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597章 簡
    空氣開始變得壓抑,所有人都閉口不言,包括一直在‘活躍’氣氛的湯姆。

    簡單的一句話直接將文成志的謊言拆穿。

    “為什么這樣說?”猶豫半晌,文成志眉頭舒展,面露好奇。

    “不光是我,被你送回來的那三個人也看出來了。”哈特指了指文成志的頭部,“因為從內心可以觀察得更清晰。”

    “嗯?哈特,這個不像你啊!”湯姆湊到哈特身前,不過卻被后者一把推開。

    “你說我想要的不是復興固鉑爾文明,那我做這一切又是為了什么?我一個人在未來世界生活不行嗎?為什么要參與這種事情,即使只是分出一部分靈魂,對我來說也是極其危險的事情。”文成志雙手攤開,反問哈特。

    “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只不過剛才和你走了一圈之后,我改變了自己的看法,至于為什么,因為我沒有從你的眼中看見任何的……期盼,你臉上的表情冰冷,甚至連偽裝都不愿意,這個世界的東西對你來說同樣枯燥無味。”哈特威嚴的聲音讓他周圍的空氣都產生了一絲波動。

    聽到哈特的話,文成志沒反應,反倒是湯姆用力點頭,“你說的沒錯!”

    你究竟是思維方式與正常人不同還是真的有精神病?

    錢倉一心想。

    “為什么你會這樣認為?”文成志睜大雙眼,臉上的表情寫著無辜二字。

    哈特沒有回答。

    “對啊,你為什么會這樣認為?”湯姆重復了文成志的話,當然是對著哈特。

    “我承認,除了有煉金術這一點之外,這里的一切對我來說的確沒有太多新鮮感,因為很多事物我都在未來的世界看見過,重新發展起來的社會,對普通人而言,只要看見煉金術他們就會驚訝,可是我不一樣,我精通煉金術。”文成志說到這里輕嘆一口氣,“實話實話,如果我表現得很驚訝,那才更奇怪不是嗎?”

    “不。”湯姆搖頭,他離開哈特,走到文成志面前,“你至少應該有一種歸家的感覺,如果沒有,說明你沒有找到你想找的東西。”他右手指了指文成志的胸口。

    文成志愣了一下,他下意識后退一步。

    雖然外面的三人沒有說話,不過在‘彌洛’身體中的三人卻在肆意聊天。

    “我覺得湯姆說的沒錯。”鷹眼點頭,“不過雖然說的沒錯,但是對我們來說似乎情況越來越不利了。”

    說是這么說,但他們暫時也沒有什么辦法,因為無法強制奪取控制權,至少在外部的靈魂能量消耗完之前不能做到這一點。

    “別忘了文成志的哲學三問題,我想無論如何,他都會去尋找答案。”錢倉一搖頭。

    “嗯,雖然文成志殺我們的想法沒有任何改變,但是我想以他的性格,絕對會考慮到自己所有策略都失效的情況,也就是說,我們還有返回的可能,只不過到時候會和他直接交鋒,雖然也很危險,不過相比不可能來說,這至少是一絲希望。”千江月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外面,已經有一些行蹤可疑的人湊了過來。

    這些人悄悄接近,但是到達一定的距離之后他們就不再繼續靠近,而是觀望。

    三人轉頭看著附近的人,沒等他們開口,一名女性出現在公園當中。

    黑色的面紗遮擋住了這名女子的面容,讓人看不清她的模樣,可是月光下,婀娜多姿的身影卻無法隱藏。

    神秘而優雅。

    這是錢倉一對這名女子的第一印象。

    “你們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猶如夜鶯般的聲音從女子口中發出。

    她也是大煉金術師,簡。

    簡輕輕飄到三人身前,天藍色的眼睛猶如寶石。

    “沒有。”哈特搖頭,說謊的時候語氣沒有任何變化。

    “這個……”湯姆瞥了一眼哈特,“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問他。”他雙手食指指著身旁的哈特,緊接著整個人躲在了哈特身后。

    “他是誰?”簡上下打量了一番文成志。

    淡淡的香味鉆入文成志鼻中,沁入心脾,不斷繚繞著他的嗅覺。

    “一個普通人。”哈特上前一步,然后伸出雙手,一把將簡抱住,“怎么突然對這些事情感興趣了?我寄給你的東西,你收到了嗎?”

    簡不留痕跡地推開哈特,“我扔垃圾桶了。”

    聽到這句話,湯姆怪笑兩聲,不過被另外兩名大煉金術師瞪了一眼后,他馬上就閉上了自己的嘴。

    “彌洛,曾經救過我。”哈特開始介紹。

    簡不相信,而且她也有不相信的理由。

    “那他呢?”簡指了指湯姆,“這個人也救了他嗎?你想告訴我兩名大煉金術師被同一個普通人救?是你們都失憶了,還是將我當成傻瓜?”

    “問他。”湯姆躲得更遠了。

    “兩名大煉金術師保護一名普通人在新京市閑逛,嗯……別人告訴我的時候,我還不相信。”簡說完看了文成志一眼。

    這時候,湯姆又湊到了哈特身邊,“我說你就告訴她算了,不然我們都不得安寧。”

    哈特低頭想了下,“換個地方說。”

    ……

    豪華的辦公室內,四人隨意的坐在椅子上。

    這是簡許多臨時休息室中的一間。

    偶爾她也會在這種地方辦公,不過她不是很喜歡這些房間的裝修風格,太耀眼,純粹是金錢的堆疊,不符合她的品味。

    “大致過程就是這樣。”哈特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你好。”文成志打了個招呼。

    這是他對簡說的第一句話。

    此時簡已經將面紗摘下,精致的面龐仿佛不是人類,而是能夠誘惑無數人類的魔女。

    “你不喝么?”簡輕輕搖晃手中的紅酒杯,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這時候,三人發現文成志的目光從臉部開始向下移動,仿佛是福利時間一樣。

    文成志面帶微笑,輕輕抿了一口,“味道不錯,只是酒味重了點,配不上它的香味。”

    “根本算不上證據。”簡說道。

    “什么?”文成志問。

    “你的證明,根本算不上是證據,通過一定的手段,未必不能騙過哈特,他從來都不是一個聰明人。”簡的話顯得意味深長。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