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326章 組合技
    計劃不變意味著下一秒錢倉一會和寓言回到別墅外。

    三人的身影幾乎在同一時間消失。

    錢倉一和寓言離開了別墅,而皮影戲躲在了影子里面。

    “小心點。”當寓言打算再次沖入別墅的時候,錢倉一說了這么一句。

    寓言沒有在意。

    多拖延點時間……

    錢倉一后一句話沒有說出口。

    這次模擬戰依然和實戰有很大的差距,其中最大的差距依然還是心態,不管之前如何強調,依然很難在短時間內改變。

    等寓言進去之后,錢倉一跑到側面。

    為了美觀,出租別墅并沒有安裝防盜網,爬上二樓并非難事。

    錢倉一選取好角度之后,借助一樓窗戶和前門上方的遮雨棚進入二樓。

    落地之后,他的背緊貼著墻壁,同時打量房間內的情況。

    房間干凈整潔,潔白的被單蓋在雙人床上,然而,整個房間卻沒有一面鏡子,甚至連梳妝鏡都沒有。

    “為什么這里不放鏡子?”

    錢倉一緩緩站起,向門口走去。

    忽然,樓下傳來乒乒乓乓的響聲,是鏡子碎裂的聲音。

    皮影戲和寓言,正按照之前的計劃,將鏡子全部砸碎。

    錢倉一將門打開,二樓走廊出現在他眼前,依然沒有千江月三人的蹤影。

    不安的感覺越發強烈。

    沒等他繼續搜查二樓的房間,一樓忽然傳來一聲悶哼,接著是重物倒地的聲音。

    “寓言!皮影戲!”錢倉一大喊。

    樓下沒有回應。

    因為有鷹靈監控的關系,所以即使出聲也不存在會暴露位置的情況。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了解一樓的情況,然而,考慮到千江月一方的準備,貿然沖下去的結果大概率是送。

    “我記得皮影戲的技能能夠承受一次傷害,即使會暈厥……”

    說到這里,錢倉一眉頭緊皺。

    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即使主動技能的效果再強,前提是有時間使用,如果沒能反應過來,再強的技能都毫無作用。

    這次,他打算訓練兩人的就是這方面的能力。

    按理來說,除非被抓到鏡中世界里面,否則兩人都能夠安全逃離,至少能夠周旋一段時間,然而現在,距離他爬上二樓,來到走廊,還不到半分鐘的時間。

    錢倉一頓時感覺壓力倍增。

    雖然寓言不太可能,但是皮影戲卻要可靠得多。

    一時間,錢倉一思緒紛涌,腦海中已經不自覺考慮一對三的想法,畢竟賭注是1000片酬,不是小數目。

    這時,窗外傳來千江月的聲音,里面還夾雜著喇叭的電流聲:

    “蒼一,你已經被包圍了,我現在給你一個選擇。”

    “投降,你的1000片酬可以免去,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對了,招降也是會在實戰中遇到的情況,不算違規。”

    千江月的語氣充滿自信,仿佛已經勝券在握。

    “搞什么……”錢倉一看向窗戶,有一點動心。

    本來是3V3的對決,這才剛分開,另外兩個就沒了反饋,再說,投降還能夠省下1000片酬……

    怎么想都是非常好的條件。

    “故意這么說的嗎?為了拖延時間?”錢倉一沒有理會。

    投降的話,這次模擬將完全沒有意義,也意味著他這一隊以失敗告終,他不想投降。

    雖然皮影戲和寓言落敗是被偷襲,但是會被偷襲這件事相當于提前告知,所以也不算碾壓式優勢。

    如果說千江月的條件是煙霧彈,那么將意味著另外兩人正躲藏在暗處,正在悄然接近。

    錢倉一向樓下走去,即使再危險,現在他也必須去看看,即使皮影戲和寓言已經落敗,也能夠提供一些信息。

    例如……皮影戲和寓言沒有回話本身也是回答。

    無法回復,意味著兩人處于被控制的情況,首先,基本可以排除不愿說的情況,剩下的要么是不能說,要么是沒法說。

    沒法說的情況又分為幾種,例如進入鏡中世界,昏迷等等。

    究竟是哪一種,需要去確認才知道,而確認的過程,也是了解偷襲手段的過程。

    “這么久還沒有回復,那我就視為你拒絕投降,可不要后悔啊!”

    千江月又說了一句。

    同時也預示著危險即將降臨到錢倉一身上。

    錢倉一走到一樓,接著,他看到了讓人震驚的一幕。

    客廳的沙發上,千江月翹著二郎腿,右手拿著銀灰色麥克風,當錢倉一出現之后,他開口說道:

    “你輸了。”

    說完,他嘴角勾起,帶著奸計得逞的笑容。

    客廳中,有三分之一的鏡子碎片散落一地。

    此時寓言正躺在鏡子碎片上,一動不動,顯然已經昏迷。

    皮影戲不見蹤影,不在客廳。

    現在千江月以如此張揚的方式正面出現,反而讓人懷疑其動機。

    “嗯?”錢倉一沒有動,也沒有使用技能。

    千江月見到錢倉一的反應之后,問道:

    “你是不是認為這里有陷阱?”

    結果,沒等錢倉一回答,他接著說了一句:

    “廢話,沒陷阱我敢坐在這里嗎?”

    “你不是能夠時停嗎?7秒鐘,能夠解決掉我嗎?”

    說到這里,千江月的鼻孔似乎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錢倉一輕嘆一聲,答道:

    “你用了電擊器?雖然電擊槍算違規,但是電擊器的確不算。”

    “寓言沒算到鏡子碎片也可以攻擊,但皮影戲不應該中招,如果她打算逃跑,你們肯定沒辦法抓住她,所以,故意派出誘餌讓她出手?只有這種可能。”

    “小鉆風是誘餌對嗎?”

    看到客廳場景的瞬間,錢倉一心中已經有了想法。

    因為以前一直是逃生,所以鏡子需要大塊才行,然而,實際上,單從攻擊的角度考慮,只要比手臂粗一些就行。

    “事后諸葛亮有什么用?”千江月諷刺一句。

    “如果我事前知道這些,那我就是先知了。”錢倉一聳了聳肩。

    “的確。”千江月非常認同這一點。

    忽然,樓梯上方,鷹眼的鷹靈出現,它的腳下,還有一塊鏡子碎片,此時,一根水管從鏡子碎片中伸出。

    水、電。

    兩個關鍵字迅速浮現在錢倉一腦海中。

    一旦渾身沾水,躲避電擊器將相當麻煩,甚至可以認為是不可能。

    錢倉一身上的衣服看似單薄,但是真電擊衣服,其實沒有什么感覺。

    然而,沾水之后的情況卻完全不同,即使電擊的時候沒法電暈,只要讓錢倉一麻痹,順利拖過7秒的時間,依然能夠取得勝利。

    這次拖延,目的就是為了逼出錢倉一的技能。

    千江月之所以出現在正面,也是為了牽扯住錢倉一,為鷹眼和小鉆風兩人爭取時間。

    形勢,危在旦夕。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