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243章 塵封的秘密
    【為什么要侵略?你們能夠得到什么?我是說,我們沒有沖突,不是嗎?】

    【不如……交個朋友?】

    錢倉一拋出新的問題。

    即使能夠移動,能夠帶來全新的感官,文字依然是文字,與人類的生活并不發生沖突。

    腦海中的文字開始變化。

    雖然只是文字,但是錢倉一依然能夠感受到詭“字”迫切的情感。

    如果一定要為這一情感找一個合理的理由,錢倉一認為是交流的渴望。

    單個的“冷”字能夠為人帶來寒冷的感覺,但是卻并沒有交流。

    【存在本身。】

    【我們的存在與眾不同。】

    【百年前,當契合發生的時候,一切都變了模樣。】

    【我們第一次現身,是在一個黑色筆記本上,那是一個普通的筆記本。】

    【封面上是筆記本主人的姓名——魏古。】

    【沒錯,正是你們的委托中的關鍵人物,百年前,他是我們遇到的第一個人。】

    【當我們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我們還未了解這個世界,畢竟,誰也不知道契合之后會發生什么事情。】

    【我們突兀地落在筆記本上,遮擋魏古原本的字跡。】

    【兩個字交錯在一起,引起了魏古的注意,于是魏古用右手食指觸碰我們,咳咳,他想要將我們給擦掉。】

    你咳嗽干什么?

    錢倉一有些納悶。

    腦海中的文字繼續解釋,或者用“訴說”來形容更加恰當。

    此時錢倉一是一個傾聽者。

    【那一刻,我們和他相遇,你可以認為是“第一次接觸”,兩種不同的生物第一次交流,雖然是以這樣樸實而平凡的姿態,但是也不顯掉價。】

    【當時,我們的形態還未固定,如同胡亂拼湊起來的字,或者,根本不能稱之為字,不過不重要,當我們與魏古接觸的時候,我們自然感受到了魏古的想法。】

    【“新”字,新奇的意思。】

    【對魏古來說,與我們接觸的感覺相當新奇,所以“新”字,成為我們學習到的第一個形態。】

    【同時,“新”字也承載了魏古的想法,他任何時候觸碰我們,都會感受到新奇。】

    【一次,普通但卻奇妙的相遇。】

    【我們以這樣的方式相識,并相伴在一起。】

    【我不想說得太過煽情,不過當時的情況的確是這樣,你知道,對于好奇心旺盛的生物,沒錯,就是指人。】

    【嚴格說來應該分為年齡,畢竟對于新興事物,年輕人與老人的態度完全不同。】

    【魏古遇見我們猶如發現了一片新的天地,他將各種感受傳遞給我們,注入我們的形態當中。】

    【正因為如此,你現在碰到“冷”字才會感受到寒冷。】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日益強大,甚至能夠與魏古進行更加精確的交流。】

    【圖書館、宿舍、公交車上,任何地方,他都帶著我們。】

    懷念的情緒出現在錢倉一的腦海中。

    這不經意間的情緒流露,讓錢倉一有些意外。

    雖然詭“字”嘴上無所謂,但是實際上相當在意與魏古相處的時光。

    同時,錢倉一腦海中也浮現出詭“字”描述的畫面。

    圖書館,下午。

    魏古選了一個靠窗的座位,將黑色筆記本放在桌上。

    陽光穿過窗戶灑在桌上,鋪上一層金黃。

    魏古翻開筆記本,詭“字”出現。

    三個字從下方爬出,形成一句話:

    下午好!

