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987章 初步接觸
?    午夜咖啡3的消息暫時還沒有發來,鷹眼將注意力重新放回了郵件上。

    “張明……前面的年份都沒有給出名字這樣具體的信息,然而,最后一個年份,2011年,卻直接說明了家主的名字和娃娃的埋藏地點,這已經不是暗示,而是直接告訴我詛咒娃娃現在的位置所在。”鷹眼登錄自己的聊天軟件,他點開了一個頭像是系統默認頭像的用戶,隨后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幫我查個人,姓名張明,男,2011年女兒死亡,只知道這些信息。我需要知道他的個人信息和家庭關系,女兒的墓地所在,還有所有的住址。】

    對面的消息回來也很快。

    【一萬塊。】

    消息后面跟著的是一長串數字,是收款賬戶。

    鷹眼沒有多話,他直接將錢匯了過去。

    這種交易,沒有任何保障,唯一能夠稱之為保障的只有行業內的‘信譽’。

    【半個小時后給你回復。】

    亮起的用戶頭像再次暗了下去。

    鷹眼點回網頁,午夜咖啡3已經發了幾條消息過來。

    【午夜咖啡3:我找到了,你自己看看吧。】

    【午夜咖啡3:‘我一直以為最恐怖的事情是貧窮,但是在看到這個娃娃之后,我改變了自己的想法。這是一個恐怖的娃娃,它用人皮縫制而成,眼珠使用的是人的眼珠,用手觸摸娃娃會感到一陣冰涼,甚至,能夠感受到指尖在震動,好像按在了嬰兒身體上,只是這名嬰兒已經死亡。針線縫紉的手法非常精細,相信她在縫紉的時候一定非常用心,或者我該將用心改為怨恨。如果沒有這種情感,絕對不可能縫紉出這樣的東西。’】

    【午夜咖啡3:‘我讓丹尼把他燒掉,而丹尼也有這樣的想法,我們生了一對火,然后將娃娃丟到里面,很快,燒焦的味道出現,很難聞,但是我心里面的恐懼減輕了不少。突然之間,刺耳的參加聲差點貫穿我的耳朵,那是無數人在哀嚎,我能夠聽出聲音里面的痛苦與害怕,我用雙手堵住耳朵之后看向火焰,一個黑色的身影正在火焰之中搖搖晃晃,好像剛學會走路的嬰兒。’】

    【午夜咖啡3:‘那一瞬間,我意識到有什么東西被放了出來,是惡魔,還是魔鬼,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現在一定不能停止。我再次向火焰中添加燃料,火焰忽然暴漲,差點燒到我自己,等我躲開之后再回頭看,黑色的身影已經不見,我想,娃娃恐怕徹底在烈火之下燒成灰燼,可是,當火焰越來越小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并沒有在里面找到我想找的娃娃的灰燼。’】

    【午夜咖啡3:(圖片)(圖片)(圖片)】

    午夜咖啡3還將他收藏的圖片一并發了過來。

    【午夜咖啡3:本來我想將這一段也發在帖子上,后來沒時間,要玩游戲,就偷懶沒寫,因為后面還有一些案子和這個娃娃有關,當然,不是我發現的。】

    【午夜咖啡3:對了,剛才說的炮灰角色,雖然是炮灰,但是你也可以為他安排一點故事,像是感情戲什么的,另外,死也要死得有價值點,最好有個名字,再來點描寫就好。】

    【午夜咖啡3:說起來,干脆將我的角色設定為配角怎么樣?男三男二什么的,最好高大威武,有勇有謀,經常幫助主角,是主角的死黨,主角遇到困難之后都是找我幫忙。】

    【午夜咖啡3:不行不行,這樣太麻煩了,可能你不好安排。算了,你自己決定就好,到時候寫好發表了能不能通知我一下?】

    鷹眼迅速瀏覽一遍,他發現午夜咖啡3發過來的內容和之前郵件上所寫的內容基本符合,至少沒有互相沖突,這名船員十有八九死在了船上,但是日記有留下來,或許,這名船員在自己最后的日子里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于是將剩下的時間全都花在寫日記上。

    【蒼一:可以,我在考慮讓你成為主角的備選。】

    【午夜咖啡3:真的嗎?真的可以嗎?身高要至少要一米八,我比較專情,最好不要加太多感情戲,一個戀人就行,兩個有點多了,但是我還是可以接受,三個絕對不行。】

    【午夜咖啡3:對了,我最后會活下來吧?如果口碑不錯,你還可以寫續集啊。】

    【午夜咖啡3:還有,把我寫帥一點,也不要太帥,那樣太假。】

    【蒼一:嗯,我記下來了。寫好了會發給你看看。】

    回了午夜咖啡3幾句之后,鷹眼將注意力放在了另一個地方,他打算找一找詛咒娃娃誕生的緣由,雖說太平洋的島嶼相互隔離,但是或許會產生類似的文化,而研究這些文化的學者有可能知曉一些關于詛咒娃娃的事情。

    考慮到文明的進程關系以及學術界的口碑,鷹眼直接在世界范圍內開始尋找。

    在關鍵詞的幫助下,鷹眼找到了一些相關書籍。書籍的內容與詛咒娃娃以及太平洋的數個部落有關。

    因為部落的大小與島嶼有很大關系,所以樅暮李小島這一類小島并非該學者的主要研究對象,或者說,書籍中僅僅根據一些分類方法將小島上的原住民進行分類,而并沒有對分類之后產生的矛盾與不合理的地方仔細論證,僅僅是提出猜想或者直接忽略。

