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592章 宣傳
    只不過,**控這種情況,非常復雜。

    假如真的是意識層面的操控,那么演員意識到自身**控本身也是操控者的行為,在這種情況下,憑借思想來確保自身的‘獨立性’與掩耳盜鈴無異。

    當錢倉一將部分時間投入到職業選手這一職業當中的時候,頓時感覺時間如白駒過隙一般,一周的時間悄然流逝。

    在這段平靜的時光當中,除了參加比賽之外,剩下的時間都花在了拍攝定制片以及提升自己的知名度上,在工作的空隙,他還會去醫院看看金森,畢竟對方的傷也可以認為是自己造成的。

    忙碌的日子讓錢倉一產生了些許錯覺,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一切都顯得和諧安寧。

    如果不是另外兩人經常出來透透氣,這種錯覺會更加真實。

    當比賽進行到三分之二的時候,錢倉一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因此不得不將許多精力耗費在分析對手以及制定戰術上,因為團體賽的比重增大和場數增多,個人的實力被限制了很多。

    作為國民級游戲,在龐大的基數之下,難免會出現幾名天賦極高的選手,而通常他們還會比普通人更加努力鍛煉自己。

    縱使能夠使用技能作弊,依然有可能出現無力挽回局面的情況。

    雖說在賽場上使用技能不會被觀眾發現,可過度使用會不會造成什么影響,這一點錢倉一并不太清楚,而且也沒有試的必要。

    又過了一周,哈特依然沒有聯系,錢倉一也沒有辦法,只能繼續等。

    耐心。

    他不停在心中提醒自己。

    “我記得宣傳視頻已經出來了。”錢倉一坐在椅子上,在他身前的桌上擺著沙盤,熟練的操作之后,沙盤中的沙子開始轉變顏色。

    作為代表之一,制作方為錢倉一選取的背景是塵沙市的紀念石碑,也就是石巨人死亡留下的殘骸。

    最開始的鏡頭是仍沒有脫離地平線的朝陽,然后一道光暈出現,接著鏡頭開始向天空移動,一直沖上云霄,短暫停留之后再向下俯沖。塵沙市的輪廓出現在鏡頭當中,隨著時間的推移,鏡頭不斷拉近。

    仍在修復當中的塵沙市出現在鏡頭當中,雖然通過殘損的建筑仍可看出當初石巨人的破壞有多嚴重,但新建的宏偉建筑卻吸引了更多人的眼球。正是因為破壞才有了這次新建計劃,原本的規劃得以重新實施,除了培訓中心與城市安全局之外,再次用石磚堆砌出一個標志性建筑物。

    至于這一建筑究竟牽扯了多少利益,錢倉一就不太清楚了。

    不過有參加塵沙市的慶功晚宴,所以對于這種事情,錢倉一傾向于卑劣的想法。

    緊接著,鏡頭再次移動,在街道中不停穿梭。

    當壓迫感到達極限的時候,前方的視線豁然開朗,一個方形石碑豎立在紀念廣場上,不過鏡頭并沒有停留,而是繼續前進。

    前方一名男子的背影若隱若現,鏡頭極速拉近,接著,男子轉頭看著鏡頭,眼神充滿自信與堅毅。

    這名男子正是操控著彌洛的錢倉一。

    然后鏡頭中閃過一些錢倉一的比賽片段,最后畫面切換到臨西市區域選拔賽的公布結果的舞臺,錢倉一與身穿黑色盔甲的黃泉一同前行,而他身后的場景也不再是舞臺,而是整個塵沙市與臨西市的剪影。

    當然,錢倉一并沒有回到塵沙市,在拍攝過程當中他一直停留在新京市,所有和他有關的鏡頭全部是后期制作而成,而他所做的事情僅僅只是走幾步然后回頭,接著再擺幾個姿勢,然后就沒了。

    “還行吧。”播放完之后,錢倉一雙手枕在腦后,“只有幾名有代表性的選手才有這么完整的視頻,其余的選手只能出現在最終的團體宣傳視頻當中。”

    “雖說有上面的要求,不過官方人員的精力仍然有限,不可能為每一名選手都制作個人宣傳視頻,而且即使可以,官方人員也不會選擇這樣做,因為這樣會分散觀眾的精力,讓觀眾無法明確知道今年選手當中的重要看點究竟是什么。”

    “我現在的粉絲已經有上百萬,基本滿足參加國慶晚宴的要求,只要后面的比賽不發生意外狀況,這次的資格我是拿定了。只是……擁有這種身份之后究竟能夠開啟去哪里的權限?這一點哈特并沒有告訴我。”

    “難道是噩夢之海?又或者是某些戰略性武器?就像是差點摧毀臨西市的那枚炸彈,又或者是將我介紹給其余的大煉金術師認識,讓他們也一同尋找固鉑爾消亡的原因?”

    就在錢倉一思考的時候,哈特終于聯系上了他。

    這次聯系的內容很簡單,已經找到讓文成志能夠親自控制彌洛身體的方法。

    至于在圖書館發現的獸皮,暫時還沒有線索,仍然在分析當中。

    這一點,錢倉一并沒有在意,現在只要電影劇情能夠繼續推進他就滿足了。

    根據哈特的指示,錢倉一來到了哈特所說的地點,仍然與往常一樣,有一批人在等著他。

    車輛在新京市當中奔馳,最終停留在了一扇頗具威嚴的大門前。

    這里是國家煉金學院,固鉑爾的最高學府。

    在專人的帶領下,錢倉一在國家煉金學院中閑逛,他倒是想直接去哈特所在的地方,可煉金學院實在太大,簡直就像是新京市當中的一個小城市。

    大道上,人來人往,在塵沙市比較難看見的煉金術師在這里卻隨處可見,甚至比不會煉金術的人更多。在其余煉金術師疑惑的目光下,錢倉一發現自己才是更為稀少的那一部分。

    因為全面宣傳的效果,彌洛也已經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于是就出現了一些與平時不一樣的情況。

    例如,要簽名!

    可惜彌洛的粉絲并沒有成功,他們全部被身穿黑衣的壯漢阻擋在距離錢倉一三個身位的地方。

    在粉絲的呼喊聲中,錢倉一只好一邊露出尷尬的笑容,一邊裝作沒有聽到。

    看來出名也不太好啊……

    錢倉一心想。

    繼續深入,周圍的煉金術師越來越少,而這些煉金術師的等級也越來越高。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