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1213章 威卡村(打賞加更)
    本杰明推著手推車來到了一處偏僻的木屋。

    木屋異常簡陋,高低不齊的木板被鐵釘釘在一起,窗戶蟲蛀嚴重,屋頂也只有一半,仿佛風大一點都能夠將木屋吹垮。

    本杰明左右看了一眼,確認沒人之后才輕聲呼喚錢倉一從木箱內爬出。

    錢倉一落地之后,半蹲著,左右看了一眼,接著貓著腰進入木屋。

    他躲在視野盲區中,確定不可能被路過的邪教徒看見之后才開始拍打身上的泥土。

    做完這些事情之后,他將身上的紙筆拿出。

    這次進來,他打算畫一畫整個威卡村的情況,方便以后攻入的時候直擊要害。

    本杰明走進來,他看了一眼錢倉一,接著從床下拉出來一個鐵箱,他將鐵箱打開之后,從里面拿出來一件黑袍。

    “這是他們穿的舊衣服,你穿上之后,跟著我就行,不過不要太近。”本杰明將黑袍遞給錢倉一。

    錢倉一直接將黑袍給套上,再戴上黑袍自帶的兜帽,他的臉頓時隱藏在暗處。

    本杰明已經提前與錢倉一說過邪教徒之間的交流方式。

    兩人之間認識會直呼姓名,不過只有在單獨相處的時候才會這樣。

    多人相處的時候,每個人都有一個代稱,說具體內容之前先自報代稱。

    代稱有一個規則。

    一個不相同的物品名字再加上性別專有的詞匯。

    如果是女性則稱呼為“依米”,如果是男性則稱呼為“依蘇”,這兩個詞都屬于通用稱呼。

    對于本杰明,則直接稱呼姓名。

    作為唯一清掃威卡村的存在,本杰明每天要做的事情實際上相當多,有時候甚至還要忙到半夜。

    一旦沒有完成,則會被教徒毆打教訓。

    現在,本杰明需要去各個房間前收生活垃圾。

    “我能問你的名字嗎?”本杰明走出小屋前,輕聲詢問一句。

    “酒杯依蘇。”錢倉一答道。

    “其實……我是想問你的真實名字……”本杰明眨了眨眼。

    “叫我馬歇爾。”錢倉一看著本杰明說。

    “謝謝你。”本杰明臉上露出笑容。

    錢倉一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本杰明。

    “你是我來到威卡村之后第一個向我說真實名字的人。”本杰明喜笑顏開。

    錢倉一點點頭,說道:

    “以后會有更多的人向你介紹自己的名字。”

    本杰明連連點頭,接著走出小屋。

    他先將手推車上的木箱收好,之后再走入小屋內,示意錢倉一可以跟上。

    本杰明推著手推車走在前方,錢倉一跟在他的身后,不過隔了一點距離,看起來像是兩人只是在走一條路,并不是在結伴同行。

    跟隨本杰明前行的過程中,錢倉一開始觀察威卡村的情況。

    威卡村通過崗哨之后一共有四條岔路,其中一條通往本杰明所在的小屋,只占據很少的空間,另外三條路延伸到威卡村深處。

    三條路之間是綠色的草地以及一些奇怪的雕塑。

    大部分信徒的房屋都在這三條路上,居住在可以稱之為威卡村“前方”的生活地帶。

    錢倉一經過一些房屋的時候,能夠聽到里面有傳來意義不明的舒爽叫聲,有男有女。

    大部分垃圾桶都被放在了房屋外面,無需進屋就能夠收取。

    錢倉一經過雕塑的時候,忍不住將目光放在雕塑上面。

    雕塑的樣式千奇百怪,每個雕塑都不相同,有的雕塑是人類的某個器官的擴大改變版,例如眼睛、耳朵;有的是一些動物特征的組合,例如有著烏龜外殼的禿鷲;還有的是一些奇形怪狀的動物,例如渾身長滿毛的方形魚類。

