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395章 見面與計劃
    “聯系上了!”鷹眼沉穩的聲音從臥室傳出。

    千江月轉過頭,看向臥室。

    鷹眼站在門框邊,右手伸出,手機屏幕內是一張熟悉的臉。

    千江月回頭看了一眼皮影戲一眼,接著向臥室走去。

    皮影戲跟在千江月身后,頓時,客廳中只剩下還不知道情況的齊越。

    “喂,你們別什么事都瞞著我,我總感覺你們在策劃什么。”齊越沖千江月喊了一聲。

    千江月走進臥室,隨后停下腳步,讓出位置,等皮影戲進來后,他探出頭,沖齊越說了一句,“沒有。”接著將門重重關上。

    “原來你們昨天才進來,最近發生了挺多事。”錢倉一的聲音從手機頂部的喇叭中傳出。

    千江月轉過頭,看見鷹眼將手機橫放在白色圓桌上,手機背后有一個黑色支撐架將手機撐起。

    五人聚集在圓桌前。

    千江月站在正中,他雙手抱胸,調侃道:

    “紀天縱,你好啊!”

    手機屏幕內,錢倉一愣了一下,接著回道:

    “雷湛,我的名字。”

    千江月對此并不意外,皮影戲沒有扮演當初的角色艾曼,錢倉一也十有八九不會再扮演紀天縱,更何況,結合齊越的敘述和天空的異常,紀天縱基本確定死亡。

    忽然,一張溫和的臉出現在錢倉一身后,而且正盯著攝像頭。

    千江月見到這張臉的瞬間,雙手抓緊桌子邊緣,他身后的小鉆風則渾身肌肉緊繃,瞬間進入戰斗狀態。

    “宣紙?”千江月咬著牙說。

    “你被他抓住了嗎?”小鉆風開口。

    視頻中,錢倉一回頭,臉色有些為難,回頭看了宣紙一眼。

    宣紙見狀,聳了聳肩,接著離開。

    錢倉一重新看向攝像頭。

    “我還是從我進來說起,時間大概是一個月前……”

    后面,錢倉一將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包括自己與宣紙相遇的情況、告誡會的變化、太陽心臟、普洱偷襲以及告誡會的首領黃道。

    即使長話短說,為了不遺漏重要信息,錢倉一依然說了將近半個小時。

    “……就是這樣,雖然曾經是敵人,但是目前,我們和宣紙依然有合作的空間。”錢倉一說完,點了下頭。

    “你是在暗示我們嗎?”千江月反問。

    “什么?”錢倉一眨了下眼。

    “你點頭的動作,是暗示我們同意你的看法嗎?”千江月的頭稍微歪了一點。

    “不,我只是……確認自己說的沒問題。”錢倉一搖搖頭,“你們那邊怎么樣?”

    “先別轉移話題,你剛才說宣紙已經加入告誡會了吧?”千江月右手食指伸出,指著上方。

    “嗯哼?”錢倉一微微點頭,幅度很小。

    “你現在和他一起行動,對吧?”千江月繼續問。

    錢倉一想了想,看了一眼右側,點頭,“沒錯。”

    “那么,你是不是也加入了告誡會?”千江月彎腰,臉逐漸靠近手機屏幕,“不愧是你,輕易就混進了告誡會。”

    “瞎說什么……”錢倉一右手伸出,開始調整攝像頭,視頻的畫面開始轉動,停下的畫面變成窗外的景象,五彩繽紛的天空完全無法分辨天氣,“……我沒必要潛入,而且,普洱在說服江蘺的時候,透露過一個信息,之所以告誡會特意留意擁有時間系技能的演員,目的是為了超越人類。這估計是一項龐大的計劃,在弄清楚之前,我還是不要暴露自己比較好。”

    “我也說說我們這邊的事,不過,只能你一個人聽。”千江月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隊友。

    “可以,等我幾分鐘。”錢倉一平穩的聲音傳來,隨后,畫面黑屏。

    幾分鐘后。

    “可以了。”錢倉一再次打開手機。

    “寓言,你來吧。”千江月轉頭看著寓言,右手伸出,四指并攏,招了兩下。

    “你直接說不就行了?”寓言有些不耐煩,不過還是走到了手機屏幕前,“其實也沒什么,昨天我們來了之后,一個自稱太陽心臟的家伙,找到了我們。”

    “什么!”錢倉一極力壓低自己的聲音。

    “你沒聽錯,你辛辛苦苦找的太陽心臟,我們這邊就有一顆。”千江月湊了上來,沒等錢倉一回答,他又補充一句,“齊越還認識紀天縱,很多事情都和《太陽的葬禮》有關,紀天縱將這東西從落日古堡帶了回來,結果被吸血鬼追殺,不過最后還是沒能逃脫。”

    “讓我消化下。”錢倉一說了一句,隨后,不再開口。

    千江月回頭瞥了一眼身后的演員,露出一個調侃的笑容。

    幾秒后,錢倉一的聲音再次傳出,“我……暫時不能和你們匯合。”

    “為什么?”皮影戲有些好奇。

    “普洱還沒死,如果他知道你們的存在,我不希望你們經歷這種事情。”錢倉一語氣低沉。

    “難道你……”千江月眉頭緊皺,鼻孔微張。

    “沒錯,另一個我,已經死了。”錢倉一停頓了下,“不管怎么樣,必須解決掉普洱,而且,我有預感,最近他肯定會出現。”

    “能應付嗎?”鷹眼問。

    “有江蘺在,問題不大,就算受傷也可以治療。”錢倉一語氣輕松。

    “我們要等你嗎?”寓言瞥了一眼千江月。

    “不用,交換聯系方式就行,你們一說《太陽的葬禮》,我又回憶起了一些事,也許吸血鬼知道太陽心臟的位置,正是通過《太陽的葬禮》,如果可以,你們應該帶著齊越去找太陽的葬禮。”錢倉一語氣堅定,他深吸一口氣,繼續向下說,“雖然太陽心臟需要保護,但對吸血鬼而言,本身也是致命的武器,如果能夠合理運用,說不定能夠起到奇效,即使是高層吸血鬼也能夠解決。”

    “恐怕很難。”千江月笑了一聲,他想到了齊越的態度。

    “黃道殺死陳蘭,恐怕也是因為這點。”錢倉一忽然說了一句。

    “我試試。”千江月攤開雙手,畢竟,需要鼓起勇氣的人并不是他。

    “對了,你們盡量避開告誡會的人,地獄電影改變態度之后,告誡會也改變了行動方式,至少,這部電影中,他們集體行動的次數很多,我們沒必要和普通的演員起沖突,了解告誡會中秘密才是我們要做的事情。”錢倉一叮囑一句。

    “可以。”千江月點頭。

    “先聊到這。”錢倉一回頭看了一眼,“你們小心。”

    “你也是。”千江月說完,手機屏幕上顯示視頻通話結束的通知。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