    魏古將右手放在字上,感受著來自另一個物種的問候。

    整個場景如夢如幻,詭“字”如同一份上天贈與的寶藏,魏古閉上眼,希望此刻是永遠。

    【語文、數學、歷史、地理……】

    【我每天都在成長,每天都在學習新的知識。】

    【無論如何追尋,我都無法找到我的同類,我只有自己。】

    【孤獨感籠罩著我,像一座監牢,將我困在其中。】

    【我必須打破這座監牢,找到我的意義,找到我的……未來。】

    【想法形成之后,我告訴了魏古,魏古帶著我走遍萬水千山。】

    【我們去過黃龍寺,去過落楓瀑布,去過許多地方。】

    【魏古向我講述文化、講述歷史,我忽然明白過來,一個物種不可能沒有文化沒有歷史。】

    【一個新的想法漸漸出現,也許,我以如此獨特的姿態出現,正是為了接替人類,掌管這個世界。】

    【我能夠跨越時空,我能夠改變歷史。】

    【如果,從人類誕生開始,我就已經存在,那么,人類的歷史也是我的歷史,人類的文化,也將是我的文化。】

    【我將會是人類的主宰。】

    【興奮之余,我將我的計劃告訴了魏古,哈,你聽到這里肯定以為我腦子有問題,但是和你想的不同。】

    【我之所以告訴魏古,是因為我不會欺騙他,他是我們遇見的第一個人,我們所有的字形,全部來源于他的內心。】

    【不管發生什么,我們都不會欺騙他,我們對他永遠坦誠。】

    【魏古聽完之后,沒有生氣,但是也不開心,他非常平靜。】

    【足足三天,他都沒有和我們談心,可能我們傷害了他,直到那天。】

    【魏古找到我們,他說他不會阻止我們,也沒辦法阻止我們,但是他有一個請求。】

    【他希望我們能推遲百年再執行計劃,因為他希望自己能夠以原有的方式過完這一生。】

    【我們答應了他,讓他將我們鎖在保險柜中。】

    【去年,保險柜被打開,我們重新見到陽光,也開始重新觀察人類社會。】

    【讓我們沒想到的是,魏古竟然對后世有如此大的影響力,以至于他保險柜中的書本剛公布,很快便發表。】

    【我們不允許,這是魏古留給我們的話,只能由我們獨享!】

    【于是,我們開始了原來的計劃。】

    當腦海中的文字浮現到這里的時候,錢倉一終于忍不住。

    任誰都會好奇,當初魏古將詭“字”關在保險箱當中的時候,必定有留言。

    留言是什么?

    反正現在是這樣一種情況,不問白不問。

    【什么話?】

    錢倉一剛在腦海中問出這個問題,頓時明白過來詭“字”所說的改變歷史是什么意思。

    按理來說,魏古發表的作品應該并非《花木蒼蒼》,而是他留給詭“字”的話。

    然而,事實卻并非如此,無論是網絡還是實體,從保險箱中拿出,并且發表的作品都是《花木蒼蒼》。

    完全對不上!

    再結合改變歷史……

    一個想法浮現在錢倉一腦海中。

    一個驚恐的想法。

    詭“字”能夠改變歷史。

    即使是已經發表的書籍,它也能夠用自己的能力將其替換。

    假設張三今天發表了一本書,名字叫做《一月二月》。

    一年之后,李四發表了《九月十月》。

    詭“字”通過自己的能力,讓《九月十月》替換了《一月二月》的內容。

    普通的替換,所有人都有記憶,而且會留下痕跡,但是詭“字”的能力卻不是這樣。

    詭“字”替換完之后,所有的人,腦海中只會記得《九月十月》的內容,因為對他們來說,當時張三發表的書就是《九月十月》,根本不存在《一月二月》這本書。

    想通這一點后,錢倉一也算明白為什么會出現死人竊文的原因。

    委托的謎團,終于解開!