    這些雕塑全都相當干凈,似乎經常被打掃。

    考慮到威卡村內負責打掃的人只有本杰明,所以十有**是本杰明負責打掃這些雕塑。

    他趁周圍無人,于是走上前詢問本杰明。

    “這些雕塑都代表什么?”錢倉一聲音很輕,同時時刻留意周圍。

    本杰明放慢速度,接著輕聲答道:

    “我也不清楚這些都是什么,不過我曾經聽他們說過,這些似乎都是‘偉大者’的獵物,被稱為‘渺小者’。”

    “有什么區別?”錢倉一非常疑惑。

    本杰明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忽然,前方有一名邪教徒走來,錢倉一迅速拉開與本杰明的距離。

    這時候,前方的信徒看見了錢倉一,快步走了過來,同時嘴里還喊道:

    “利劍依米。”

    “你這么晚了你還去研究密文?”

    “先知已經休息了,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去打擾他。”

    “我們現在已經拿到‘啟示’,沒必要著急,總有一天世界上的人都會看見‘真相’。”

    錢倉一將頭埋低,同時開口答道:

    “酒杯依蘇。”

    “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我知道了。”

    “我只是隨便走走。”

    這時候,自稱“利劍依米”的信徒忽然走上來一把抓住錢倉一的右手,同時輕輕摩擦。

    錢倉一愣了一下。

    忽然明白過來,眼前特意跑過來談話原來是在暗示啊!

    錢倉一將手抽出,咳嗽兩聲,接著吐了口痰在路邊,之后才說道:

    “我有些不舒服,今天想休息下。”

    “好吧……”利劍依米有些沮喪,不過沒有再糾纏錢倉一。

    錢倉一輕呼一聲,接著繼續前進。

    密文、啟示、真相……

    難道和《維爾德拉手稿》有關。

    錢倉一注意到了這幾個關鍵詞。

    一路前行,三條路匯集到了一處可以稱之為“廣場”的地方。

    廣場呈圓形,四周每隔一米都有著相同的雕塑,與之前一樣,每個雕塑的樣子都完全不同。

    雖然形狀都大不相同,但是錢倉一都能夠從這些雕塑上感覺到一股邪氣,仿佛這些雕塑都在以某種方式注視他一樣。

    廣場的靠后的位置有一間豪華的房間,甚至可以稱之為半個宮殿,當然,只是相對于本杰明的木屋而言。

    先知就住在宮殿內,而先知的宮殿前,垃圾尤其多。

    錢倉一想了一會,認為正常。

    以剛才那名“利劍依米”見面時的奔放,恐怕威卡村的開放程度已經到達了空前的高度。

    那么作為整個邪教的首領,先知自然能夠左擁右抱,剛才所說的“打擾”恐怕也是指這件事情。

    錢倉一心念一動,打算利用隱形斗篷潛入宮殿內查看一番。

    如果能夠將《維爾德拉手稿》拿到手,到時候進可攻退可守,無論消滅威卡村的計劃是成功還是失敗,都不會影響這次前來因安大陸的目的。

    本杰明此時轉頭對錢倉一說道:

    “廣場后面就是關押孩童與做實驗的地方。”

    錢倉一微微踮腳,看向宮殿后方,目力所及之際是一片石頭群,仿佛一個巨大的迷宮。

    本杰明繼續說道:

    “里面的地形非常復雜,如果不知道路,可能會陷入幻覺當中。”

    “‘粉色惡魔’你知道嗎?”

    “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植物,如果夜晚潛入,一不小心就會中招。”

    錢倉一點點頭,問道:

    “這個宮殿你進去過嗎?”

    “沒有。”本杰明搖頭。

    錢倉一指了指宮殿,說:

    “我要進去看看。”

    本杰明壓低聲音答道:

    “你瘋了?”

    “先知可不是普通人。”

    “他非常危險,而且即使你是信徒,如果違抗了他的命令,一樣會死。”

    “難道你忘記我說的話了么?”

    “我不希望你死!”

    本杰明用懇求的目光看著錢倉一。

    錢倉一想了下,雖然他有辦法正面逃跑,但是一旦他被發現,本杰明必然會死,再加上不確定宮殿里面究竟是什么情況,所以決定暫時放棄。 富品中文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