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230章 階梯空間
    錢倉一全神貫注,他早已經在腦海中規劃好前往出口的路線。

    互相交錯的階梯成為新的戰場。

    十幾秒后,錢倉一與先知之間的直線距離僅有不到二十米,兩人之間的階梯拼湊成一個復雜的迷宮。

    槍聲響起。

    子彈旋轉著飛向目標,飛到一半的時候忽然開始向下,再向右,到達階梯邊界之外,融入藍紫色的光澤當中。

    依然不行。

    錢倉一踏出一步,轉身登上另一條階梯。

    新的階梯與原有的階梯互相垂直,當錢倉一的腳踏在新階梯上的時候,他整個人變成橫著站立,如同站在墻上。

    對于他來說,與之前并沒有任何不同,如同站在地面。

    另一邊,先知踏上新的階梯。

    兩人所站的階梯完全相反,仿佛一人站在天花板上,另外一人站在地面上。

    先知右手伸出,食指對準錢倉一所在的方向。

    數道藍色的光圈從先知的手指飛出,隨著距離手指越來越遠,藍色光圈也開始逐漸擴大,直到籃球大小。

    “這是?”

    錢倉一有些驚訝。

    他驚訝的事情并非是先知能夠使用這樣的能力,而是藍色光圈飛行的軌跡上,出現了許多頭發絲粗細的藍色絲線。

    這些絲線有長有短,而且隨風擺動,即使這一空間根本沒有風吹進來。

    “難道說,這是即將死亡的時間流?”

    時間緊迫,錢倉一暫時沒時間思考這個問題。

    藍色光圈迅速接近。

    理論上來考慮,他能夠躲過先知的這一次攻擊,但是問題在于,從身體強度來考慮,他依然只是一個普通人。

    普通人子彈擊中頭部會立即死亡,他,同樣也會立即死亡。

    因此,錢倉一不打算托大,這時候相信地獄電影遠比相信自己更加可靠。

    永眠的鐘表現身,秒針開始轉動。

    這時候,詭異的一幕出現。

    周圍的空間中瞬間出現無數條藍色絲線,這些藍色絲線出現之后,相互交錯,編織成一張密閉的網。

    網中的的人與藍色絲線連接在一起,被絲線限制住。

    錢倉一不同,他周圍的絲線在這一刻全部斷開。

    雖然更遠處的藍色絲線正向他身上飛來,但是需要“時間”。

    這段時間,是他能夠自由行動的時間。

    錢倉一向前方跑去,躲開了先知發射出來的藍色光圈。

    等永眠的鐘表效果結束以后,藍色光圈向遠處飛去,與子彈一樣,進入遠處藍紫色的光澤當中。

    先知停下腳步,目光上下打量著錢倉一,似乎在思考為何自己的攻擊沒有命中。

    錢倉一沒有猶豫,更沒有給時間讓先知思考。

    他踏上新的階梯,兩人之間的距離再次拉近。

    先知沒有再動,而是將右手深入懷中,接著,他掏出一把手槍。

    當兩人之間只相隔一個階梯的時候,錢倉一選擇開槍。

    如果說此時他是站在地上,那么先知則是站在天花板上。

    子彈從先知的頭部穿了過去,但是并沒有擊中先知。

    錢倉一停下腳步,他開槍以后,先知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再加上子彈直接穿過先知的頭部,因此,他得出一個結論。

    “幻影?”

    光陰冢的領路人瞬間發動,一股蠻橫無比的力量四散開來,將四周的一切染成黑色,卻不影響視線。

    同時,后腦勺傳來堅硬的觸感。

    先知在身后!

    錢倉一瞬間轉身,同時腰間的匕首也被他拔出,并且借助腰部旋轉的力道向上方刺去。

    他持槍的右手將先知持槍的右手向上推,而左手的匕首從先知脖子處刺入。

    技能效果結束。

    槍聲響起,同時出現的還有一聲悶哼。

    子彈斜飛出去。

    匕首刺穿先知的脖子,只剩刀柄在外。

    先知被這股力道推了出去,摔倒在地。

    錢倉一沒有給先知任何機會。

    瞄準,扣動扳機。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子彈打在階梯之上,彈向遠處,并沒有擊中先知。

    錢倉一心念一動,身后飄起一件黑色的斗篷,隨后,整個消失不見。

    一時之間,整個空間只剩下羅伯特一人,而他,正朝錢倉一所在的地方趕來。

    先知露出身形,他已經逃到了另外一條階梯上。

    當他出現的瞬間,一顆子彈飛向他的胸口,成功命中,鮮血飛濺而出。

    錢倉一的身影同時浮現,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先知。

    先知再次摔倒在地,下一秒,許多細小的紫黑色觸手從胸部的傷口處飛出,凝結成一團,將傷口堵住。

    錢倉一微微喘氣,再次開槍。

    這次,子彈沒能命中先知,而是被紫黑色的觸手擋住。

    先知從地上爬起,嘴中發出輕蔑的笑聲,他伸手將刺穿脖子的匕首拔出,扔在地上。

    紫黑色的觸手同時從脖子的傷口處鉆出,將肉眼可見的傷口抹平。

    先知看著錢倉一,高聲說道:

