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782章 燈下黑
    空氣逐漸凝滯,錢倉一不為所動,堅定的眼神始終直視對方。

    滴答滴答。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

    化身為千江月的全云公寓仿佛早已經預料到了眼前這一幕,他嘴角掛著嘲諷的微笑,“我拒絕。”

    “為什么?”錢倉一問。

    “因為比起你,我有更合適的人選。”

    全云公寓的這一回答讓錢倉一沒有料到。

    是誰?

    錢倉一腦海中思緒翻涌。

    已經死亡的演員自然沒有資格與全云公寓談判,剩下的演員中,最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是……魏生金,他已經做到這一步了?

    想到這里,錢倉一右手無根手指快速敲擊著自己右腿外側。

    “一個人恐怕不夠。”錢倉一說,語氣平穩。

    談判的過程,也是獲取信息的過程,當全云公寓以這種姿態出現并且和演員交流的時候,也就是演員最能迅速獲取有價值的信息的時候。

    無論是真話還是謊言,即使話語毫無意義,也能夠以此來判斷某些情況。

    讓錢倉一意外的是,全云公寓沒有回答,而是保持著似有似無的微笑。

    這一瞬間,錢倉一驚訝地發現,眼前這人不像是千江月,反而像被千江月幻想出來的人物,并且在被發現之后才為自己取了一個代號的南轅。

    “是他?”錢倉一微微張嘴,掩飾不住內心的驚訝。

    真真正正的燈下黑。

    在猜測幕后黑手的時候,錢倉一會將自己算入其中,再排除,可是這次,他真的遺漏了這一人。

    算不上致命失誤,但了解到這一點后的恐懼,卻猶如海嘯一般迎面沖來。

    假如這次能活下來,那在今后的電影中,究竟要保持何種程度的謹慎才能不會出現今天遇到的情況?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對自身的命運有絲毫掌控力?

    答案是——不知道!

    “是我,好久不見,蒼一。”

    又一個人出現在門衛室門口,他有著與千江月一模一樣的臉,可是無論是臉上的表情還是身上的氣質都截然不同。

    “你很聰明,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在意自己是人類這件事了。”

    “不過話說回來,你們這樣想也沒錯,思考任何問題都會有立場,身為人類的你們自然默認自己的立場是人類。”

    “我不同,這么多年以來,我一直是以旁觀者的角度生活著。”

    “甚至用‘生活’這個詞來形容有些不恰當,因為我不需要吃喝睡。”

    “說了這么多,你心中肯定還有疑問,我為什么要這樣做。”

    “以你的觀察力,應該早就發現了,千江月在不久的將來必定會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到時候,無論誰都勸不住他,我不行,你也不行。”

    “我也只不過是為了活著而已,我也有自己的預設立場,那就是我自己。”

    南轅說了很多,像是終于找到一個能和自己交談的對象一樣。

    沒等錢倉一說話,南轅繼續開口,“你想說服我是嗎?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一直在觀察你。”

    “你想以衛良哲的死為例子來勸服我,很遺憾,這一點我早已經考慮到,并且已經想到了應對辦法,以你的實力,應該不需要幾秒鐘就能夠猜到我究竟做了什么。”

    南轅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錢倉一當然知道,身為地獄電影的演員,最大的秘密自然就是地獄電影本身。

    千江月是演員,創造千江月的靈魂也是演員,可是南轅是不是,錢倉一不知道。

    在被全云公寓干擾的情況下,南轅究竟能否說出地獄電影的信息,錢倉一也不知道。

    假如能,那么雙方的價值根本沒有對比的可能。

    不知不覺當中,周圍的空氣開始變得黏稠,呼吸也幾乎停止。

    在錢倉一的眼中,一切都變得非常緩慢,可是他的思緒卻不受影響。

    我該怎么做?

    他問自己。

    讓皮影戲殺了千江月?殺了千江月真的有用?

    我記得皮影戲說千江月從樓上摔了下來,其中,恐怕有南轅出力,也就是說即使殺了千江月南轅也不會消失,看來這一辦法行不通。

    這么說來,現在支撐南轅存在于世界上的載體是全云公寓。

    南轅不能離開全云公寓。

    這是我優于他的地方,可為什么全云公寓不愿意接受我的條件?

    問題在哪里?

    思考到這里的時候,錢倉一忽然將目光停留在了南轅旁的全云公寓身上。

    我記得門牌號前面多了一個0,這意味著全云公寓想發展,繼續進行下去,或許會在新的城市出現新的全云公寓,直到每個大城市都有這么一棟。

    接下來呢?

    會發展到什么程度?會不會想在另一個世界生根發芽?例如全云客棧、例如全云酒館……等等。

    恐怕這就是全云公寓的野心,南轅也只不過是它的棋子。

    南轅自然也知道這一點,準確說來應該是各取所需。

    總感覺缺了什么……身體嗎?

    錢倉一眨了眨眼,周圍的一切回歸正常。

    “不送。”

    簡短的兩個字傳來,隨后,門衛室的門被關上,一股巨力將錢倉一推向公寓外。

    等錢倉一爬起來的時候,他發現全云公寓已經從眼前消失。

    手中緊握著的合同證明之前的一切根本不是幻覺,而是真實存在的經歷。

    “殺不了我,又沒辦法賣掉我,所以選擇直接拋棄?麻煩了。”錢倉一環顧四周。

    雖然夜晚沒有多少人,可他依然感到有數道目光看向自己。

    他低著頭,拿出手機發了條信息。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千江月和皮影戲,而手機能夠聯系到皮影戲。

    不一會,皮影戲就將地址發了過來,錢倉一左右看了看,確認方向之后向路邊走去。

    我的負債不算多,應該沒有千江月那么夸張。

    現在,錢倉一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

    醫院當中,皮影戲正坐在手術室外等待,再過不久,手術將會結束。

    【皮影戲:你們有什么發現嗎?】

    她也想去公寓里面調查,可是責任感一直阻止著她,除非發生非常危險的情況,不然她不會丟下千江月。

    【蒼一:有,我已經失去了全云公寓的保護,合同其實就藏在我們房間里面,還有,怎么說呢,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皮影戲:我自己的房間早就已經搜過了,根本不可能沒有發現。】

    【蒼一:是后來放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