    嘀嘀嘀的響聲從筆記本電腦的喇叭處傳出,鷹眼切換回聊天框。

    一個壓縮包被發送了過來,鷹眼點擊接收。

    壓縮包不大,因此鷹眼打開了在線殺毒網站將壓縮包上傳,很快,頁面返回的結果是無毒。他將壓縮包解壓,然后點開文件夾,里面有著上百人的信息,這些人的名字都是張明,鷹眼要找的張明。

    “女兒喜歡娃娃,年齡不大,一定沒有成年。”

    “死因應該與詛咒娃娃有關,郵件里面沒寫死狀凄慘,有可能沒有被分尸,可能會表現出得病的癥狀,但是不應該是白血病等病癥。”

    隨著鷹眼增加了篩選條件,滿足要求的人數越來越少。

    “被人殺害有可能,但是兇手被抓到的話……應該可以排除。”

    “車禍的可能性……”

    “還有……78人符合要求。”鷹眼看著剩余的人數,他打開網絡購物網站,購買了三張不記名的電話卡,“只能一個個問了。”

    這條線索,鷹眼只能慢慢推進,他繼續翻看起研究太平洋島嶼文化的書籍。

    一番瀏覽過后,終于讓他找到了一本與詛咒文化有關的書籍。

    他搜索到了作者的個人主頁,主頁里面的內容,日常和文化普及各占50%左右。

    【請問瑪修博士你知道詛咒文化中有關詛咒娃娃的事情嗎?】

    鷹眼留了條言,然而他認為還不夠,于是他查到了瑪修博士的讀者郵箱,給瑪修博士寫了封郵件,里面詳細描述了樅暮李小島的事件以及詛咒娃娃的事情,當然,并沒有經紀人小太發過來的郵件那么詳細。

    到這里,這一條線索也只能等待,然而,鷹眼并沒有停止,他在網上找到了一家畫圖的店鋪,顧客付錢,提出要求,畫師出圖,然后修改,整個店鋪的流程非常簡單,然而,因為個人審美之間的差異以及表達方式的問題,經常會導致圖不滿足要求。

    簡單的處理辦法是分各個檔次的套餐,最高檔次套餐是顧客說的算,就算只有一點問題也會按照顧客的意思修改,最低檔次的套餐基本上不允許改圖,除了畫師有非常明顯的錯誤之外。

    鷹眼選擇了中高檔的套餐,而他指定的畫師是專門畫恐怖圖片的畫師。

    在指定畫師之前,鷹眼已經看過這名畫師的畫風,風格偏向于寫實,但與照片又有明顯的區別,符合他的要求。

    【你好,我想要你幫我畫張圖,是一個恐怖的娃娃。】

    【沒問題,我畫過很多。】

    隨后,一條鏈接發了過來。

    【你可以看看我以前的作品,或許有相似的畫。如果在原有的基礎上修改,出圖的速度會快很多,你放心,質量絕對有保證。】

    鷹眼點進去掃了一圈,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沒有相似的。我會將我的要求告訴你,你先出一份草圖給我,背景之類的我全都不需要,只要娃娃的圖。】

    【嗯,好。】

    鷹眼開始描述起來。

    ……

    主世界內,泥潭沼澤的小屋中。

    三人依然在等待著奇布從她那充滿怪味的房間里面走出。

    嘎吱一聲,門被打開。

    “已經做好了,你們將這粒藥丸吞下之后可以稍微抵抗一下錐魂魔石的領域,不過可能效果沒有你們想象的強大,因為我第一次制作,所以效果可能有點差。對了,如果你們還有類似骨生花的原料,可以交給我,我會幫你們制作一些有用的東西。”奇布將黑色的藥丸放在桌上,只有一粒。

    【泥潭沼澤的奇布向地獄歸途團隊開啟原料加工功能。】

    【不知道用途的材料可交由泥潭沼澤的奇布進行煉制,也許能夠得到特殊道具。】

    系統的提示信息出現在屏幕上方,而且還是以高亮的方式。

    錢倉一將黑色藥丸拿起。

    【清醒藥丸(骨生花):能夠提高對幻覺的抵抗力。】

    【注意:該物品只能在主世界使用,如果想要將其登記為特殊道具,需要前往地獄商店出進行審核,并繳納一定的費用。】

    “什么……”錢倉一本人眉頭緊皺,他的角色依然看著手中的藥丸。

    新的條件再次出現。

    “果然啊,難怪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原來如此。”錢倉一終于明白了地獄電影為什么向演員開放特殊道具的制作方法。

    他控制自己的角色將黑色藥丸放下,隨后將團隊聊天欄打開。

    【蒼一:我終于知道主世界是地獄電影用來干什么的了。你們看桌上的藥丸,在注意一項中說明了要將這類物品登記為特殊道具還需要先提交給地獄商店審核,并且在繳納一定的費用之后才能登記為特殊道具。】

    【蒼一:非常熟悉的手法,這樣做有兩個好處,第一個是增加了特殊道具的多樣性,以急救噴霧為例,因為制作方法的差異,急救噴霧或許會出現以性能階梯方式呈現的類型,廉價版或者高配版。】

    【蒼一:廉價版只能夠使用一次,但是仍然有原來的效果,或者比原來的效果差一點,但是足夠便宜,或許50片酬就能夠買到,而高配版能夠使用5次或者10次,購買之后可以選擇便宜的‘充能’方式再次將里面的藥劑補充完整。】

    這時候,千江月和皮影戲已經看過奇布放在桌上的藥丸。

    【千江月:恐怕有這樣的想法,而且特地將這么大一個蘋果擺在我們面前,恐怕就是為了讓我們給它賣力,而它收了錢還拿了東西,簡直穩賺不賠。】

    【皮影戲:好像連我們的休息時間都不愿意放過。】

    【蒼一:暫時先這樣,不管怎樣,我們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也只能跟著地獄電影繼續走下去,有變化總比沒有好。】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