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598章 新的證明
    “如果你有疑問,可以自己驗證。”

    哈特右手輕扣桌面,有些不高興。

    又來?

    錢倉一將目光放在簡身上。

    這是一個富有魅力的女人,可惜的是,她的魅力并非無害。以簡的強勢,很有可能會提出三人根本做不到的要求,因為任何存在于描述中的世界都可以被打上虛假的標簽,反正未來世界對她來說也是虛構的世界。

    “你想讓我怎么證明?”

    文成志沒有任何憤怒的情緒,他眼中帶笑,向與小孩玩游戲的大人。

    怪異的笑聲在房間中響起,不是簡的聲音,而是能夠在幾句話當中頻繁轉換立場的大煉金術師湯姆。

    “不如你使用一個我們都不會,固鉑爾也還沒有研制出來的煉金術。”

    湯姆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雙眼中蘊含著熾熱的光芒。

    “可以嗎?”簡看向文成志,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啪!

    哈特右手拍向桌面。

    “文成志,如果不行就不要硬撐,關于靈魂連結的研究還在進行中,如果你強行使用煉金術,有可能會產生不可預測的后果。”

    這是建議,但也是哈特的表態。

    哈特的意思非常明白。

    我不需要你再做其余的證明,我相信你說的話。

    并非無條件信任,可此時哈特并不會對文成志和錢倉一三人產生懷疑,至少在發生更加意外的事情之前不會。

    聽到哈特的話,文成志多看了哈特一眼。

    “說起來……”

    當文成志開口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我曾經嘗試探索固鉑爾的時候與一些人交流過,這其中會不會有你呢?哈特。”文成志清澈的目光讓哈特下意識回避,“或許沒有……我會證明自己的身份,不過需要一些煉金材料,請幫我準備。”

    夜晚很快過去,第二天,四人來到新京市外的草原。

    以三名大煉金術師的權力與財力,很快便弄到了文成志所需要的煉金材料,在剛才,這些材料已經被送到指定地點。

    “這里需要一個濕度調節煉金陣,湯姆,麻煩你了。”文成志指著腳下。

    因為靈魂能量稀少的緣故,這些小事他不能親力親為,所以只好麻煩哈特與湯姆這兩名大煉金術師幫忙,至于簡,她沒打算幫忙,而是一個人打著黑色遮陽傘,坐在一旁休息。

    在文成志的指揮下,一個龐大的煉金陣正逐漸形成。

    所有人都不知道文成志究竟想要做什么,包括一直在觀望的錢倉一三人。

    不過他們能夠看出一點,多余的靈魂能量已經被大量消耗,很可能無法再支撐他使用這一煉金術。

    也就是說,一旦驅使煉金陣,文成志很可能會無法控制彌洛的身體,像平時一樣,回到靈魂連結的躲藏處當中。

    只是他們并沒有阻止文成志。

    如果能夠通過確定的事實加強對自己身份的證明,對今后的行動很有幫助。

    太陽移動到頭頂。

    湯姆已經滿頭大汗,不過他根本沒有在意這一切,他的眼中只有狂熱,對煉金術的狂熱,對未知的狂熱。

    “究竟是什么?會有什么效果?”

    湯姆不時喃喃自語。

    與湯姆不同,哈特一直沉默不語,他想的事情很多,而且并不局限于煉金術,對他而言,煉金術只不過是興趣與通向權力階梯。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權力的話,有可能任何事情都做不了。

    有兩名大煉金術師當助手,文成志很快完成了他的煉金陣。

    一個龐大且復雜到難以形容的煉金陣。

    層層重疊的煉金陣讓人難以分辨哪一部分才是真正的主體。

    “可以開始了嗎?我累了。”

    簡站了起來,她輕輕拍了拍衣服。

    文成志雙手合十,“開始!”

    地面,綠草茵茵,湯姆與哈特站在指定的位置,“能麻煩你一下嗎?”文成志指了指剩下的一個位置,“需要一個人幫忙。”

    簡想了兩秒,最后還是站在了文成志指定的位置。

    其實,到現在這一步,簡基本已經相信文成志的身份了,她能夠看出這一煉金陣不簡單,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這一煉金陣究竟有什么作用。

    隨著文成志揮手,三名大煉金術師一同驅使煉金陣中自己負責的那一部分。

    柔和的白光直沖天空,但一點也不刺眼。

    不會真的……可以驅使煉金陣吧?

    錢倉一與另外兩人對視一眼。

    新京市外圍,正在玩耍的小孩當中有人注意到這奇異的白光,很快,所有的小孩都注意到了這一白光,他們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等待著什么發生。

    白光逐漸蔓延,所有的圖案都沒有遺漏,除了最中央的圓。

    這是一個完美無缺的圓,文成志就站在這個圓中間。

    身為煉金陣的主使人,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接著高舉自己的右手。一道金光亮起,在柔和的白光中極其引人注目。

    這時候,不光是玩耍的小孩,甚至連正在工作的大人也注意到了這一異象,而且并非只有新京市的外圍部分。

    猛然間,白光與金光同時消失。

    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哈特、湯姆以及簡都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文成志,而后者的眼神依舊平靜。

    而身處‘彌洛’的錢倉一三人,卻正在討論另外一件事。

    “真理吊墜……你們還記得在臨西市的時候嗎?當時我們以為是靈魂連結本身是煉金術的成果,所以能夠讓真理吊墜起反應,現在回想起來,原因可能是因為有文成志這一煉金術師在里面的緣故。”

    說完,錢倉一深吸一口氣。

    千江月與鷹眼同時皺眉,經錢倉一這么一說,真實的情況很有可能是這樣。

    也就是說,提示……早已經出現。

    明朗的天空突然開始變暗,而且只有文成志頭頂那一片天空變暗,其余的地方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當簡抬頭的時候,她驚訝地發現,天空并非單純的變暗,而是變成了黑夜。

    現在出現在她頭頂的是夜晚的星空,而非藍天!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四棵樹木的嫩芽從地面鉆出,茁壯生長。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