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686章 曾經
    繁華的街道旁,無數行人從千江月身邊走過。

    可是千江月與熱鬧的氛圍格格不入,就算他什么都沒做,只是將雙手插在口袋當中,從他身邊走過的人都下意識拉遠一些距離。

    一直走到一輛車標是兩個月牙交錯的黑色車輛前,千江月才拿出手機操作,他在手機屏幕上點了幾下,車鎖很快打開。

    他坐在駕駛位上,打了個呵欠,接著朝目的地開去。

    壺陽精神病院的路他已經非常熟悉。

    他左手操控方向盤,右手操作手機。

    進入地獄電影客戶端之后,晉級電影的評分很快就給出來了,沒有任何多余的過程。

    75分,一個比較普通的分數。

    他點開好友欄,上面只有寥寥數人,除了錢倉一、鷹眼之外,就只剩下一名代號為‘寓言’的演員。

    這名演員此時并沒有參演電影。

    【千江月:還沒死啊?】

    千江月發了條消息過去,很快,對方就回復了他。

    這時,前方剛好遇到一個紅燈,千江月踩下了剎車。

    【寓言:借你吉言,不過情況不太妙,上一部電影我又碰上那個瘋子了。】

    【千江月:誰?你說的那個負罪者?你怎么不殺了他?】

    【寓言:他沒殺我就不錯了,我第一眼確認是他之后就跑了,一直到電影完結,我都沒敢靠近他。對了,那5個新人一個都沒活下來,我估計十有八九都被他超度了。】

    【千江月:你怎么一直遇到他?】

    【寓言:鬼知道,估計是之前遇到過一次的緣故,話說回來,這次我感覺他更不好對付了,似乎獲得了什么技能,你說怎么會有這種瘋子存在,明明在這里面光自己活下來都非常困難。】

    【千江月:還好,人多了之后總會出現極端個例,另外,他不就是一個認為自己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墮落到地獄的信徒么?為了不讓惡魔得逞,所以他要將所有被惡魔蠱惑的人全部清除。】

    【寓言:你說的到輕松,等你遇到了就知道了,不聊了,我還要去學釣魚,留給我的時間不多,話說回來,你也稍微注意點,這種瘋子似乎越來越多了。】

    【千江月:沒關系,殺了就行,反正都是人。】

    【寓言:行,不愧是千江月。】

    到這里,聊天內容就終止了。

    紅燈讀秒已經結束,錢倉一換擋之后踩下油門。

    這時候,他又打了個呵欠。

    長期的高強度生活已經讓他非常疲憊,但是即使這樣,他仍然沒有選擇休息。

    一路前行,直到到達壺陽精神病院,這里地處偏僻地段,因此環境良好。

    將車停在院外,表明身份之后,千江月徑直向精神病院里面走去。

    在這里,能夠看到各式各樣的人,當然,除了醫護人員之外,大部分都是精神病人,與想象中不同,實際上精神病人大部分時間都很正常,他們很安靜,有的專心做自己的事情,有的坐在一起聊天。

    平時,這些人就是這樣一副人畜無害的面孔,只有在發病的時候,他們才會顯露出與常人不同的異樣。

    至于普通人羨慕的那種超越常人的精神病人,千江月倒是一個都沒有遇到過,不過發病時將屎拉在褲襠里,然后在散步的地方一路狂奔的精神病人,他見到過一個。

    他現在也忘不了那時的情形。

    “你好。”千江月來到服務臺。

    面前是一名年約二十的女護士,長得比較可愛,所以臟活累活一般都有人搶著幫她做。

    這名護士看見千江月之后,連忙站了起來,“易寸齡先生,你來了。”

    “嗯。”千江月點頭。

    跟著護士一直走到426病房,經過一道驗證手續之后,病房門被打開了。

    里面,一名鬢角有些發白的女士被綁在椅子上,聽到門開的聲音之后,她轉過頭,露出溫和的笑容。

    “護士小妹,你怎么又把這個人叫來了?我說了我根本不認識他,他不是我的兒子,我也不知道他為什么會纏上我,你快點讓他離開這里。”悅耳的聲音從她口中傳出。

    她叫連半雪,是千江月的母親。

    護士看了千江月一眼,千江月點頭,“你先出去吧,讓我和她單獨待會。”

    這也是護士想要做的事情。

    “媽,我們二人之間的關系之前已經證明過了,我想已經沒有必要再認證。”

    “再說,你明明記得我,只是不想見我而已。為什么不想見我,是因為我將你送到這里來了么?那為什么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員又說你想見我?”