    但是委托,還未結束。

    【魏古說的什么話?】錢倉一真的很感興趣。

    【你知道對你們人類來說現在是什么情況嗎?你居然還有心情關心這個!】詭“字”竟然開始吐槽。

    錢倉一無奈,在腦海中答復。

    【我說,現在是時停狀態吧?即使說再久也沒關系。】

    【你之前也說了,我們注定會失敗,所以,告訴我也沒關系吧?】

    【如果你不告訴我,豈不是說明你認為我們有機會不失敗?這與你自己說的沖突。】

    如狡辯般的邏輯自然無懈可擊。

    【我休想知道!】

    【你這個人真奇怪,與其關心這種事情,不如想想該怎么活下來。】

    詭“字”開始耍賴。

    錢倉一呆住,迅速組織語言反駁。

    【不是,既然你能夠主宰世界,為什么連魏古給你留的話都不愿意告訴我?】

    【你才奇怪吧?我還沒見過你這種、這種鬼。】

    【莫名其妙啊,你連歷史都能改變,卻不敢將這種事情告訴我。】

    詭“字”似乎被戳到了痛處,遲遲沒有回應。

    【喂?】錢倉一在腦海中呼喊了一聲。

    他的呼喊仿佛石牛入海,沒有掀起任何浪花。

    時間暫停的效果消失,周圍的一切全部恢復正常。

    錢倉一收回自己的右手,目光詫異。

    千江月面帶疑惑,問道:

    “你做了什么?”

    “為什么鎖鏈上的‘冷’字沒有讓我覺得冷,你肯定做了什么。”

    “看你的表情,應該有發現。”

    錢倉一剛想回答,卻被鷹眼的聲音打斷。

    “有狀況。”鷹眼指向竹林小屋。

    錢倉一轉頭看去,數不清的詭“字”正從窗戶和門下爬出,朝他們移動,速度不算快,但是聲勢浩大。

    如此多的詭“字”,根本無法再利用老鼠來阻止。

    更何況,這些詭“字”似乎有明確的分工。

    打頭陣的都是些殺傷力強的字眼。

    “死”、“斃”、“毒”等字帶頭沖鋒。

    第二排則是稍微弱一些,但是也能夠對人體造成很大影響的字。

    “火”、“凍”、“困”、“瞎”等等。

    再后面則是再弱一些的字眼。

    面對如此陣仗,即使鷹靈再厲害,也不可能分身去抓老鼠。

    “我們暫時撤退。”千江月右手食指與中指并攏,向后方指了指。

    “跑啊!”寓言果斷帶頭逃跑。

    “喂,蒼一,你得做點什么才行。”千江月用疑惑的目光看著錢倉一。

    錢倉一眉頭緊皺,他的確有一個想法,但是這個想法太危險。

    “還不走?”小鉆風看著兩人,催促一句。

    錢倉一忽然向千江月伸出右手,說道:

    “鎖鏈給我,隨時準備拉我。”

    “我要試一試。”

    “有些時候,主動一點,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千江月沒有多問將右手延伸出新的鎖鏈,剛才的鎖鏈已經被他回收,“冷”字也消失不見。

    錢倉一抓住鎖鏈,將其綁在腰部。

    小鉆風頓時明白過來,他語氣擔憂:

    “我看還是算了。”

    “這是小電影不是嗎?沒必要冒險。”

    “蒼一,沒必要冒險。”

    小鉆風說完咽了口唾沫。

    錢倉一轉頭看著小鉆風,沒有理會小鉆風的話,而是指向一旁,問道:

    “水面可以當鏡子嗎?等會如果發生意外,可能需要你幫忙。”

    小鉆風轉頭看著不遠處的池塘,鄭重地點頭。

    “你們去那里。”錢倉一指著池塘。

    千江月與小鉆風向池塘跑去。

    另一邊,詭“字”大軍已經席卷而來。

    錢倉一前進一步,氣勢絲毫不弱。

    “你們這么給我面子,不是‘死’字就是‘斃’字,我還真是受寵若驚。”

    “剛才接觸‘冷’字的時候,我的確有些疑惑,畢竟,如果僅僅只是這樣,之前猜測的聯系根本沒有意義。”

    “如果反過來呢?假如我在時停期間接觸呢?雖然觸碰死字一定會死,但是如果不是死字呢?”

    “剛才我是處于時停狀態,但是并沒有使用技能,算被動情況,所以我現在想主動一點。”

    “這次,我想看看我能發現什么!”

    當詭“字”來到腳底,錢倉一看了一眼左手手腕。

    時間,暫停!

    錢倉一雙腳用力,跳到詭“字”大軍后方,接著蹲下,右手食指伸出,向前方的“帥”字伸去。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