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721章 廁所
    因為機芯相信地獄電影會在電影結束之后修復自己的靈魂,所以他做了這個交易。

    機芯所交易的東西,正是來自于秘神的預知片段。

    他……今天晚上會死。

    夜晚,睡在全云公寓420號房間的他會突然尿急,然后在進入廁所的一瞬間,頭顱落地,甚至連技能和特殊道具都沒來得及使用,更可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

    這也意味著,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精準地避免自己的死亡,他有問秘神,然而后者表示他付出的靈魂無法交易到這一信息,換句話說,秘神知道,但不能告訴他。

    為什么會這樣,機芯當然明白,一旦自己知曉自己死亡的真相,便一定會竭盡一切來拯救自己的性命,這也意味著改變自己的命運。

    改變命中注定的事情,僅僅依靠完全不損傷自身的靈魂是不夠的。

    究竟要多少靈魂?他詢問秘神得到的結果是:一半的靈魂。

    他的初衷是讓自己活得更久,如果進行這一交易,便會失去自己的初衷,因此他只能拒絕。

    “既然如此,我今晚不睡在全云公寓就行。”機芯將礦泉水瓶扔到垃圾桶里面。

    他在附近的旅店當中訂了一個房間。

    宇昊旅店,就在前方一百米處。

    沒有過多停留,機芯前往宇昊旅店,大廳,值夜班的工作人員正整理著臺上的東西。

    “你好。”機芯拿出自己的手機,將訂房證明提供給工作人員。

    正當他打算上樓的時候,門外,魏生金走了進來。

    兩人對視一眼。

    “你和我想的一樣。”魏生金開口,“看來你也不放心全云公寓。”

    “當然,誰會放心呢?”機芯面帶微笑。

    魏生金也笑了笑,他轉身向工作人員提供自己訂房的證明,拿了房卡之后與機芯一同走向樓梯。

    “你哪個房間?”魏生金問。

    “208,你呢?”機芯邊走邊說。

    “301。”魏生金緊跟在機芯身后,“你有和你團隊里其他人說嗎?”他繼續問。

    “沒,這種事情,明天再說吧。”機芯不太想繼續聊這個話題。

    “說的也是,我也沒說。”魏生金面色略微有些陰沉。

    二人各自進入自己的房間,與全云公寓相比,宇昊旅店的房間要高檔很多,無論是裝修還是空間大小,都不在一個水平線上。

    機芯沒有脫衣服,直接躺在床上,蓋上被子。

    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全云公寓當中的住戶都會面臨的一個問題,那就是當他們打算融入社會的時候,被自動忽視的狀況會消失。

    欠債者會被找到,殺人者會被通緝。

    一切都將回到住戶在進入全云公寓前的凄慘狀況。

    雖說這些都是他的猜測,但根據全云公寓住戶的情況,很有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他擔憂的也正是這種情況。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房間內安靜無比,門外,腳步聲傳來,到達門口,然后逐漸遠去,只是一名旅客路過而已。

    或許是太疲憊的緣故,沒過多久,機芯的眼皮就開始打架,縱使他一直在強撐,可仍然無法抗拒這股睡意。

    在心防松懈的瞬間,他閉上自己的雙眼。

    門外,嘈雜的響聲傳來,機芯猛地睜開雙眼,尿意,一直擔心的情況出現了。

    他猛地從床上站起,因為秘神的預言,他甚至在控制自己的飲水量,然而,情況最終還是走到了這一步,當然,他不會去廁所,只是……

    拍門聲猛地響起,非常急促,好像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發生。

    “著火了,快跑!”一名中年男子的喊聲傳了進來。

    “著火了?”機芯非常疑惑。

    考慮半晌,機芯來到了門口,這是迫不得已的行為,因為廁所……就在旁邊。

    他利用貓眼觀察外面的情況,可是門外,空無一物。

    “響聲……消失了……”機芯敏銳地察覺到了這一點。

    身旁,浴室與廁所的燈突然亮起,嗤~淋浴頭噴出血紅色的液體,馬桶蓋一開一合發出驚悚的聲音。

    此時此刻,房間中的一切都開始發生怪異的變化。

    恐懼感跟隨著血液在機芯的身體中流淌,這時候,他發現自己的尿意越發強烈了。

    門外,有什么?

    機芯深吸一口氣,將注意力放在了門上,是的,他打算沖出去。

    不管如何,待在一個密閉的房間中,最終一定會陷入無處可逃的窘境。

    他伸出手放在門把手上,不過他并沒有馬上打開門,而是再次將自己右眼對準的貓眼。

    貓眼中,一個綠色的眼珠子正在左右轉動。

    “呵啊……”機芯的身子猛的一彈。

    在之前,即使遇到危險,他也不會產生如此劇烈的反應,可這一次不一樣,情況完全不同,而造成這種不同的根源在于,秘神的預言!

    齒輪扭轉的聲音在機芯腦海中響起,他使用了自己的技能。

    【機械感官:在技能持續時間內,能有效降低外界環境對自身思維的影響。】

    使用這一技能之后,機芯感覺內心的恐懼感消散了許多,浴室中依舊在累積的血液也無法再造成之前的驚悚感,好像這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一樣。

    嗚嗚嗚的聲音傳入機芯耳中。

    浴室的門竟然被推開,一個血人從浴室當中走出,只要再走幾步就能夠來到機芯面前。

    血人的身子搖搖晃晃,站立不穩,走了兩步之后摔倒在地,接著化為一灘血水,可血水仍舊在流動,在向機芯流過來。

    我不會死!

    機芯面色嚴肅。

    他堅信秘神的預言是正確的,在滿足預言的條件之前,他堅信自己不會死。

    無論門外是什么,他都不在意,因為對方,一定無法取走自己的性命!

    在流淌的鮮血即將要接觸自己的瞬間,機芯動了,他將門打開,門外,燈光昏暗,什么都沒有,沒有人,沒有火災、沒有鬼怪。

    機芯一躍而出,然后向樓梯口奔去。

    在機芯離開房間之后,淋浴頭自動關上,馬桶蓋也安安靜靜地躺著,至于血水,則向排水孔流去,幾秒鐘之后,一切都變得和原來一樣。

    很快,機芯來到一樓。

    工作人員見機芯行事匆忙,于是站起來詢問,“發生什么事了?”

    機芯沒有理會,將房卡丟給了工作人員,“有事,不住了。”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