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017章 順利
房間內的布置非常精簡,錢倉一剛進去就看見正前方的上方掛著一幅草書,內容是‘德高為師身正為范’。在草書下方是一條長桌,可以坐三人,在長桌上方擺放著三瓶礦泉水,而在三人不遠處,放著三把長椅,顯然是從別處搬過來的。

    “三位請稍等,校長馬上就過來。”柴雯笑了笑,“請問要不要喝點什么?”

    “我不用。”錢倉一搖了搖頭。

    “給我來一瓶吧。”鷹眼扮演的蘇樂生沒有拒絕。

    “不用。”邱雨竹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這家伙,看起來特別怪異啊,究竟是不是演員?她的代號是什么?如果鷹眼也是在這里遇見的她,可能他也不知道,看來還得問本人。”錢倉一在心中吐槽了一句。

    三人等了大約十分鐘,一位年齡五十多歲的男子走了進來。

    這人氣宇軒昂,雖然兩鬢已有些許白發,但是一頭短發讓他看起來非常精神,他進來后走到三人面前,用中氣十足的聲音說道:“我是新海高中的校長段天擇,三位都是精英分子,資歷沒有任何問題,不過,在審查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些事情。”

    說到這里,段天擇示意柴雯將門關上,“從本質上來說,三位的電子檔案中都有一些‘污點’。”在說‘污點’兩個字的時候,段天擇加重了語氣,“當然,他們沒有被記錄在檔案中,我是通過其余的方式了解到的,不過,可以確信的是,這些污點是確確實實存在的事情。”

    鷹眼與錢倉一對視了一眼,沒想要居然還有這一出。

    “不過三位不用擔心,我雖然年紀大了,但不是一個迂腐的人,只是有一些事情還是提前說明比較好,省得以后發生什么事情而處罰的時候大家心中有怨言。”段天擇坐在了考官的位置上。

    “原本新海高中不需要再招收老師,可是原來的老師因為一些問題而辭職了,突然有三位老師辭職,對課程安排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所以才招收老師。好了,我就說到這了,大家今后相處的時間很長,我也不廢話了,柴雯你待會帶他們去各自的辦公室,讓他們先和各自的同事現熟悉一下。”說完后,段天擇站了起來,向三人微微點頭后,就離開了房間。

    柴雯有一些尷尬,不過她并不在意,似乎經常處理這樣的事情,“三位跟我來吧,工作上的事情,各位的同事會和你們詳細說明的。”

    “不需要測試嗎?不對……以現在的科技普及化來看,可能面試筆試也已經是網上面試了吧?這么說來,難怪我們不需要了解相關知識……”錢倉一在心中想,同時跟上了前方三人的腳步。

    跟隨柴雯的腳步,三人來到了教學樓,從教室外走過,依稀能夠聽到教室內傳來的老師提問的聲音以及學生回答問題的聲音。之所以這樣形容,是因為教室的窗戶并不是大窗戶,而是排列在上方的小窗,這樣設置的原因主要是為了防止教室外的人員走動會影響教室內講課的教師和學習的學生。

    缺點也非常明顯,高中生正是最需要學習的時候,因為他們在高三面臨的考試將會決定他們今后的人生走向,這也是高考備受社會關注的一個原因。

    因為大部分學生的自制力都不高,所以如果班主任不能在教室外直接看見教室內的情景,那么以高中生的反應能力完全可以整晚都在玩手機學習機等電子產品而不會被班主任發現。

    很快,鷹眼扮演的蘇樂生與另外一位不知道代號的邱雨竹都進了各自的辦公室,只有錢倉一繼續跟著柴雯前進。

    “就是這了,敖康成老師。”柴雯伸出左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錢倉一善意的笑了一下,走了進去。

    辦公室內有許多辦公桌,每一位老師都有辦公桌,而不同的辦公桌之間都被高大的毛玻璃給分隔開來了,相互之間不能見到。

    “你是新來的老師吧?”一名帶眼鏡的中年男子看著錢倉一問。

    “是。”錢倉一點了一下頭。

    “你的位置在這里,柴雯已經和我們打過招呼了,聽說新來的三位老師學歷都很高,歡迎來到新海高中,我叫趙原,負責高二學生的地理。”趙原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敖康成,專業是歷史方向。”錢倉一握了一下手,跟著趙原來到了自己的辦公桌。

    “辦公桌內的物品還沒有整理,你自己清理一下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東西有用,如果有什么問題,直接問我就好了,這間辦公室主要由我負責。”趙原顯然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沒有過多詢問錢倉一的事情。

    “哦,好的,謝謝。”錢倉一用桌上的衛生紙擦了擦椅子,然后坐了下來。

    深吸了一口氣后,錢倉一開始了自己在電影中的教學生活。

    ……

    “教高二下學期的歷史嗎?原來的教師有把自己的備課本留下來,這方面我不用太擔心,即使沒有,我也可以照本宣科,最多再將一些例題的答案說明一下,難度不大。”錢倉一坐在一家裝修比較精致的餐館中,此時他正在等鷹眼還有外表非常頹廢的那名女子。

    雖然在第一天,三人進行了簡短的交流,但是因為完全沒有線索的緣故,所以并沒有進行深入交流,而此時是周日,在鷹眼的建議下,三人選了這么一個地方進行見面,一方面是相互之間進行交流,另外一方面則是對未來的安排。

    沒多久,鷹眼和邱雨竹就來到了這家餐館。

    “先點菜吧。”邱雨竹還沒坐下來就說了這么一句話。

    “呃……你點吧,我無所謂。”錢倉一將菜單推了過去。

    “隨便。”鷹眼挑了個座位坐下。

    這時,服務員走了過來,開始記錄菜名。

    很快,邱雨竹就點完了菜,完全沒有要問兩人的意思。

    “你真的不需要代號?”錢倉一開口問面前的頹廢女子。

    “無所謂啊,如果你一定要一個,就叫我菜單好了。”頹廢女子似乎根本不介意這種事情。

    “你……確定?”錢倉一皺了皺眉。

    “青椒炒蛋也行。”頹廢女子眼都沒有眨一下。

    “那還是叫菜單吧。”錢倉一苦笑了一下。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