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529章 暗處
    “你的意思是,這是能夠范圍治療的技能?”千江月非常好奇。

    “是的,只是治療的效果比較微弱,只有在提供的生命力足夠強大的時候,才能夠有很好的治療效果,但是應對現在這種無法及時醫治的情況已經基本足夠。”鷹眼點頭。

    說到這里的時候,艾爾莎的技能已經釋放完畢。

    發著淡淡綠光的小樹苗成為黑夜當中唯一的點綴。

    在這段時間當中,艾爾莎與其余幾人都在觀察錢倉一以及司機的面容。

    當他們發現錢倉一能夠看見樹苗的時候,也判斷出了對方的身份。

    雖說還有別的情況,但基本上,他們可以斷定眼前這人與他們一樣也是地獄電影的演員。

    同樣,錢倉一三人也基本確認了這一點。

    兩名傷者坐在生命之樹周圍,緊接著,生命之樹的樹葉上出現了淡綠色的光點,這些光點以非常緩慢的速度飛向兩人身上的傷口,接著慢慢變淡,最后完全消失。

    整個治療過程相當緩慢,根本不適合在比較緊急的情況用來治療。

    另一邊的兩人已經與黑衣人開口戰斗,這是真刀真槍的戰斗,根本不是游戲,一旦稍有不慎,或許失去的就是自己的性命。

    可是看兩人嫻熟的動作與自信的表情,顯然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日子。

    “這些人不是問題,但是我怕可能還有陷阱。”坐在地上的一名女子開口了。

    錢倉一輕嘆一口氣。

    眼前這些人實力的確有,但總感覺少了一些什么。

    走到司機身邊,錢倉一輕拍了兩下司機的肩膀,“我們快離開這里吧,不安全。”

    仍在干嘔的司機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站起來看著錢倉一,“馬上,不過,錢得照付!”即使是現在,司機也沒有忘記自己為什么會來這里的原因。

    “當然。”錢倉一擺擺手。

    接著他回頭對艾爾莎說:“你們要不要一起?現在情況不明,我們還是先離開比較好。”

    雖然哈特與金森的命都有價值,都是可以利用的對象,可現在這種情況,貿然闖入漩渦中心的后果也許是一去不復返。

    此時,在‘彌洛’內心,三人依舊在討論。

    “我突然想到,剛才我們能夠聯系上艾爾莎,那么,我們是否也可以聯系上城市安全局,即使我們對煉金術不了解,可屏蔽信號這種事情,以剛才發生的事情來看,恐怕并不是什么難事,但是他們卻沒有屏蔽信號,恐怕,其中有詐。”千江月冷著臉。

    在這時候,艾爾莎已經在聯系城市安全局了,當然,信號并不是很穩定,因為距離較遠,所以花費的時間要長一些。

    “未必,也有可能是他們無法做到,這附近全都是沙地,范圍也相當廣,無法屏蔽也有可能,再加上剛才連環追尾引發的爆炸,我想即使有這種煉金陣存在恐怕也已經發揮不出功能。”鷹眼提供了另外一條思路。

    錢倉一更傾向于繼續前行,因為他感覺哈特與金森這條線可能會有不小的收獲,也許能夠距離固鉑爾文明消失的原因更近一些,可,三人是一個團隊,因為特殊情況的緣故,也無法分開行動,所以他的選擇一定要兼顧另外兩人的想法。

    當發生爭執的時候,最終的結果不一定要讓所有人都滿意,但至少不能讓大部分人反對。

    “其實,或許……”剛說到這里,‘咻’的一聲,有什么東西正向這邊飛來,錢倉一感覺到了危險,心臟猛地收縮,眼前所有的一切都靜止不動。

    一根箭矢正停留在錢倉一背后兩米處,這是一根黑色的箭矢,如果不是那輕微的響聲和對周圍環境的敏銳感覺,恐怕這根早早瞄準錢倉一的箭矢就會刺入他的后背,運氣差一點恐怕會穿胸而過。

    躲開箭矢之后,時間再次開始流動。

    兩聲悶哼響起,一聲是司機發出來的,而另一聲則是從正在療傷的年輕人口中發出來的。

    艾爾莎見狀,連忙跑過去,“躲到車旁邊!”

    雖然傷者此時不宜移動,可現在這情況,不移動只會被遠距離補刀。

    同一時間,司機身子抖了一下,然后摔倒在地。

    錢倉一躲在相對比較安全的位置,接著看了一眼已經死透了的司機,他發現司機面色呈現醬紫色,儼然是一副中毒的樣子。

    “這箭矢有毒。”錢倉一壓低聲音對艾爾莎說。

    艾爾莎沒有說話,只是依然拖著已經成為尸體的年輕人來到車旁。

    另一名女子則緊跟在艾爾莎身旁,剛才的一切幾乎是在瞬間發生,根本來不及反應。

    艾爾莎將手中的尸體放在地上,她看著自己腳邊一動不動的尸體,張了張嘴,想說些什么,但終究沒有說出口。

    “怎么會……”另一名女子神情異常傷感。

    此刻,錢倉一也沒有出聲安慰,這種場景他見過太多,曾經一起努力活下來的人就這樣突然失去了生命,也只有在這一刻才能真正感覺到什么叫做脆弱的生命。

    然而一切并沒有結束,正在奮戰的兩名男子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他們缺少謹慎,太放松了。或許是因為這次參演的電影是認識的人組團的緣故,所以產生了自大的想法,他們認為自己和隊友都是活了很久的人,現在組在一起,那么任何電影都能順利通過。可惜,這只是錯覺罷了。

    錢倉一心想。

    “我們現在怎么辦?”女子有些緊張,現在的情況可以說非常危險。

    “只能開車跑,只是我擔心……”艾爾莎沒有將后面的話說出來。

    “試一試,有人會開么?”錢倉一問。

    固鉑爾古國的車輛與現實中的車輛有很大的不同,如果是在平時,錢倉一完全可以自己慢慢嘗試,但是在現在這爭分奪秒的時候,根本沒有這么多的時間讓他慢慢去嘗試。

    “我會,數到三,大家一起上車。”艾爾莎壓下心中的悲傷。

    三人上車之后,艾爾莎馬上將車輛加速到它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

    “對方不會放過我們,你剛才有聯系城市安全局,不知道有沒有回應?”錢倉一問。

    “有,可……很奇怪,雖然我說的非常嚴重,可是與我通話的人卻沒有任何緊張的反應,這么說不對,應該說語氣非常平淡,平淡得有些過分。”艾爾莎雙眼緊盯前方。

    
彩票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