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645章 城門
    “如此正好。”錢倉一不再多說。

    他也需要去做一些準備。

    首先是武器,其次是生活必需品,而在這其中,御寒的衣物毫無疑問是最重要的。

    雖然現在氣溫依然適宜,一件單衣便可御寒,但邀請函上出現的飄雪畫面,一直都讓錢倉一非常在意。

    一切準備妥當之后,錢倉一又去找張文石。

    此時張文石遇到了一些麻煩,因為離開的要求太突然,一部分下人表示都要給他們一點時間收拾東西。

    與張家鬧鬼之前相比,現在的下人已經少了很多很多,愿意留下來的大多都是比較忠心的人。

    因此他們的要求,張文石很難不在意。

    如果連這些人都走了,那張家的家產恐怕又要少一大截。

    “張兄,不妨給他們一刻鐘的時間準備,能不帶的就不帶,到了新地方再為他們添置即可。”錢倉一在張文石耳邊說。

    張文石想了想,同意了這一折中的辦法。

    此時,龐瑩秀抱著張災去走了過來,小青則在一旁攙扶。

    “夫人,還需要些時間,你先在屋里歇會。”張文石趕緊走過去。

    “相公,我打算在院子里四處看看,或許以后就見不到了。”龐瑩秀說。

    張文石愣了一下,“也好,小青,你跟著夫人。”

    “是,老爺。”小青恭敬地點頭。

    這邊龐瑩秀離開之后,張文石走到了院門外,除了自家人之外,他還請了幾名鏢師沿途保護。

    當然,鏢師同意的原因在于他們也打算離開定臺鎮。

    雙方聊了幾句之后一拍即合。

    “王鏢頭,還需要再等會,不好意思。”張文石尷尬地說。

    “無妨,只要今天能出發就可以了。這定臺鎮太怪,實在是不宜久留,不瞞張老爺,威遠鏢局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今天我們是最后一批,所以才這么點人。”王鏢頭是一名壯漢,身上的衣物緊貼肌肉。

    “那就好。”張文石點頭。

    一刻鐘的時間轉瞬即逝。

    再次清點人數的時候,錢倉一發現有兩名下人不見了。

    這兩人都是無父無母之人,性格憨厚老實,并不會因為貪玩而缺席。

    “你,你還有你,去看看。”

    錢倉一點了三個人。

    三人馬上向內院跑去,沒過多久,一聲慘叫傳出。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過去。

    “這……”張文石看了錢倉一一眼。

    “我去看看。”錢倉一皺眉。

    他向內院走去,很快就看見了自己剛派去的三人。

    這三人仿佛被嚇傻了一樣坐在地上,手一直指著門內。

    靠近之后,錢倉一終于知道為什么這三人會有這么大的反應了,原來缺席的兩人已經死亡,他們現在正吊在自己的房間中。

    兩人的尸體在門口慢慢地旋轉,此時掛在繩索上的死人頭正看著門外。

    一雙眼珠子凸出眼眶,非常滲人,而更恐怖的是,這兩人吐出的舌頭竟然到達了腰部。

    如此怪異的死法讓張府中的人馬上回想起了前段日子的恐怖經歷。

    “走。”錢倉一喊了一聲,接著轉身離開。

    這兩人已經沒救了,另外他們的身份也并不重要,又沒有什么出眾的能力。

    所以錢倉一放棄得非常干脆。

    回到集合點,錢倉一將自己看見的情況告訴了張文石,后者聽到之后臉色頓時暗了下來。

    “出發!”張文石大手一揮,不再猶豫。

    嘎吱……

    張文石最后一個離開張家,在關上張家大門的時候,他的眼中依然充滿著不舍。

    就在幾個月之前,他還從來沒有過背井離鄉的想法。

    可世事無常,縱使再不情愿,在生存面前,依然只能低下頭。

    一行人慢慢向城門口走去,雖然張家的隊伍有些顯眼,可在今天這一不尋常的日子里,并沒有多少人關注他們。

    從身體當中長出的怪異樹枝正折磨著他們的神經。

    來到城門口,離城的人已經排成了長龍,不光是張家,稍微有一些遠見的人都在考慮該如何離開定臺鎮。

    之前可能還在衡量利弊,但現在,他們也不在乎那點小錢了,他們只想要盡快離開。

    如果說之前的鬧鬼還是十幾戶或者幾十戶人家的事情,那么今天發生的怪事就是整個定臺鎮的人的事情。

    有將近有三分之一的人身上都長出宛如活物的樹枝。

    “為什么不讓我們出城?通行文牒不是已經給你們了嗎?”為首的商賈正在與守城的捕頭交談。

    這人的聲音很大,只要不是隔得太遠,都能夠聽得清楚。

    “羅老爺,曹知府曹大人說了,今天誰也不許離開,別說什么通行文牒,就是你……收買我也不行!”

    “為什么?昨日不還好好的?”羅老爺氣得不行。

    他的兒媳婦正在一旁勸他消消氣。

    “不行就是不行,你問我我也不知道,你問曹知府去。”捕頭顯然不打算繼續糾纏。

    “問就問,你給我等著。”羅老爺直接杠上了。

    說完后,羅老爺便命令車夫調轉方向,朝府衙的方向駛去。

    后面的人還以為自己比較特殊,但嘗試之后發下自己并非特殊的那一位,包括張文石也被攔了下來。

    “長青,你說……這可怎么辦?”張文石滿臉無奈。

    “張兄莫急,曹知府想必也是猜到了今日會發生這事,所以才下了這一命令。”錢倉一根本不著急。

    這么多日子的民怨一直在累積,而今天,毫無疑問已經到了爆發的時機。

    “不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錢倉一剛說完這句話。

    前方的城門口就開始發生矛盾了,至于起因……根本無所謂,無非就是一名家丁說話沖了一些。

    爭吵愈演愈烈,一些類似王鏢頭的能人也加入其中。

    “鄉親們,這什么卵子曹知府是打算讓大家伙都困死在這鬼地方,如此喪盡天良的狗官我們還管他做什么,大家伙直接沖出去!”一名脾氣比較暴躁的男子振臂一呼。

    頓時得到了大多數人的響應。

    “你們是想造反是吧?”捕快這邊也不示弱。

    雙方你來我往幾句之后直接開干。

    “殺人了!殺人了!”

    原本以為殺人能夠震懾全場的捕頭完全沒想到自己魯莽的行為也葬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一名五大三粗的壯漢拿出自己藏起來的長刀,直接一刀將捕頭的頭給砍了下來。

    “大家伙一起沖,這群狗東西敢攔著就直接砍了他們的狗頭!”

    “沖啊!”

    剩余的捕快見狀哪里還敢抵抗,連忙跑向一邊。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