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843章 蘇醒
    一路狂奔到塔頂。

    錢倉一看見有一男一女正躺在塔頂,二人的臉瞬間與記憶中看過的照片對應。

    雖然衣服不一樣,且臉色更加蒼白,但是錢倉一確信,眼前躺在黑色塔頂的二人,就是他們要找的費和愜與陳友琴二人。

    二人現在處于昏睡當中,與錢倉一等人剛到達這里的時候一樣。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為什么費和愜與陳友琴二人會比錢倉一等人晚來到這片空間。

    時間上根本對不上。

    錢倉一壓下心中的以后,他走上前探了探兩人的鼻息,發現雖然兩人的鼻息有些微弱,卻相當穩定,顯然并沒有生命危險,只是需要休息一段時間。

    “我們不知道什么時候會下雪,還是先帶他們回1號黑色巨塔比較好,對了,小心他們可能會突然發難。”錢倉一提醒千江月。

    “了解。”千江月面色平靜,仿佛換了個人。

    錢倉一抱起了陳友琴,這名女生的相貌屬于中等偏上,稍微打扮一番也能夠在路上被人叫一聲美女。

    千江月扛起費和愜。

    二人踏上盤旋階梯,下到黑色巨塔底部。

    “他們是……費和愜與陳友琴!”皮影戲看到這兩人的臉之后驚呼道。

    “為什么他們比我們后來?”鷹眼抬頭看著黑色巨塔頂部上方的水潭。

    平靜的水潭已經沒有絲毫波瀾,剛才的一切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先帶他們回1號黑色巨塔再考慮這個問題,如果不小心遇到除白色之外其余顏色的雪就麻煩了。”千江月將錢倉一剛才對他的提醒說了出來。

    鷹眼點頭,沒有多說。

    四人沿著來時的方向返回,很快,就看見了之前待過的1號黑色巨塔。

    “等等,我們做的標記呢?”皮影戲最先問出了這個問題。

    “不見了。”千江月停下腳步。

    “我去看看。”鷹眼繼續向前走,其余的人沒有說話,算是默認。

    鷹眼一直走到1號黑色巨塔前,并且進去看過一圈后,才招呼三人過去。

    就在這時,雪,又開始落下。

    這次,是黑色的雪。

    根據九相的說法,黑色的雪是最危險的雪,人吃了之后,也會變成黑色的雪。

    等錢倉一、千江月與皮影戲三人進入之后,鷹眼趕緊用石板將門口堵住,防止黑色的雪飄進來太多。

    錢倉一與千江月將費和愜與陳友琴放在地上。

    “等他們醒來,我們就知道這兩人是不是代號為朝陽、祥云的兩名演員了。”錢倉一面色凝重。

    找到費和愜與陳友琴的確值得高興,問題是已經有些遲。

    如果在到達雪巖湖之前找到二人,那完全可以就此返回,可是現在……在這由黑色巨塔構成的的迷宮當中,誰也不知道該如何走出。

    原本錢倉一還打算找到二人留下的線索從而逃離迷宮,現在他只能祈禱費和愜與陳友琴知道一些與黑色巨塔有關的信息。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雪勢不但沒有減小,反而越來越大。

    一聲陌生的悶哼在黑色巨塔內部響起,四人同時轉頭。

    這是費和愜傳出的聲音。

    這名年輕的短發男生緩緩睜開雙眼,眼神飄忽不定,似乎意識還不清醒。

    錢倉一沒有去打擾費和愜,而是讓他慢慢恢復。

    過了一會,陳友琴也醒了過來。

    二人的狀態幾乎一樣,之前醒過來的費和愜沒過多久又“撲通”一聲睡了過去,幾秒鐘后陳友琴也再次陷入睡眠當中。

    千江月走到二人身邊蹲了下來。

    “讓他們先睡會。他們現在這種狀態即使叫醒了也沒有什么用,說不定一問三不知,而且我們還無法判斷究竟是因為狀態不好而想不起來還是真的不知道。”錢倉一對千江月說。

    有些事可以急,但有些事情即使著急也沒有太大的作用。

    眼前這件事就屬于后者。

    “我知道。”千江月點了下頭,但是依然沒有離開,“他們體質有點差。”

    錢倉一看向二人,他想了下,“當然,他們看起來都不怎么愛運動。”

    幾分鐘后,費和愜與陳友琴慢慢醒來。

    他們眼中充滿著迷惑,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哪,之前發生過什么事。

    “你們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嗎?”錢倉一率先開口。

    與平時不同,此時他的聲音很很溫和,聽著很舒服。

    聽到錢倉一的話,陳友琴茫然地抬起頭,她的目光越過千江月,放在了錢倉一的臉上。

    “我們……這是在哪?你們又是誰?”陳友琴左眼緊閉,左手不停按壓自己的頭部,似乎頭疼讓她難以忍受。

    “你們……是來救我們的嗎?”費和愜看著千江月。

    “朝陽?”千江月問。

    他的眼神沒有看著某一個人。

    “嗯?”費和愜有些驚訝。

    看到費和愜的表情,千江月又喊了一聲,“祥云?”

    與上一句不同,這一句他是看著陳友琴的臉說的。

    陳友琴也有些驚訝,不過有費和愜的表現在前,她也猜到了一點。

    “我是。”陳友琴,也就是代號是祥云的演員,重重地點頭。

    “你們現在情況如何?能想起什么嗎?我們需要一些獨特的關鍵信息。”錢倉一依然維持著原來的語氣。

    朝陽與祥云對視一眼,接著同時搖頭。

    “我們剛進入《禁忌之地》這部電影。”二人幾乎同時說道。

    “就是說,你們進入《禁忌之地》之后睜開眼看到的就是眼前這番景象?”錢倉一深吸了口氣。

    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只不過,現在還有轉機。

    因為地獄歸途團隊的四人進入《禁忌之地》之后也是同樣的情況,而在夜聊當中,四人都有回憶起一些事情。

    這些記憶都是原角色的記憶,所以,朝陽與祥云或許也有費和愜與陳友琴之前的記憶。

    “你們仔細想想,能不能想起一些關于‘自己’的記憶。”錢倉一在‘自己’兩個字上重讀,“也就是費和愜與陳友琴,你們扮演的角色。”

    朝陽閉上雙眼,開始冥思苦想。

    他臉上的表情時而痛苦,時而恍然大悟,似乎有所收獲。

    陳友琴則看著地面出神。

    此時,地獄歸途團隊四人相互對視一眼。

    他們在這一瞬間同時確認了一條信息。

    朝陽與祥云并非新人。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