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724章 各自的夜晚
    等胸悶消失之后,阿柱繼續躺在床上,可惜睡意全無,他雙手枕在腦后,心中想起了今天一天發生的事情。

    “說起來,三個團隊當中,地獄歸途團隊似乎實力最強,每個人都很冷靜,雖然皮影戲在分析方面差點,但性格很好,而且看她的情況,似乎是地獄歸途團隊的武力擔當。”

    “呃……”

    “三男一女,結果女的是武力擔當,這種事情告訴別的人估計會被嘲笑吧?”

    “地獄歸途,這個名字很不錯啊!我們這些演員就像是不小心落入地獄的人,聚集在一起就是為了找到歸家的路。”

    “只是……千江月這人有些奇怪,好像有病……雖然說不上討厭,但他明明可以選擇更佳適當的方式提出自己的意見和看法,這樣可以規避許多麻煩,但他沒有,而是直接表明自己的懷疑。”

    “或許這就是他的性格吧,像蒼一就要平和許多,他有一種讓人安心的氣質,看起來他像是地獄歸途團隊的話事人,至少其余三人都會給他面子,當然,千江月除外……”

    阿柱腦海中浮現出地獄歸途四人的臉,接著他開始在腦海中為四人貼上自己認為值得注意的標簽。

    在無聊的時候,阿柱就喜歡這樣做來讓自己重新進入夢鄉。

    ……

    同一時間,603號房間,錢倉一猛地睜開雙眼。

    被窺視的感覺讓他直接從蘇醒,腦海中,地獄電影的提示音響起。

    【注意,你已經受到秘神的關注。】

    秘神的關注?

    錢倉一嘆了口氣。

    他轉頭后驚訝地發現自己床邊的書桌上出現了一個紫黑色的漩渦,無數條細小的絲線從漩渦當中伸出,在旁邊構成了一個人臉圖案。

    “要做我的仆人嗎?”一個彩色的氣泡從紫黑色的漩渦中飛出。

    搞什么?你不召喚也能出現的嗎?

    錢倉一心想。

    又一個氣泡飛出,“如果你成為我的仆人,我將會讓你管理我的靈魂圖書館,里面有你想要的一切,無數世界的人類靈魂、知識還有……永生的力量,所有的一切。”

    “我能問你一件事嗎?”錢倉一沒有直接拒絕。

    “可以。”氣泡飛出。

    “我明明沒有召喚你,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錢倉一看這不斷浮動變化著的人臉。

    由無數絲線構成的人臉幾乎可以任意變換。

    “我剛收取了一個靈魂,察覺到了你的蹤跡,所以順便問問你。”彩色氣泡一直飄到錢倉一耳邊才破裂。

    這讓錢倉一產生了秘神在和自己說悄悄話的錯覺。

    “你為什么想讓我做你的仆人?”錢倉一見對方可以交流,也沒有馬上拒絕。

    眼下這種不明朗的情況,能套出一點東西就套出一點東西。

    “你的靈魂比較有趣。”

    “僅此而已。”

    兩個氣泡飛出。

    “我能問問你有多少仆人嗎?”錢倉一沒有表態,不動聲色繼續問。

    聽到這個問題,組成人臉的絲線瞬間縮回紫黑色的漩渦當中。

    “秘密。只要成為我的仆人,你就能知道。”

    “在死之前,你都可以自愿成為我的仆人,召喚我,我就會出現。”

    當這兩個氣泡出現之后,紫黑色的漩渦逐漸縮小,彩色絲線也縮回其中。

    在紫黑色的漩渦消失之后,錢倉一發現書桌上有一條不斷飄動的藍色絲線,這種絲線他曾經在光陰冢見過。

    他眉頭緊皺,伸出自己的右手將藍色絲線抓住,然后用力一拉。

    熟悉的感覺傳來,周邊的時間流速開始變慢,直觀來看,似乎是他的速度變快了些。

    不一會,藍色絲線斷裂,周圍的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因為這?”錢倉一收回手,“仆人嗎?抱歉,我現在沒有這種想法。”

    ……

    宇昊旅店,魏生金從床上爬起,他睡不著。

    他做了噩夢,曾經的恐怖不時仍然在他腦海當中浮現,到現在,他仍然想不通,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那樣。

    當時,十名演員在一個廢棄的工廠當中掙扎求生,在死了兩個人之后,有一名演員發現鬼魂竟然可以扮成演員的樣子,當然,僅僅只是外貌而已,可在當時的情況下,即使只是這樣,依然將人性的丑惡表現得淋漓盡致。

    前一秒還稱兄道弟的演員,下一秒就開始在背后互相捅刀子。

    人越死越多,生存的幾率也越來越渺茫。

    因為一場意外才活下來的魏生金從此就不再相信人類,當時的傷痛現在回想起來依然讓他難以忍受。

    欺騙、背叛、互相算計。

    罪與惡的交織,生與死的沉淪,所有值得稱贊的美德在那一夜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可笑的是,除了開頭的兩人,之后死的人全部是演員所為,在存活之后,魏生金意識到自己能夠活下來的原因,或許是因為鬼魂的殺人限額只有兩人。

    在殺完兩人之后,鬼魂將無法再直接對演員造成傷害。

    也正是因為這樣,反而在之后的相處中,鬼魂成為了最‘善良’的演員。

    “或許這就是人類的本性吧,只要稍微經受考驗,就會露出丑惡的真容。”魏生金嘆了口氣。

    他知道,在地獄電影當中,每時每刻都在上演同樣的戲碼。

    之所以有一部分演員能夠和平相處,那僅僅是因為他們還沒有遇到需要考驗人性的時刻。

    “說起來,這部電影,我能活過來嗎?其余團隊的人看起來也很強,這樣一來,存活的可能性應該很大吧?”魏生金將窗戶打開。

    夜風吹拂他的發梢。

    “我一定要活下來!”他對自己說。

    ……

    全云公寓410號房間,貓咪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金色就這樣死了,下一個會不會是我?”貓咪用被子蓋住自己的頭。

    她是一個膽小的人,能活下來,除了運氣不錯之外,也有其余演員的幫助。

    貓咪不算一個強力的隊友,但不會拖后退,其實,在地獄電影當中,只要有這種程度的能力,就已經具備了合作的可能。

    “其余的演員都好強,如果我能像他們一樣強就好了,a姐總是讓我不要強求,可是,我能不強求嗎?”貓咪長嘆一聲,“我也想成為有能力將其余人從生死邊緣拉回來的演員,我想聽到別人的感謝與贊美。” 2k閱讀網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