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恐怖片場 > 正文 第528章 陷阱
    出去的事情,錢倉一并沒有告知羅蘭,因為他不想增添額外的麻煩。

    說服羅蘭并不是一件很輕松的事情,特別是在今天。

    夜晚的塵沙市依然燈火通明,與現實生活中一樣,有一部分人的生物鐘與其余的人稍微有些不同,他們在夜晚更加活躍。

    似乎只有在夜色下,他們才能打起精神。

    錢倉一沒花多少時間就找到了乘車服務,在他提出要跟著城市安全局車輛的要求后,對方并沒有讓他下車,而是要求五倍價格。

    “成交。”錢倉一不想浪費時間。

    他知道對方是在宰自己,但他現在身上有一筆橫財,哈特給的違約金,因此根本不會在意這些小錢。

    在金錢的驅使下,司機很快就跟上了城市安全局的車輛。

    “我先聲明,到了之后我馬上走,不會等你。”司機提前說明自己的要求。

    一般來說,只要顧客給足夠的錢,司機都會很開心的停在原地等待,但現在這情況,明顯不是什么好事,即使錢再多,也得有命花才行。

    “嗯。”錢倉一在琢磨是否可以將對方的勞動工具買下來。

    他仔細想了想,發現沒有必要,因為這次他只是跟著城市安全局去了解究竟發生了什么,而不是孤身一人獨闖龍潭虎穴。

    開了一會,司機又開口了。

    “他們要出城,如果是這樣,還得加錢。”像這種不可能會有回頭客的情況,司機當然不會放過,能坑多少是多少。

    錢倉一沒有回答。

    他不介意再多出一倍的錢,但是他介意對方不停更改條件。

    見錢倉一沒有說話,司機逐漸降低速度,眼看城市安全局的車輛就要脫離視線。

    “你停下來試試。”錢倉一瞪了司機一眼。

    “加錢。”司機也不廢話。

    “跟丟了我就把你車砸了。”錢倉一這句話算是同意對方的要求,但也給司機一個信息。

    后座上的這名乘客并不好惹。

    出城之后,燈光瞬間變暗了許多,周圍時不時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

    “其實我不建議你晚上出去,最近幾個月是沙螺蟲的活躍期,你一個人或許會遇到麻煩,一旦被沙螺蟲攻擊,雖然不至于丟命,但也不怎么好受。”或許是金錢的魅力,又或許是錢倉一剛才的威脅,此時司機的語氣好了許多,內容也不再是單純的‘加錢’了。

    可他剛說完,異變突起。

    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地下鉆出,遮住了半邊天空。

    錢倉一發現這是一只沙螺蟲,只不過是一只成蟲,而不是之前羅蘭請他吃的幼蟲。

    成蟲與幼蟲的大小完全是兩個不同的量級。

    “天!”司機連忙踩剎車。

    急停之后,沙螺蟲再次鉆入地底,剛才的一切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看大小,剛才的沙螺蟲恐怕已經蛻變了六次,還好他對人類并不是非常有興趣,或許是曾經吃過虧,不然我們今天恐怕就……”司機冷汗直流,現在依然有些后怕。

    “你跟丟了。”錢倉一語氣非常平靜,但這平靜當中卻帶有一絲刺骨的寒意。

    不斷提價的前提是能夠滿足對方的要求,提的價越高,當滿足不了對方要求的時候,所遭受的報復也更嚴重。

    當然,現在的情況也不算糟糕,只不過是跟丟了一會,很快就會趕上。

    司機沒有廢話,再次發動。

    錢倉一轉頭看著窗外,晚風不停在耳邊吹拂,將他的睡意驅散。

    在蘿卜大棒的驅策下,司機很快就追上了城市安全局的車輛,正當司機打算保持雙方距離的時候,在城市安全局車輛的前方突然亮起白色光。

    這光芒對錢倉一來說已經非常熟悉,當然更不用提出聲在固鉑爾這一以煉金術為文明根基的國家上。

    煉金陣的光芒,一個龐大的煉金陣。

    大約有兩個籃球場那么大。

    白光過后,緊接著的是沖天的火光,然后是爆炸。

    而在這一時間點,城市安全局的車輛正處于爆炸的中心,因為加急趕往出事地點的緣故,所以后方的車輛也沒有保持安全距離,短時間內根本來不及剎車。

    所以,在電影大片中經常出現的連環追尾,此刻出現在了錢倉一的眼前。

    在這一瞬間,夜色被火光完全照亮,殘破的車輛翻滾在道路兩旁,一陣風吹過,肉香味撲面而來。

    因為距離相當遠的緣故,司機及時踩下剎車,并沒有被卷入這起人為的事故當中。

    “嘔!”聞到肉香的司機當然知道為什么會有這種味道,因為剛才發生的事情太過突兀,他一時之間難以接受,直接嘔吐起來。

    看見右手在鼻子前揮了揮,接著下車。

    “看來一切都是算計好的,也只有哈特這種身份的人才能夠讓對方下這么大的成本。”千江月說。

    錢倉一沒有回答,他拿出了能夠聯系人的海螺。

    艾爾莎的紋路仍然保留著。

    呼叫的過程非常漫長,因為已經出城,附近又沒有信號放大站,因此聯系很不穩定。

    但三秒鐘之后,依然接通了。

    “真巧啊。”艾爾莎說話的同時在不停的喘氣,似乎經過了劇烈運動一樣。

    過度使用技能的后遺癥嗎?

    錢倉一心想。

    “你在哪?具體位置。”錢倉一看了一眼事故現場,一片狼藉,簡直可以用慘烈來形容。

    “啊,你跟來了么?”艾爾莎苦笑一聲,“你別動,我去找你。”

    過了大約三十秒,艾爾莎出現在錢倉一的視線當中,一同出現的還有另外四個人。

    他們走近之后,錢倉一發現這五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艾爾莎擦了擦額頭血跡,“要不要我介紹一下?”她指了指自己身邊的四人。

    “恐怕現在不是介紹的時間。”錢倉一的視線越過五人向后看去。

    已經有一些身穿黑色衣服的人正圍過來。

    而此時,司機仍然沒有從嘔吐中恢復。

    “你們幫忙撐點時間出來。”艾爾莎對身邊的人說道。

    “放心。”一名中年人和青年人點了點頭,然后向正在形成包圍圈的黑衣人走去。

    艾爾莎選了一個干凈的地方,接著將右手按在了地上。

    緊接著,她手下方的地面開始翻滾,形成一個小土堆,一顆小樹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土堆正中央長出。

    淡淡的綠色光芒從這顆小樹苗中散發出來,錢倉一發現自己站在這顆樹苗周圍的時候,心境都平和了許多。

    “這技能我以前看過,生命之樹,屬于恢復類型的技能,治愈效果視使用者提供的生命力而定,生命力越高,生命之樹就越茁壯。”鷹眼將自己了解的信息告訴兩人。

    
彩票一元购