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945章 充足的理由(打賞加更!)
?    聽到錢倉一這句話,祿子晉與龔萍都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們眼神中的渴望都得到了控制,不再像之前一樣狂熱。

    “你想要我們做什么?”祿子晉問出了錢倉一等待的問題。

    “你將兩張牌都給我們,難不成你讓我們做的事情比兩張空牌的價值更加重要?”龔萍不傻,她直接點出了問題的核心。

    沒有人會做虧本的買賣,錢倉一看起來也不像傻子,因此交易不可能會在錢倉一的主動要求下成立,唯一的可能就是有龔萍沒有發現的得利點。

    “我不敢答應。”龔萍問完問題之后馬上搖頭,“除非你告訴我理由,你真正想要做這件事的理由,而不是用來敷衍我們的理由。”

    祿子晉與龔萍的問題早已經在錢倉一心中推演。

    相較于這兩人稀里糊涂答應,錢倉一更愿意他們兩人敏銳地發現交易中的問題,因為這意味著兩人并非無能之輩。

    “很簡單,理由剛才祿子晉在回答我的問題的時候已經說了出來,你們仔細回想一下,為什么祿子晉沒有一張空牌在身上?”錢倉一將空牌和身份牌全部放回口袋當中,他靜靜地等待二人想清楚,然后他再繼續說,他一個人嘰里咕嚕說一大堆并沒有什么用。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洞中的氛圍頓時變得緊張起來,再加上洞外偶爾傳來的輕微腳步聲,讓洞內的三人的呼吸都加重了些。

    “你想從半尸和死尸手中拿到空牌和身份牌?”祿子晉的語調非常緩慢,他在說話的同時也在觀察錢倉一臉上的反應,只是,他沒有從錢倉一的臉上看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對方的表情根本毫無波動。

    聽到祿子晉的話,龔萍也反應過來,很快,她便陷入沉思當中。

    “是真的么?”龔萍問。

    “是,但是我一個人做不到,需要你們的幫忙,只要你們幫助我,我絕度不會虧待你們,而且幫助我的收益一定比你們躲在這個洞里苦等要高,所以,你們的決定是什么?快點告訴我,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錢倉一向后靠了點,他選了個舒服的姿勢坐在地上。

    就在這時,手機燈光閃爍了兩下,然后完全熄滅,洞內的光亮變得更暗。

    “我的時間不多。”錢倉一提醒了一句。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手機的光亮已經熄滅,在陰影當中的錢倉一給了祿子晉與龔萍更大的壓迫感,他們身體的本能在發出危險的信號。

    現在的情況對錢倉一來說,并沒有多少不利的地方,他的時間還有很多,即使這一輪結束也沒有關系,問題在于他現在不是在單獨參演這部電影,他有團隊,而且這個團隊加上他一共有四個人,并且另外三人他都熟識且都有過命的交情。

    讓他拋棄自己的隊友獨自一人離開,他做不到,而且也沒有意義,如果說活過這部電影就能夠結束地獄電影帶來的噩夢,他可能會考慮一番,但是顯然不能,這部電影只不過是無數電影中的一部,并非最后一部。

    因此他必須要想辦法救自己的隊友,自己的同伴。

    正好經過他的鋪墊,讓裴俊良在劇本中不會因為獨自湊齊三張空牌而選擇馬上離開,這一點可以算是歪打正著,不幸中的萬幸。

    第二輪中,千江月運氣稍好一點,是半尸,能夠撐過一輪的時間,但是鷹眼與皮影戲并沒有這么好運,他們是死尸,一旦碎月時期結束,意志將會被抹除,這樣一來,即使在后面的輪數將二人變回,也不過是空殼一具,這還是在能夠變回的情況下,很有可能到時候無法再變成人類。

    這一點地獄歸途團隊每個人都清楚,但是還有一點也是地獄歸途團隊中每個人都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第二輪的碎月時期究竟什么時候結束?以第一輪的碎月時間進行參考,第二輪的碎月時期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相較于錢倉一,對這件事更著急的毫無疑問是鷹眼與皮影戲兩人,因為這直接關系到他們的生命。

    “盡快做決定,我給你們5秒鐘的時間,如果你們不答應,那這場交易就作罷,我沒有時間耗在這里。”錢倉一氣勢逼人,他不能讓鷹眼與皮影戲完全依靠自己,否則他這名隊友沒有存在的必要。

    滴答滴答,錢倉一在心中算著時間。

    “理由,告訴我理由,你給我一個合適的理由。”祿子晉沒有退縮的意圖,他心動了,能夠在這個時機加入游戲,并且還能夠獲得一張空牌,他不可能不心動,現在他唯一的擔憂就是錢倉一耍賴。

    “什么理由?”錢倉一問。

    “為什么你的時間不多,躲在這里對你來說應該沒有任何影響,只需要等待碎月時期結束即可,你為什么這么著急?”祿子晉走向錢倉一。

    “我要救人!”錢倉一大聲說。

    聽到這個理由,祿子晉愣了一下,“你……要救誰?變成喪尸和半尸的人?能救自然要救,不能救也沒必要勉強。”

    是的,現在難題擺在了錢倉一面前,他與鷹眼三人是伙伴是好友,有過命的交情,但是裴俊良與王棋等人沒有,無論怎么想,裴俊良都不可能以如此決絕的方式去特意救人,一旦錢倉一忽略這一點,他的違規值必定再次增長,而且比例絕對不低。

    “這個游戲最大的陷阱我已經知曉。”錢倉一站了起來,他雙眼看著祿子晉,“從石板上的規則來看,隊友是否死亡對自己沒有任何影響,實則不然,這場魔鬼的游戲,就是算準了這一點,所以才這樣設置,人數越多,越有可能隨機到合適的身份,也越能夠維持原本的人數,一旦人數開始減少,將很快以雪崩之勢變為零。”

    這一點,僅僅只是錢倉一的猜測,不過此時卻能夠作為他去救人的理由,只要是能夠說得過去的理由就能夠讓劇情平緩過度。

    “就因為這個理由?”龔萍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是的,還不夠,還差點什么……

    錢倉一心想。

    “我知道你的理由是什么了。”此時祿子晉卻說出了讓錢倉一略微有些吃驚的話,“也許從這場游戲開始,你就是以對抗魔鬼的姿態在進行這場游戲,而不是像我們一樣,只顧自己逃生。”(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