    千江月走到連半雪身后,用手輕輕梳著后者的頭發。

    “如果不是你上次發病砍傷了十六個人,你也不會坐在這里,我想,待在這里對你來說是最好的歸宿。”千江月的語氣非常平靜。

    “滾遠點!我不想看到你,我當初就不該把你生出來!”連半雪的聲音越來越大。

    到最后甚至變成了怒吼。

    “暫時還不行,我放心不下你,治療費用我已經交到五十年后了,今后不管發生什么事情,你都不會流落街頭。我不想看到你流落街頭。”千江月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連半雪的眼神突然變得平靜,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寸齡,媽媽對不起你,原諒媽媽好不好?媽媽知道錯了,媽媽不會再打你了,你放心,媽媽一定說到做到。”

    她祈求的聲音微微顫抖。

    “沒關系,我不是沒死嗎?”千江月的神情沒有任何波動。

    他的目光看向窗外,窗外萬里晴空,一片湛藍,幾只鳥兒從天空迅速掠過。

    十幾年前的那個夜晚,他現在仍然記憶猶新,并且永遠不會忘記。

    當時,還不到十歲的千江月正躺在床上酣然入睡,大約凌晨三點左右,千江月突然睜開雙眼,因為他感覺自己的床旁邊有人。

    用手揉了揉眼睛之后,千江月終于認清了站在自己床前的是誰,是他的媽媽。

    “怎么了?媽,這么晚了你還不睡,明天你還要上班呢?”千江月半坐在床上說著。

    連半雪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千江月,房間內的氣氛開始變得不一樣,千江月察覺到了什么,他的身子往后面縮了一點。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千江月的意料。

    連半雪突然抓住千江月的衣領,將他抵在墻壁上,然后是兩記響亮的耳光。

    疼到麻木的臉頰讓千江月的意識瞬間清醒,他調整自己的姿勢,“怎么了,我又哪里做錯了?”

    聽到千江月的話,連半雪的臉依舊黑著,不過抓住衣領的手松開了。

    可讓千江月沒想到的是,連半雪突然掀開被子,一把抓住他的腳將他甩了出去,他整個人就這樣摔在地上,渾身上下傳來劇痛,特別是左手肘,差點讓他疼得掉眼淚。

    沒等他站起來,一雙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窒息感讓千江月非常難受,他感覺自己無法呼吸。

    求生本能讓他不停掙扎,反抗著自己遭受的一切。

    “死吧,死吧,嘿嘿嘿,當初我就不該把你生下來!殺了你就可以了。”

    恐怖的聲音傳入千江月的耳中,他感到非常絕望。

    一瞬間,千江月腦海中靈光一閃。

    “……爸……爸……你……怎……么來……了?”千江月發出細微的聲音,同時努力睜開雙眼,看著連半雪的身后。

    喉嚨處的壓力瞬間減小,空氣從口鼻涌入,千江月猛的吸氣。

    “咬她,你媽媽瘋了,她要殺了你。”一個稚嫩的聲音傳入千江月耳中。

    他看見一個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正站在自己母親身邊,而他的母親連半雪正轉頭看著門口。

    “你是?”千江月問。

    這時,連半雪已經將頭轉了回來,臉上憤怒無比。

    “你敢騙我!”她怒吼。

    “快跑啊!再不跑你會死的!”長相一樣的小孩也高聲大喊。

    千江月看了連半雪一眼,接著張開嘴咬了下去,這一口,用盡了他的全力。連半雪吃痛后退兩步。

    “打她下面,女的那里也是弱點!快點!”

    千江月沒有詢問,也沒有猶豫,他握緊右拳,用力揮出。

    “插眼睛,快點,你太慢了,這樣不行。”聲音再度傳來。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千江月已經伸出手,他并不是在聽到這句話的之后才做出這一決定,他在聽到這句話之前就已經做出了這一動作。

    在連環打擊之下,連半雪在接下來的幾秒鐘都將失去抓住千江月的能力。

    趁著這個機會,千江月打開臥室的門跑了出去。

    “跑到外面去,別穿鞋子了,沒時間。”

    千江月將客廳的門打開,赤著腳跑了出去。

    身后傳來腳步聲,“你給我站住!”熟悉的聲音也傳來。

    “別管她,快點跑,跑到公園去,快點。”與千江月長相一模一樣的小孩緊跟在他的身后。

    “為什么會這樣?我明明什么都沒有做錯啊?”千江月不解地問。

    “你早就發現了不是嗎?她總是會莫名其妙地打你,過了一段時間后又向你道歉,還有,有哪個媽媽會讓自己的孩子在開學第一天就必須將整本語文書都背下來,而且沒背下來還不準睡覺。”

    “你的媽媽生病了!”小孩說。

    “為什么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千江月發現小孩說的沒錯,不知道什么時候,他的眼睛里面已經全是淚水。

    他左右看了看,然后沿著記憶中的路線跑去。

    “痛……”千江月突然停了下來,他的右腳踩到了一顆尖銳的小石子。

    “別出聲,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小孩說。

    “你究竟是誰?”千江月找到了一個小巷子,他躲在了里面。

    “你猜?”小孩沒有直接回答。

    “媽媽看不到你,你也出現得莫名其妙,再加上和我長得一樣,你其實就是我,你也是易寸齡,你……”千江月說到這里停了下來,“你是假的,你是我幻想出來的人,就像電影里面演的一樣,我也病了……”

    “你就當我是真的不行嗎?”小孩調皮地笑了笑。

    “不能,如果我和你說話,別人又看不見你,我會被認為有病的,我不想別人用異樣的目光看我。”千江月搖頭。

    “明天你打算怎么辦?”小孩問。

    “明天還要上學,我的書包還在家里。”千江月回答。

    “你這個樣子還上什么學?明天等診所開門之后你去診所看看,讓他們給你涂點藥水,然后你直接去學校,將這件事告訴你的數學老師,不要告訴你的班主任,她一點都不喜歡你,會認為你在撒謊,知道了嗎?”小孩說話的時候右手放在了千江月的肩膀上。

    有觸感,或許他是真的!

    千江月心想。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