”

    馬歇爾看了看派蒙的額頭,接著對派蒙說道:“派蒙,你有沒有看見一個人跑下來?應該是一名男性。”馬歇爾深吸了幾口氣。

    “沒有?怎么了,馬歇爾神父?”派蒙有些好奇。

    “我因為睡得太早,所以現在睡不著,想去甲板看看,但是卻看見有人將什么東西扔下了船,正當我打算走進詢問的時候,那個人迅速跑了,我懷疑其中有問題,所以跟著他跑到了這里來。”馬歇爾說完后,心率也恢復了正常。

    “真的嗎?馬歇爾神父。”聽見馬歇爾的話后,派蒙的表情變得非常嚴肅。

    “真的。”馬歇爾點了點頭。

    “我沒有看見任何人跑過,不過,我可以幫助你,馬歇爾神父,請跟我來。”派蒙向著船員艙走去,那里是船員居住的地方。

    “你們不值班待在這里做什么!”派蒙推開了門,里面有幾名船員正在打撲克牌。

    他們見到派蒙進來后,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手中的撲克牌也掉在了地上。

    “原來是這樣……”馬歇爾搖了搖頭,如果不是這些船員玩忽職守,對方也不可能有機會將東西扔出藍色珍珠號。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