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361章 記憶的重量(打賞加更!!)
    冉雅的身體比錢倉一預想的要輕得多,之前錢倉一有背過冉雅,他知道冉雅的身體絕對不可能這么輕,但是現在情況太過緊急,他沒有時間去仔細思考。

    沿著血腳印往回跑,不久,錢倉一再次來到綁縛著無數老人的地方,此時,凝視制造的恐懼效果已經結束。

    尖嘯聲戛然而止,四周的老人仿佛活過來一般,身體緩緩旋轉,看向錢倉一和冉雅所在的方向。

    “我……我怎么了?”冉雅左手扶額,表情迷茫,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在這里,也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接著她抬頭看著錢倉一的背影,問道:

    “你是誰?為什么拉著我的手?”

    說話的同時,她嘗試掙脫。

    錢倉一聽到冉雅的聲音之后,將右手握緊,“沒時間解釋。”

    冉雅不再用力,她知道自己掙脫不了之后,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

    錢倉一回頭看了一眼,視線越過冉雅,看向圓形鏡子所在的方向。

    恢復正常的食憶靈正追趕而來,步伐矯健,被綁住的老人此時成為了食憶靈前進的阻礙。食憶靈雙手前伸,將這些老人撥到一邊,老人相撞,再次發出刺耳的尖嘯聲。等食憶靈走過之后,老人回到原處,也不再發出刺耳的聲音。

    錢倉一看向前方,無窮無盡的黑暗,安全帽燈的燈光根本無法穿透。

    “我們這是去哪?”冉雅的聲音顫抖,周圍的一切對她來說都相當陌生,她有一種墜入地獄的感覺。

    “逃出這里。”錢倉一回了一句,不過沒有轉頭。

    紫紅色的繩索開始緩緩旋轉,綁住老人身體的部位也開始移動,似乎正在解開,這細微的變化通常很難發現,但是當所有的紫紅色繩索同時發生變化,一眼便能夠看出不對勁。

    錢倉一敏銳地察覺到這一點。

    難道說……

    錢倉一不禁開始想象接下來會遇到的情況,無窮無盡的老人在解綁之后,便會圍住他們,四面八方全都有老人,根本沒辦法逃離。

    接著,他抬起頭,看見了紫紅色的繩索,一個想法在他腦海中閃過——爬上去!

    “我們得上去。”錢倉一左手食指指向上方。

    冉雅抬頭看去,滿臉不解。

    錢倉一停下腳步,然后將冉雅拉到身邊,說道:

    “爬上去,我們沒有別的路。”

    “記住,千萬不要松手。”

    說完,他走到冉雅身后,緩緩蹲下,再用雙手將冉雅舉起,因為體重減輕的緣故,所以相當輕松。

    冉雅看著前方怪異的老人,雙手張開,不愿意沿著老人的身體向上爬。

    “相信我!”錢倉一喊了一聲。

    冉雅依然非常猶豫,而老人則緩緩轉過身來,雙手開始亂抓,冉雅見到這一幕,雙腳踹向老人,想借助反彈的力量后退。

    錢倉一眉頭緊皺,語氣嚴肅,說道:

    “冉雅,不想死的話就按我說的做,我不會害你。”

    安全時期,他當然能夠慢慢想辦法說服,一點一點推進,但是現在,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不安全。

    解開束縛的怪異老人,追趕而來的食憶靈,看不到盡頭的黑暗空間,哪一個都和安全無關。

    正極力遠離老人的冉雅聽出了錢倉一話中的意思,她環顧一圈,看著周圍,剛才,她抗拒這一切,是出于自身對黑暗與未知的恐懼本能,而現在,她要在本能與理智之間做出選擇。

    “你,你叫什么名字?”冉雅輕聲詢問。

    “梁平。”錢倉一迅速回答。

    “我知道了。”冉雅沒有再問,而是按照錢倉一的要求向上爬去,期間,緩緩轉身的老人嘗試抓住冉雅,卻被錢倉一阻止。

    冉雅抓住紫紅色繩索之后,開始向上攀爬,速度很快,錢倉一見狀,后退幾步,一個沖刺之后,也跑到了紫紅色的繩索上。

    “不要等我。”錢倉一看見冉雅有停下來等他的意思,連忙喊了一句。

    現在的情況即使用爭分奪秒來形容也不為過,食憶靈雖然被拖延了步伐,但是大長腿依然擺在那,特別是兩人剛才說話的時間,讓食憶靈又拉近了距離。

    錢倉一雙手用力,迅速上爬,他感到自己的身體輕了很多,此時他也了解為什么冉雅能夠爬得那么輕松,10歲小孩的身體的確是10歲的力量,但是體重減輕之后,爬起來輕松許多。

    “小心!”冉雅提醒一句。

    錢倉一轉頭,看見一只食憶靈正伸出大手,向他的位置抓來,速度看著不快,但是眨眼間就來到了身前不遠處。

    情急之下,錢倉一使用了光陰冢的領路人,食憶靈白色的細長手指停留在他的身前,他抓緊時間向上爬去,先前使用赫澤拉克的凝視已經消耗了大量生命力,此時繼續消耗,身體已經出現不適的反應。

    技能效果結束的同時,錢倉一也已經爬出了食憶靈大手的范圍。

    “別停!”錢倉一對冉雅喊。

    這時,食憶靈收回手,再次抓向錢倉一,不過錢倉一已經爬出攻擊范圍。

    兩人繼續向上爬去。

    繩索底端的老人已經解開綁縛,向錢倉一所在的繩索圍了過來,逐漸堆積在一起。食憶靈踩在老人的身體上,雙手向上抓去。

    “還要繼續爬嗎?”冉雅低頭看著下方,眼神充滿恐懼。

    “對。”錢倉一點頭。

    食憶靈抓不到兩人,開始搖晃繩索,繩索開始抖動,接著開始大幅度甩動,在這種情況下,兩人根本沒法繼續向上爬,不僅如此,遠處聚集而來的怪異老人越來越多,在疊羅漢般的堆積之下,食憶靈也越來越高。

    “我們怎么辦?”冉雅大喊。

    錢倉一正打算回答,卻看見了一張圍繞著繩索轉動的臉,這張臉與他的臉一模一樣,臉上有著三對眼睛,正是之前從圓鏡中鉆出的食憶靈,不同的是這只食憶靈的身體由白霧組成,在飛行的路線上拖出一條猶如彗尾的霧尾。

    “梁平。”食憶靈喊了一聲。

    錢倉一沒有回答,而是警惕地看著食憶靈。

    “梁平。”食憶靈又喊了一聲,不像是在叫人,好像只是單純喜歡這種感覺。

    “啊!”痛苦的喊聲從上方傳來。

    錢倉一抬頭看去,發現冉雅右手握拳,拳頭用力捶向自己太陽穴,每一下都力道十足。

    “梁平。”食憶靈緩緩向冉雅飛去,身后的白霧圍繞著冉雅。

    “救我……救我!”冉雅神情驚慌,低頭向錢倉一求救。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