    “安東尼,我很遺憾。”

    “你是第一個讓我這么狼狽的人,然而,你的結局依然無法改變。”

    “因為你是人,而人,微不足道。”

    話語結束的瞬間,先知右手全部化為觸手。

    隨后開始伸長、變大、扭曲。

    糾纏在一起的觸手帶著強大的壓迫感沖向錢倉一。

    錢倉一躲避觸手的同時,從另外一個階梯朝先知趕去。

    先知的手臂往回收了一點,接著左腳向前踏出一步,右手再次用力伸出。

    觸手瞬間開始加速,綁住錢倉一的右腳腳踝,將后者提了起來。

    先知開始將右手收回。

    槍聲響起,然而,子彈擊中觸手并沒有太大的作用。

    羅伯特悄悄摸近先知,等到時機合適的時候,猛地躍起,右手的匕首刺入先知的后腦。

    先知吃痛,一個釀蹌差點摔倒在地。

    此時,綁住錢倉一腳踝的觸手迅速回收。

    “跑!你太樂觀了!”錢倉一大喊。

    羅伯特舉起匕首,還想再刺,然而先知后腦勺中卻鉆出一條觸手將羅伯特手中的匕首打落在地。

    回防的觸手來到羅伯特身邊,將羅伯特吊起。

    先知打量了羅伯特一眼,左手撿起地上的匕首,刺入羅伯特的腹部。

    “啊!”羅伯特慘叫一聲。

    “等等!我答應你!”錢倉一嘗試挽救。

    先知沒有理會,右手的觸手一甩,將羅伯特扔向階梯之外。

    羅伯特向藍紫色的光澤落去,如同先前射出的子彈的命運。

    先知解決完羅伯特后,轉身看向錢倉一。

    情勢瞬間反轉。

    錢倉一知道先知處于觸手狀態一定非常吃力,但是他不知道先知還能夠維持多久。

    現在唯一的辦法只有一個,拖延時間。

    跑!

    錢倉一轉身逃跑。

    對地獄電影演員而言,論逃跑……

    幾秒后,錢倉一已經拉開相當遠的距離,而他,也知道了觸手的極限距離。

    “你還能跑多久?”先知不慌不忙,不斷壓縮錢倉一的逃生空間。

    錢倉一回頭看了一眼,微微喘氣,沒有回答。

    忽然,一道詭異的亮光從先知后方閃過。

    錢倉一睜大雙眼,繼續拖延時間,不過,他將一部分注意力分散到了整個階梯空間當中。

    觸手接近之后,他拉扯身邊的藍色絲線,“加快”了些速度,當藍色絲線斷裂之后,一切再次恢復正常。

    又一道詭異的亮光出現,而且撞在階梯之上。

    錢倉一頓時明白過來,忽然出現的詭異亮光不是別的東西,正是他一開始射出的子彈。

    子彈轉向射入階梯空間邊界的藍紫色光澤中之后,竟然從再次回到階梯空間當中。

    一瞬間,錢倉一腦海中閃過一個想法。

    同時,等邊三角形山洞中的老人說的話也隱隱浮現。

    只有超越人類的力量才能對抗超越人類的力量。

    一個計劃逐漸形成。

    階梯空間的模型開始在腦海中建立。

    錢倉一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進入觀測時間狀態。

    生命力開始緩慢但持續的消耗。

    一分鐘后。

    “如果我算的沒錯,應該是這里。”

    錢倉一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先知。

    “跑不動了嗎?”先知關心地問了一句。

    錢倉一右手抬起,五指插入頭發當中,向后捋了一下,接著對先知說道:

    “我以人類的名義,宣判你死刑!”

    他說到這,右手食指指向先知。

    “立即執行!”

    先知停下了動作,似乎在思考錢倉一話中的含義。

    藍色的光圈如預料中返回階梯空間,命中先知的后背。

    一聲凄厲的嘶鳴從先知的面具下傳出,同時,先知紫黑色的觸手也開始萎縮,迅速老化。

    錢倉一并沒有以旁觀者的角度看著這一切。

    趁你病要你命。

    他迅速拉近距離,重新填裝彈藥的手槍再次發揮出熱兵器的威力。

    子彈擊中先知以后鮮血四濺。

    錢倉一不停扣動扳機,子彈射完之后,他再次填裝,同時,腦海中開始估算羅伯特的落點。

    一時之間需要處理如此多的信息,太陽穴再次傳出一陣陣疼痛感。

    他沒有將所有的子彈都射完,畢竟,即使射完,先知也未必會死。

    更可怕的是,在這種情況下,錢倉一依然有危險。

    他射擊的時候,一顆先前射出的子彈從他的身側飛過,雖然沒有命中,但是依然讓他后背直冒冷汗。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