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789章 出現
    躺在病床上的千江月虛弱無比,連呼吸都非常微弱。

    錢倉一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壓低帽檐。

    他還記得自己與千江月參演第一部電影時的場景,當時千江月從四樓跳了下來,明明已經受了傷,但仍然沒有去醫院,而是強撐著前往長蘭小區。

    后來,因為千江月沒有表現出受傷的情況,所以錢倉一也沒有在意。

    “情況很不好。”皮影戲搖搖頭。

    雖說生命沒有危險,但是劇烈運動的話,誰也不知道傷情會不會惡化。

    “如果能夠讓他醒來就好了。”錢倉一說了一句。

    “嗯?”皮影戲有些疑惑。

    “他最清楚南轅,也許能夠知道南轅的真正目的。”錢倉一嘆了口氣,“我總感覺事情沒有那么簡單,畢竟,這部電影很有可能是特意為他準備的電影。”

    皮影戲點頭,但是沒有回答。

    二人沉默了一會。

    按理來說,現在皮影戲可以選擇回到公寓,將千江月交由錢倉一來照顧,但考慮到錢倉一已經失去全云公寓的保護,因此皮影戲不得不留下來。

    假如被債主發現,錢倉一很難帶著千江月逃走,很有可能只能自己一個人先行逃離。

    如果在規定的時間內沒有將千江月帶回全云公寓,那么被捆綁在他身上的巨額債務很有可能會帶來無法預料的后果。

    為了確保不出現意外,皮影戲必須留下來。

    除非他們愿意將千江月當成棄子。

    然而有趣的是,現在根本不可能將千江月當成棄子,無論是怎樣性格的人,只要這人知道南轅與千江月的關系,就不可能會讓千江月死去。

    在這部電影殺青之前,千江月必須活著。

    就在這時,皮影戲想到了一件事,“假如,你和全云公寓的交易達成,你的戲份是不是就殺青了。”

    “十有**。”錢倉一低聲說道。

    到時候,只要再找到其余演員的合同,那他再以合作者的身份推薦剩下還活著的演員。

    整部電影就能夠宣告結束了。

    因為近在眉睫的危機已經消散,至于今后這些人會與全云公寓發生什么事情,又會遭遇到什么,那就不關錢倉一的事了。

    “真可惜。”皮影戲臉上露出遺憾的表情。

    “沒什么好可惜的,如果不是發生了這一出,恐怕我也沒辦法這么快就找到自己的合同,這其中恐怕有許多巧合和算計。”錢倉一擺擺手。

    說完,錢倉一忽然站了起來,“我先看著他,你去找找路線,宜早不宜遲。”

    當務之急,自然是先安排好路線,等到時機一到,直接就將千江月送回全云公寓。

    “有消息手機聯系。”皮影戲點頭,走出病房。

    等皮影戲走出房間之后,錢倉一將房門關上,然后坐在千江月的病床前。

    “你……醒了?”錢倉一看著千江月。

    后者面色蒼白毫無血色,雙目緊閉,氣息微弱。

    過了兩秒,千江月猛地睜開雙眼,目光如炬,他的眼神給人的感覺根本不像是虛弱的傷者,反倒是不屈的戰士。

    居然是真的……

    錢倉一心中一驚,不過表情依舊維持原樣。

    之所以會突然詐一下,還是因為千江月身上藏著太多秘密,導致他根本無法按照正常情況去推測。

    “蒼一?”千江月吃力地轉動自己的頭,然后用虛弱的聲音喊道。

    “在。”錢倉一湊近了些,他的聲音很平穩,雖然他現在心跳很快。

    不知為何,眼前的千江月給錢倉一的感覺與之前不同,不像是相處許久的千江月,也不像是溫和的南轅。

    反倒是像第三種性格的人。

    如果不是千江月告訴了他關于腦中宮殿的事情,錢倉一現在或許會認為千江月擁有多重人格。

    在懷有戒心的狀況下,錢倉一并沒有完全丟棄這一猜想,只是降低了優先級。

    “你不是千江月對嗎?你是誰?”見千江月沒有開口,錢倉一彎著腰,將心中的猜想說了出來。

    “我的身份和你們一樣,被選中的不幸者。”千江月雙手撐著床,似乎想坐起來,不過他的身體暫時還不允許他做這一動作,至少現在不行。

    聽到千江月話的同時,錢倉一確信了自己的推測。

    與自己預料的不同,在確認這一點之后,錢倉一心中并沒有產生迷茫的感覺。

    所有的一切都很清晰。

    “你是創造千江月的人,既然你說你的身份和我們一樣,換而言之,你們八人根本沒有能力創造一個新的靈魂,再加上千江月能夠被地獄電影選中,說明地獄電影對這件事至少不是知根知底。”

    “再結合現在發生的事情,我想你們之所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應該是其余的存在動的手腳,至于目的,顯然和地獄電影有關。”

    做出這樣推測的緣由在于演員的能力一直處于某一正常范圍之內。

    不在正常范圍之內的能力都來自地獄電影的饋贈,無論有多特殊,都屬于被地獄電影掌控的范圍。

    那么借用原本人類的軀體,創造出一個全新的靈魂,這一項能力是否已經被地獄電影掌控,變成了最關鍵的問題。

    假設有和假設沒有都能夠依靠之前的蛛絲馬跡去推測。

    兩種不同的情況在概率上本來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是再結合現在正在參演的電影,錢倉一更傾向于后一種假設。

    地獄電影能夠做到很多事情,但也有一些事情做不到。

    “你猜的沒錯,我們沒有這樣的能力,我們也不過是棋子。”

    “同樣,我們創造出來的靈魂也是,他的命運已經被注定。”

    明明話中的內容很悲涼,但是錢倉一卻沒有從語氣中感受分毫,他挺直腰桿。

    “目的,是什么?”錢倉一直奔主題。

    “你是指為什么會被選中嗎?”千江月眼珠子左右轉動了下。

    這一回答,讓錢倉一有些意外,他以為自己至少需要成長到二線演員才能夠接觸到這一內容。

    “你說的我也感興趣。”錢倉一雙手插在口袋當中。

    “所有的世界,都是真實存在的。”千江月沒有賣關子,第一句話就解答了錢倉一的許多疑惑,一切都并非電影而是真實。

    一時間,錢倉一腦海中思緒飛揚,他腦海中想到的第一件事是:難道小電影的世界也是真實存在的世界? 2k閱讀網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